西和橘夏

年更不写手 本质是鸽子

 

【贺红】假戏真做是一种很玄的东西(二)

娱乐圈设定,很老套的假戏真做梗...大概欢乐向

贺红,炸贱....前文戳这里

略长,细节处还请小天使们不要追究QAQ,520快乐~


[七] 无法触碰的卫生间

 

“小贺啊,久等了。”

 

经纪人满脸堆笑端着茶点推开门,却没看到黑头发的小贺,只看到红头发的小莫气势汹汹坐在那里喝茶,一时之间有点懵。

 

“贺天呢?”

 

“不知道,反正撵走…”莫关山一句话没回答完,忽然感到脖子一凉,经纪人的一双手已经掐了上来。莫关山心里一惊,直呼大事不好。

 

圈子里很多人都在好奇,桀骜不驯如莫关山,究竟是怎样被降伏下来乖乖赶通告,乖乖塑造自己叛逆而不过分乖张的公众形象的。事情的真相,大概只有莫关山自己和平时没什么脾气但关键时刻总能黑化的经纪人同志知道。

 

“莫关山,你是不是傻。”经纪人同志平时笑呵呵的平庸的脸此时莫名犀利,软软的语气也变得充满了威胁的意味:“你知道联系上他很不容易吗?你知道你把他轰走以后又会发生什么吗?”

 

“……”

 

有些事情莫关山不会考虑,但是作为经纪人却不得不考虑,且不谈听说本命有了伴侣之后有多少女粉的心要破碎,单单说前一天人们开始猜测莫关山要抛弃男友这种传言,对明星形象的打击,基本就是毁灭性的。经纪人同志还没有成家,平日几乎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莫关山身上,他不愿看到这个本性不坏的小伙子努力到最后毁在谣言上。

 

看莫关山软下来,经纪人松开手:“贺天什么时候走的?”

 

莫关山汗:“有一阵子了。”

 

经纪人眼里闪过一道光:“可他同学刚刚还在休息室,贺天怕是忘了吧。”

 

莫关山弱弱发问:“所以呢……?我们现在做什么?”

 

经纪人转头看向他,表情自信,一字一顿:“按我说的去做。”

 

贺老大,贺老大,您怎么还没结束?

 

眼睁睁看着莫关山的经纪人端着茶点走了,又过去了许久,贺天也没过来找自己,估计商谈还没有结果。见一想到那个神态飞扬跋扈的莫关山,忽然觉得,贺天估计挺惨。

 

天性好动而又从来不懂得端庄矜持的见一在展正希对面装模作样地喝完第三杯咖啡,精神已经濒临崩溃。对方是明星,对方比自己年龄大……更要命的是,对方还是贺老大的本命,男神的男神,这是怎样的加成光环啊。休息室的扶手椅很柔软,咖啡和甜点也都没什么问题,可是见一每次抬头看到展正希就感到十分刺眼,可远观而不可亵玩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

 

所以此时,膀胱濒临爆炸的见一有点绝望。你怎么能和男神的男神说你要去卫生间呢?太粗俗了。

 

“茶点有味道?”

 

展正希看对面的大学生表情愈发狰狞,颇有几分担心:“不喜欢吃甜食吗?不习惯的话我让小李给你换一种。”

 

见一快哭出来了,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和展男神对话:“挺好的,”咧嘴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您怎么不吃?”

 

“我?”展正希看着见一,表情担忧:“我不吃甜食的,你没关系吧?”

 

“我……”算了,丢人事小,憋死事大,见一决定破罐子破摔:“我想去……”

 

一句话没讲完,休息室的门忽然被推开,走进来的却是莫关山的经纪人。

 

“展先生,”经纪人先点头和展正希问好,然后转向见一,笑容和蔼:“在这儿待得可还习惯?”

 

可还习惯?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好像我进了号子要住在这儿多久似的…而且莫关山和贺老大都不知所踪,见一直觉诡异,干笑:“还行,贺天呢?”

 

“他啊,”经纪人满脸无奈:“你也知道小莫脾气不好,这两天事多人也烦躁,刚才说话态度有点冲,把贺天给气走了,这会儿我们打电话也打不通…”

 

“哈?”合着我被扔在这儿了?见一简直快哭出来了:“那他也没叫我啊,我又不认识回去的路,我怎么办……”

 

经纪人本来打算过来问个贺天的联系方式就走,谁知询问对象情绪忽有决堤之势,忙安抚之:“没事没事,待会儿我们找人送你回学校,就是想问问你还有没有什么别的方法能联系上他?”

