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和橘夏

年更不写手 本质是鸽子

 

【贺红】假戏真做是一种很玄的东西 (一)

娱乐圈设定,很老套的假戏真做梗....大概

贺红,炸贱,单身狗寸头......对不起寸寸

细节处还请小天使们不要深究 QAQ

略长

[一] 从一篇投稿开始

 

这一天,网红某某吐槽君像往常一样点开私信,发现一条稀松平常的内容。

 

“当红小鲜肉团队工作人员竟然是与我朝夕相处的同班同学!”

 

吐槽君瞥了一眼,默默翻过,这种东西远称不上博眼球,发出来也没什么意义。

 

一周后,网红某某吐槽君像往常一样点开私信,发现一条相当不可思议的内容。

 

“当红小鲜肉未公开的男友竟然是与我朝夕相处的同班同学!”

 

还是上次那个投稿人,内容却惊人多了,吐槽君心中一凛,心说不是这孩子一心想红哗众取宠吧。本着网红创造热度也要实事求是的原则,吐槽君仔仔细细看了看这条投稿,发现投稿人逻辑清晰,细节翔实,行文颇具考据风范,简直是专业级别。

 

投稿直指当前某男星与自己的同班同学存在暧昧关系,并列出了种种证据。吐槽君心想这还是自己头一次收到这种类型的投稿,没想到对于这种社会逸闻,有一天自已也会比狗仔抢先一步。

 

吐槽君和投稿人简单交流了几句,投稿人进一步提供了投稿中这位同班同学更多的生活细节以及他的朋友圈截图,一番解释下来,吐槽君团队激动了。

 

他们紧赶慢赶,根据内容做了一篇特稿,特地在周五晚上八点刷微博黄金档发布了出去,一时之间,热度猛涨。

 

这篇特稿的两个主人公,分别是当红小鲜肉莫关山和名不见经传的贺天,因为后者是个学生,文中只是略略提及了一点信息,说是两人关系本就低调,要保护当事人隐私。

 

这个时代,同性恋是极其正常的事情,并没有人因为这种细枝末节去诘责莫关山,只是粉圈的网络大手们先是震惊,然后愤怒,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的老公怎么就成了别人的情人,激动掺杂着嫉妒,开始思索这个年轻男友何许人也。

 

此时,莫关山还在棚子里录制节目,而贺天和发小见一在外面约饭,喝着啤酒讲着荤段子,丝毫不知道网络世界发生了什么。

 

[二]莫关山、展正希

 

娱乐圈里,有两个男星,莫关山和展正希。这两人应该算是风马牛不相及的类型。

 

展正希,帅气逼人性格温和做派端正,近几年不断有作品上映,粉丝圈也充满了各种六零后七零后八零后九零后零零后乃至一零后的迷妹。莫关山,同样的帅气却是个性张扬,最大的特征是一头红发,在年轻人中人气极高。

 

如果说三十五岁的展正希更倾向于经验派和实力派,那么不到三十岁的莫关山其实更多还是在摸索中成长,不过年轻也有年轻的好处,虽说粉丝年龄层次比展正希前辈单一了许多,但是被不少少女奉为梦中情人的莫鲜肉还是处于事业飞速发展的上升期。

 

两个人没什么交集,展正希知道有个人气很高的年轻人,莫关山也知道有一个值得学习的前辈,这就是所有了。毕竟在两个明星之间,有着将近十年的年龄跨度,展正希早过了鲜衣怒马少年时,莫关山也不会理解见过风浪之后的成熟淡然究竟是什么概念。

 

不过有时,莫关山挂着小号刷微博,无意点进展正希的超级话题,看到下面各种文手画手热浪逼人,还是会期待一下,或许有一天,自己也能走到这一步呢,现在生活挺累,但那都不是什么事儿了。

 

[三] 贺天、见一、寸头

 

大一学生贺天在年级里算是个人物。

 

这是个男生不多的却也质量不高的专业,几个本该被女孩子们捧在手心里宠着的男生凭借着自己直男癌的天性和低到地狱的情商得到了全系女生的厌弃,唯独贺天,外表说得过去,人前性格也称得上温文尔雅,简而言之,算是F系的公众男神。

 