 

展正希刚才一直没发话,这会儿也上来疏导见一:“也不用找别人,我这两天没什么事,回家到F大那边正好顺路,带你回去就行,你想想,贺天有没有什么别的联系方式?”

 

见一委屈兮兮眼泪汪汪:“今天周五,他不回学校,一般会去他姐姐家。”

 

“嗯嗯?”莫关山经纪人两眼放光:“他们家里有座机吗?”

 

“有,我存在手机上了。”见一拨拉几下手机,然后把屏幕亮给他们看:“他姐姐家的座机和地址,不过我不确定他现在在不在……”

 

“谢谢,帮大忙了!”经纪人存了信息对见一扯出一个大大的笑脸,然后毕恭毕敬地问展正希:“展先生,知道您忙,您现在确实方便送他回家吗?”

 

“方便,”展正希微笑:“没事儿,你们忙你们的,我送他。”

 

一串事情下来,见一一句“想去卫生间”仍是没有说出口,离开休息室时,他绝望地决定,回学校再去吧,估计憋不死。可是上车之后,见一感觉着小腹部的抽痛,忽然想抽死自己。

 

从娱乐公司到学校的车程并不短。

 

展正希的司机开车很稳,但是此时每一丝颤动对见一而言都被放大了无数倍,每一次刹车转弯,见一都能感受到自己膀胱的悲鸣。

 

“你好像一直不太舒服。”

 

做明星多年,展正希自觉长相并不差,性格也没什么缺陷,无论是和身边工作人员、和粉丝还是和路人,都能相处得不错,一般交谈气氛都称得上轻松愉悦,鲜有今天这样尴尬的情况。上车之后,展正希看到见一的表情还是十分僵硬,实在是想不通自己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

 

一句话问完,见一回头可怜巴巴地看了一眼自己,像是下了什么决心,把头扭向了车窗。展正希郁闷:“要是有什么不满,你可以说出……”

 

“停车!!!!”一句话没说完,一直声音细弱的见一爆发出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嚎叫:“我要去卫生间,我憋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见一一边嚎,一边不无悲愤的想,以后见不到了吧,一定见不到了吧。不知道贺老大的男神看到我这幅德行,要怎么想贺老大。

 

不管了,总比在车上憋到失禁要好吧。

 

[八] 您还真是诚意十足

 

周五地铁人特别多,贺天本来想放松下心情,最终却被乌烟瘴气闷热无比的车厢搞得更加烦躁了。最终从人群中突围出来走到姐姐家,贺天已经萌生了踢垃圾桶的冲动。

 

姐姐这周出国出差,家里没人。不会做饭的贺天看着空空的厨房空空的冰箱,最终无奈地决定,开手机点外卖吧。打开手机,未接电话、微信、短信此起彼伏涌上来,颇为壮观。

 

电话短信大都来自一个号码,贺天认得,是莫关山的经纪人。经纪人果然比莫关山本人识时务得多,语气中的讨好和客气控制得恰如其分,中心思想只有一条:“只要您配合我们发布声明,一切都好说,您提什么要求我都满足。”

 

微信大都来自见一,大段大段的啊啊啊啊,情绪激动语义不明,最后一条是“丢死人了贺老大我对不起你啊啊啊啊”,贺天仔细回想了一下,忽然意识到自己气头上居然把他给忘了,还真不知道自己语死早的发小经历了什么。

 

熙熙攘攘杂七杂八,贺天只觉得头疼。

 

手机还没放下,家中坐机忽然尖锐地响起来。这个点会打过来的,恐怕只有见一了,贺天忽然有点好奇见一和展正希待在一起那么长时间都交流了些什么。拿起听筒,对面没人说话,只能听到隐隐约约的呼吸声。

 

“见太太?是你吗?”

 

不是被吓傻了吧,贺天语气戏谑,丝毫不想怜惜自己经受打击的发小。

 

“谁是见太太,我是莫关山。”

 

电话那边传来一句硬邦邦的自我介绍,莫关山语气别别扭扭:“见太太是谁啊,见一吗?”