但是贺男神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爱好,在他自己看来,大概属于能吓退他所有追求者的那种。

 

如今,有一个男星在各个年龄层次的女性中人气都很高,男星名为展正希,他的粉丝圈充满迷妹,比如贺天那永远冲在见面会一线的、逢人疯狂买安利的、年近三十仍精力充沛的姐姐。而贺天这样的男粉,绝对属于默默贡献热度的少数群体。

 

可是即使在网络世界,事事追求精益求精的贺天也自然不会甘于平庸,他早年学过画画,几年来无聊时也喜欢乱涂几笔,被大姐强行拉入圈过了一阵子,不甘寂寞,拿着自己的数位板涂了幅展正希的卡通形象发到网上去,结果出乎意料爆了热度。彼时贺男神抱着自己的手机,看着留言区叫自己太太的一片粉丝,陷入了沉思。

 

他特别想找回对自己性别的认同感。

 

贺天多次考虑在网上公布自己的真实性别,最终综合多方因素而作罢,毕竟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有着明确的分野,身边人也不会追究自己在网络世界是什么身份,当一个太太也没什么不好。

 

所以,整个系里,知道贺男神在网上追星画画的,只有他的发小见一。

 

见一算是二次元死忠,特别擅长拉郎组CP,而且是看着暧昧剧情就眼神发光的典型,唯一的特长是想象力丰富,所以时不时会有清奇的脑洞,写出来po在网上,虽说总是冷冷清清,但宅男见一同学自得其乐,还是在互联网的一角勤恳地不断产出。如果说见一上网还做什么,那就是给贺大大捧场,相处这么多年,见一还是向小时候一样对贺天充满了崇敬,贺天怎么就这么强,怎么这么强。

 

每次见一看到贺大大更新,总是会在寝室感慨,这也太强了,太强了。

 

然后过不了几分钟,宅男见一就会收到来自室友寸头的一记大白眼,以及一句:“安静点,我在看书。”见一怂怂地搓搓手,耸耸肩:“不好意思,这就安静了。”

 

从成绩角度看,寸头几乎和贺天不相上下,但是寸头是个生活极其纯粹的人,学习、阅读、部门工作基本占据了他生活的全部,尽管他们住在文化娱乐等等资源都丰富到过剩的帝都,可是在寸头眼里,学术至上,年轻岁月的点点滴滴,都应该奉献给学习与自我提升。这让身边人着实很是敬畏。

 

贺天画图,见一码字,寸头学习,生活本来会这样平静地进行下去,可是故事往往在生活脱轨的时候被重塑,并往往迎来不可思议的结果。

 

蝴蝶效应最初的振翅发生在大一下学期。

 

大一下学期末,F系学生组织会换届选举,寸头作为精英分子,早早开始了准备工作,他画风严肃地向部长咨询:“我有想要竞选的职位,平时工作中我有什么不足吗?”

 

部长是个好脾气学姐:“没有,工作认真,没有拖延症,团结部员,特别棒。”

 

寸头仍然认真:“不,我一定存在什么问题的,学姐你说就是,我想要改进。”

 

正和男友约饭的学姐对着手机屏幕,嘴角抽搐陷入沉思,最后凭借自己平时对寸头的印象,随便蒙了个答案上去:“嗯….我觉得你可以对身边的同学再多些了解,现在你和身边同学的接触还不够,不利于工作开展。”

 

天啊,工作开展。大二女生看着自己发出去的话,忽然觉得这个词充满了中老年干部的气质。正当她怀疑自己的提议的不诚恳是不是太过明显时,寸头的消息发了回来。

 

“学姐您说的对,我知道了,谢谢学姐。”

 

因为屏幕那边的寸头同学仔细想了想,忽然意识到班里同学的名字,他都叫不全。

 

存在问题,就得改。晚上,躺在床上入睡前,他听着见一欢脱的鼾声,暗自决定要多多了解身边同学,哪怕从一个人开始,广交朋友,多做工作,未来必然是形势一片大好。

 

没毛病,嗯。

 

春末夏初,展正希有新片即将上映,粉丝圈一片期待,应援活动也相应多了起来。贺天作为画手太太,更新频率达到了一个高峰。

 

连续几天修仙的后果是,周一早课,教授在台上激情洋溢地向祖国的花朵们传道授业解惑,贺天却明目张胆趴在桌子上会周公,一眼望去很是突兀。寸头戳戳身边神游的见一:“那人是谁?”