 

“您不是说和我没什么好商量吗?”听到是莫关山,贺天忽然来了脾气:“我会无比配合地帮您发声明,您不用一直给我打电话,我没您那么想红。”

 

“刚才对不起,我态度不好。”像是屏蔽了贺天这边的嘲讽,莫关山用念课文般的语气平铺直叙抛出一句道歉,听起来丝毫不诚恳,反而像是某种反讽:“我不该那么说,向你表示歉意。”

 

“您还真是诚意十足。”贺天语气真诚地讽刺回去。

 

“你这人说话怎么带刺呢。”莫关山在察言观色上可称得上迟钝,此时却也听得出贺天语气里满溢而出的讽刺挖苦,不爽道。

 

“对什么人说什么话嘛,”贺天懒得多说:“没事儿,看在您经纪人的面子上,那个声明我会一字不漏地发出去,不必担心。”

 

“看在他的面子上???”莫关山一句还没表达完怒意,电话已经被掐断。经纪人在身后一脸关切:“他怎么说?”

 

莫关山郁闷地如实转达:“他说看在你的面子上会转发声明。”

 

经纪人长舒一口气:“那就行。”

 

晚上八点,在莫关山发表声明之后,贺天紧跟着在微博上贴出了莫关山团队为其拟写好的稿子,其中说明了莫关山和贺天并没有什么关系,贺天只是展正希的一个粉丝,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一个误会,等等等等。

 

半个小时后,展正希方面也发表声明,称加贝本人只是自己粉圈的一个画手太太,和自己并没有什么私人上的联系。

 

三方当事人声明发出,态度明确铁证如山。贺天坐在屏幕前看着微博被疯狂转发评论,整个话题再一次窜上热搜榜。不少人似乎还在遗憾这次的八卦似乎到此结束了。“加贝”这一ID如今粉丝数惊人,一票关注者里充斥着展正希和莫关山的粉丝,贺天其实也明白,在这次事件过后,自己恐怕也不能作为画手在展正希圈子里作为画手混下去了。

 

贺天想到近来遭遇,心中终归不平,总觉得应该自己说点什么。

 

被骂就被骂吧,这个账号,我不要了。

 

挨到晚上十一点,贺天把自己提前写好的东西粘贴到输入框里,点了“发送”。半分钟后,贺天看着陡然上升的转发数,颇为意外,立即按下了删除键。

 

十一点并不算晚,甚至只是夜生活的开始。不少关注事态的迷妹仍在不死心地端着手机刷啊刷,忽然就刷出了加贝太太发出来的一段文字。许多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这条消息就又消失了。

 

午夜时分,一个新的话题热度上涨。

 

“#加贝秒删#”

 

[九] 拍吧拍吧

 

“我没有预料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在展正希的圈子里呆了这么久,或许是身边的人都太好,我的确没有意识到,并不是所有的明星都和他一样成熟。”

 

“努力,叛逆,我不认为这些空洞的的词可以成为一个人的标签,我只知道对于某些人而言,尚且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

 

“退圈,江湖不见。”

 

网民千千万,截图并不难。贺天那条在虚拟空间停留了半分钟的微博,以截图的形式被广泛传播。这并不是一条语义不明的阐述,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一段不长的话里充斥着对莫关山的批评和讽刺,甚至还隐约暗示着自己受到了莫关山团队的某种压榨。

 

他们是恋爱关系吗?不知道。他们近来相处得好吗?定然不好。只是之前鲜有人质疑的莫关山“努力而叛逆”的公众形象,此时被加贝太太的一条秒删微博顶上了风口浪尖。

 

莫关山很难过。

 

莫关山确乎是个很努力的人。

 

和大部分明星不同,他的出身并不显赫,也没有什么童星的背景,当时凭一己之力考入某电影学院,成绩优异,与娱乐公司签约打拼到现在,经历的辛酸可与外人道者不足一二,只是他脾气的确有些暴躁,这不得不让身边的工作人员更加小心翼翼。

 

谁都知道,作为公众人物,往往更容易被他人站在道德高地评判。

 

那些狂躁的情绪不是假的,那些叛逆不是假的,可是那些汗水和努力也不是假的。莫关山捧着手机忽然委屈。

 

经纪人无奈,说,其实这件事我们的确有责任,有人在处理这件事情了,我推掉了不少通告,最近先平静一段日子,以后吃一堑长一智吧。

 

闲下来了。

 

莫关山躺在家里,仔仔细细思考了人生摸爬滚打至今的历程,似乎总是自己在妥协和自我说服。怎么能总是这样呢,想不通。

 

他忽然被激出了无限的逆反心理。我性格如此,人活着不就图一个开心,凭什么被你指责?莫关山决定亲自去会会贺天,哪怕就是给不知世上疾苦的大学生普及一下明星生活的艰辛呢。想做就做,随随便便戴了个墨镜压了顶帽子,也不变装就出了门,驱车直奔贺天姐姐家。

 

狗仔是什么,我不知道,反正我名气也没那么不大,人品也没展正希那么好,拍吧拍吧,您随意。

 

[十] 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初夏傍晚,贺天游戏打到一半就感觉闷热无比,开空调又实在不到时候, 几番权衡之下,放下手柄,决心下楼吃冰。

 

出门,却见楼道口停了辆造型拉风颜色张扬的车子,在老旧居民区里显得很不和谐,哪路大神还和我姐姐住一个等级的居民区啊,不可思议。心里这么想着,路过的时候便也格外注意多看了一眼,谁知道看到一个戴着墨镜的红色脑袋。

 

莫关山?

 

贺天有点莫名其妙,这位煞星怕不是来找自己的吧。

 

莫关山在楼下等了半天不见贺天,想到上次打电话被呛声被抢挂的屈辱历史,最终放弃了打电话叫贺天下楼的设想,索性开了冷气坐在车子里干等。可是贺天迟迟不在视野里出现。莫关山把车载音乐开到最大,仍然感觉自己无聊得快要睡着了。

 

就在莫关山微闭着眼隐隐约约看到了周公的微笑时,忽然听到敲窗户的声音。

 

“您不要把车停在路中间。”莫关山睁开眼睛,看到贺天面无表情,语气冷漠:“楼道前的路居民还要过的,这是常识。”

 

开口就是刺。莫关山在墨镜后翻个白眼,已经没了脾气,再者今天本来的目的也不是吵架。莫关山转转方向盘,把车子开到一边让出路,摇下车窗,对贺天挤出个笑脸:“你去哪里?”

 

贺天言简意赅:“吃冰。”

 

莫关山:“那我和你一起去。”

 

下车,戴上帽子,锁车,揽其肩膀,向小区门外走。一串动作莫关山做得极其自然,这让贺天有点意外:“你不怕被人拍吗?”

 

“我?我有什么好拍的,”莫关山咧嘴笑:“反正绯闻都传过了,你那样说我,还有谁会相信我是你男朋友?”

 

“那你今天来干什么?”贺天偏偏头看着故作洒脱的莫关山:“我可不会觉得你会喜欢上我。”

 

“和你随便聊聊,反正我也没通告。”莫关山目不斜视:“你吃饭了没?”

 

“您不会要请我吃饭吧?”贺天有点意外,觉得事态的发展有点诡异。

 

“不在外面吃,我做。”莫关山的撇撇嘴:“附近有什么好的菜场吗?”

 

贺天头上三道黑线:“你怕不是想毒死我吧。”

 

一起吃了冰,逛了菜场,又进了姐姐家,莫关山用自己的行动充分诠释着反客为主,先是在贺天沉默时不停地询问他学习生活的情况,后来进了家又出言评判,这个厨房怕是很久没人用过了,你家平时都不开火做饭的吗?贺天各种莫名其妙却又插不上嘴,最后重新戴上耳机捡起手柄开始打自己的游戏。

 

“喂,吃饭。”

 

最终被莫关山粗暴地扯掉耳机拽到桌边,贺天不无意外地发现,莫关山的手艺可能真的不错。

 

“看什么!”莫关山想到刚才自己一边做饭一边问贺天话迟迟得不到回复,后来发现他戴着耳机打游戏,一阵窝火,此时面对对方不可置信的眼神,更是恼怒:“你不是混粉圈吗,不知道我会做饭啊。”

 

贺天迟疑了一下,决心实话实说:“我只混展正希的粉圈,最多…算你的路人粉吧。”

 

我他妈图什么。莫关山气结,提高嗓音:“吃饭!”

 

话是这样说,两个人坐下来之后,莫关山吃得并不多。第一块牛肉入口,贺天着实被惊艳了一下:“嗯,好吃。”

 

“那你多吃。”莫关山闷闷地灌着啤酒:“放心,老子没下毒。”

 

老子?这是什么自我称呼。

 

莫关山今天情绪不高,贺天能感觉出来。和第一次见面相比,今天莫关山可能不是不生气,而是已经没有力气生气了,仔细想想自己抛弃掉的账号和发出去又秒删的微博,贺天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有罪恶感。

 

“少喝点。”

 

第四瓶啤酒下去,贺天意识到对方的情绪恐怕不是不高而是低落了。

 

“莫关山,”贺天直呼他的大名:“你说,你今天找我到底是做什么?”