 

见一笑嘻嘻:“啊,贺天啊,你不认识吗?”

 

寸头摇摇头,又点点头,他知道这个名字,和自己一样稳居系内前三的学霸的名字,他还是记得住的,但是他确实没注意过这个贺天长什么样子。

 

“他很厉害的,成绩和你一样好。”见一没心没肺又开始吹自己的男神发小。

 

“我知道。”寸头严肃道。

 

春季运动会即将举办,当晚,F系组织大一学生到操场练习走方阵。贺天画画画到一半就从宿舍出来,心情本有些烦躁,看到见一嬉皮笑脸地和寸头站在一起,想起自己着实有一阵子没有见过见一更文,自己却一直在勤勤恳恳地画图,不禁有点不爽。

 

“太太,您许久没更文了。”贺天走过去,语气带笑。

 

贺天不是没看见旁边的寸头,不过他直觉,寸头恐怕对网络世界以及圈子一无所知——毕竟是一心向学的好青年,应该不会知道太太是个什么东西。

 

“哇啊啊啊啊您说什么呢太太!”方才一脸傻笑的见一此时狂跳起来,去捂贺天的嘴:“您才是太太呢。”

 

贺天特别喜欢看傻瓜炸毛,看着自己傻乎乎的发小冲自己大呼小叫,心情愉悦:“你快点写,我还想看你写的东西呢。”

 

“什么鬼,”见一想起之前贺天在评论区演技爆发放飞自我,对着小透明见一花式叫太太,心有余悸:“再说我最近也没什么想写的东西,要是写了先给你看,先给你看。”

 

“你说的啊,见太太”贺男神一脸坏笑,轻轻锤下见一的肩膀。

 

被撇在一边的寸头一脸懵懂,两个同龄的大男生说着自己听不懂的话,他忽然产生了一种被时代抛弃的无力感,并觉得自己有必要说点什么:“同学…”

 

贺天笑眯眯回头:“嗯?”

 

哦,这人长得挺帅。第一次正眼看成绩榜上难缠的竞争对手,寸头却着实被惊艳了一把,然后忘了自己想说什么,顿一顿,想一想,好像自己本也没什么可说。

 

于是端正了脸色:“晚上好。”

 

贺天:“……”

 

见一:“……”

 

寸头在心里偷偷握拳,不是要认识同学吗,就从这儿开始吧,就贺天了。

 

晚上回到寝室,见一吹着口哨收拾东西准备洗澡,毛巾沐浴球校园卡,东西一样样放到篮子里,见一忽然觉得有什么不对,琢磨一下,放在往常,自己收拾到第三样,就要被寸头批评太吵了。

 

太不寻常了,寸头怕不是病了吧。

 

见一心虚打算问候下室友,没曾想回头碰上一道直愣愣的目光,手里一瓶沐浴露吓得直接扔出去:“握草您在干什么?”

 

千年冰山的寸头居然笑了:“我想问问你,太太是什么?”

 

见一懵逼:“???”

 

寸头:“你和贺天虽然关系很好,但毕竟都是男生,为什么互称太太?”

 

拎着洗澡篮子的见一看着自己勤学好问的室友,忽然头疼,这可怎么解释:“呃,你知道网红吗?”

 

寸头有点吃惊的样子:“他是网红啊?”

 

见一拍拍室友的肩膀:“不算网红,不算网红,性质不太一样,总之,贺天在网上,很厉害就是了。”

 

寸头若有所思:“哦哦哦,差不多能理解,你继续说,继续说。”

 

见一忽然产生了一种自豪感,也忘记了之前贺天对自己的警告,一系列重要信息一泻千里:“他真的很厉害的……”

 

……

 

[四] 悲催的开始

 

粉圈应援活动终于结束,贺天的生活重回正轨,早睡晚起几天之后,贺男神感觉自己恢复了精力,一早上坐在教室里,颇有几分神清气爽的意味。

 

唯一不对劲的,大概是见一的室友。

 