 

莫关山目光有些游移,抬头对着贺天看了一会儿,扯出一个带着几分颓然的笑:“谁知道,教你一些做人的道理。”

 

“嗯?”

 

莫关山看着对面的大学生一脸无辜,不禁恼火,狠狠竖起一根中指:“你不知道你说那话对我伤害很大吗?你不是顶多算我的路人,你知道老子什么啊,就在网上瞎说说说。”

 

“……”

 

怒气裹挟着酒气扑面而来,也算体验过网络世界悲催一面的加贝太太忽然失语,同时意识到,自己一条秒删的倒垃圾微博可能的确给莫关山带来了相当不良的影响。

 

“对不住。”贺天当时的确低估了一条信息的影响,又想到发出去删掉之后自己再也没有登录账号查看过,忽然萌生了一丝罪恶感。

 

自己可能只是公众视线中的一个过客,然而莫关山却是要浸淫在这些目光中多年,甚至是要与网友评价长相厮守的。

 

“平时也没处说,反正今天都来了,我就给你讲讲。”

 

莫关山脸有点红,好像醉了也好像没醉:“你眼里一个不如展正希的人,平时活得有多他妈精彩。”

 

[十一]  相与枕藉

 

莫关山人呢?

 

放他回家不到半天,晚上十点多,经纪人的手机忽然收到一张照片,上面赫然是莫关山和贺天两人的背影,居然像是在某个菜场买菜。简直不可思议。

 

莫关山的手机打不通,估计是拔了卡。

 

经纪人实在是身心俱疲,觉得再有什么风浪也都无所谓了,也懒得管可能是来自狗仔的照片威胁,觉得只要能把莫关山接回来就行,别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这两人八成是在贺天家,这会儿去怕是也找不到人,那明早再去吧。经纪人一边给自己如此做着思想建设一边不自觉穿上了外套开始找车钥匙。最终走到门口深深叹了一口气。

 

唉,劳碌命。

 

赶到贺天家楼下已经将近午夜,果不其然看到莫关山的车子停在路边,上面已经贴了几张罚条。贺天家里的灯还亮着。经纪人犹豫了一下,最终没有上楼敲门。有的事情,让莫关山自己去做吧,偶尔让他自己直接面对一些问题,也没什么。

 

在车里堪堪捱到早上,莫关山却迟迟没有下楼。经纪人掐了第三只烟,终于决定上楼。走进楼道口,看到一个漂亮的女士正在拖着行李箱,似乎正在犯难。

 

经纪人同志一夜憔悴,此时也是豪情骤起,对着女士绅士道:“我帮您。”

 

女士也不客气,大方地笑笑:“那多谢了。四楼。”

 

四楼?经纪人笑笑:“我也是去四楼,好巧,正好。”

 

最后,两个人站在同一扇门前,陷入沉思。经纪人尴尴尬尬地开口:“请问你贵姓…?”

 

女士回头莫名其妙地看着放下箱子却不动弹的男人:“免贵姓贺,您是来我家有什么事吗?”

 

经纪人苦笑:“有一点事,那个,我是莫关山的经纪人……”

 

贺姐姐的眼睛忽然亮了。

 

在门口被抓住肩膀摇晃了大概十分钟,贺姐姐终于冷静下来打开门,两个人探头进门,只闻到一阵浓重的酒气。往里面走两步,两人不约而同想起了遥远的中学时代,曾经被老师用教鞭赶着背完的一段古文。

 

“肴核既尽,杯盘狼藉,相与枕藉乎舟中,不知东方之既白。”

 

实在是太正常了。

 

眼前,莫关山和贺天两人趴在桌子上睡得不省人事,旁边堆着一堆啤酒瓶,还有几道菜的残骸。

 

“怎么这样!”

 

经纪人还没有缓过神,身边的贺姐姐已经爆发出一声颇为惊喜的感慨。贺女士直接无视了身边彻底石化的经纪人,手快地开始拍照片。

 

经纪人受到打击太大,呆滞了一分钟,看见对着手机傻笑的贺姐姐,忽然感觉不妙。

 

“喂,你笑什么……”

 

贺姐姐回头,笑得特别开心,把手机亮给经纪人看:“我发了条微博啊!”

 

“贺贺cheng:”

 

“xx年xx月xx日”

 

“#莫关山# 出差刚回家居然看到这一幕?而且居然温馨到不可思议???”

 

经纪人沉痛地捂住脸,忽然萌生了两眼一闭两腿一蹬的冲动。


TBC


今天下雨了~

  138 16
评论(16)
热度(138)

© 西和橘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