课间,贺天像往常一样到二楼水房接水,楼梯间和寸头迎面碰上。放在原来,寸头都是目不斜视直接经过,最多点点头算是打个招呼,这一天,他却对贺天无比灿烂地笑了笑:“早上好,大大。”

 

寸头三观极正,自我说服许久也只能接受称贺天为大大。太太这种称呼自带性别标签,寸头说不出口。

 

贺天心里讶异,当时还是温和地笑笑:“早上好。”

 

第二次是在食堂,贺天打了饭坐在桌边,寸头背着书包从旁边经过,忽然转过头对贺天笑:“啊,大大,好巧!”

 

如此种种。

 

不记得是第几次被奇妙地热情对待后,贺天转手给见一发了条信息:“你室友好像对我很感兴趣?”

 

这边见一握着手机,回忆起当天情形,忽然心虚:“啊哈哈哈,他可能是有点好奇吧。”

 

平白无故好什么奇,还叫我大大。贺天有点无语:“你和他说什么了?”

 

见一有种谎言被戳穿的惊慌感:“我我我我我什么都没说,我就是说你混粉圈,很厉害!”

 

贺天彻底无语:“你和他说我混粉圈?还说什么了?”

 

见一看贺天语气不善,彻底怂掉:“……还说,你粉丝很多,是个太太。”

 

还以为日常生活中根本就不会暴露呢,无语。贺天看着自己支支吾吾的发小,忽然觉得自己混粉圈的秘密有了被公之于众的危险:“你就说你没说什么吧。”

 

高压之下见一难得头脑清醒,仔细想了想,回复:“没说你本命是谁,没说你做什么,没提及你的ID……”

 

贺天看着见一发过来的一串消息,腹诽,这小子怕是智商不够用,无奈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但贺天终究是贺天,苦恼不久便心生一计。在手机上点开明星排行榜,随便找了个人,截图,发给了见一:“给你布置个任务。”

 

见一自知理亏,满口应承:“你说,什么任务?”

 

贺天:“你看到这个莫关山了吗?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你得给你室友灌输一个信念,我混的是莫关山的粉丝圈,听懂了吗?”

 

见一松一口气,不愧是贺天,这办法自己还真想不到:“没问题,没问题。”

 

贺天放心不下见一的智商水平,好心提醒:“我姐之前去过莫关山的见面会,有他俩的合照,我帮她修过图发在朋友圈里,这时候也可以借来用用证明一下论点。”

 

或许是见一这次太过聪明,又或许是贺天在朋友圈里刻意留下的信息太过真实,一开始只是想要了解了解同班同学顺便勾搭一把大大的寸头成功忘记了自己的初衷。他直觉贺天的身份远没有那么简单,这大大刺激了寸头作为一个优秀学生的求知欲。于是在学习之余,他开始头悬梁锥刺股地查资料,试图了解莫关山粉圈。

 

贺天姐姐的那几张照片当时是让工作人员帮忙拍的,说来也巧,工作人员手上攥着的工作证挡住了镜头一角,当时贺天修图尽力抹掉了一些,但还是剩个隐隐约约的影子。

 

寸头一边对比网上别人发的图,一边心想,啊,原来是这样。

 

这样想着,寸头找到了关注列表里的网红某某吐槽君,写了很长很长的一段投稿。

 

第一次投稿最终石沉大海,不过寸头也不太在意,在他看来,见一语气躲闪,贺天从不和自己正面交谈,事情的真相应该复杂得多,他寸头最不怕的,就是考据。

 

一周之后,新的考据成果出炉,这一次,可谓轩然大波了。

 

[四]  你是谁

 

“啪!”领导一摞子文件摔在桌上,站在对面的经纪人也抖了抖,直觉自己工作难保。

 

“说吧,怎么回事?”

 

“这个……”经纪人一边思考措辞,一边在心里咒骂着莫关山,就知道让我给你顶雷,你自己倒是回家做饭发展兴趣了:“这事情真没有,就是个绯闻,我们会想办法压下去的。”

 

记得谁之前说过,网络时代,信息安全就是个伪命题,事实如此。虽说吐槽君初稿没有涉及过多的个人信息,那个传说中莫关山的绯闻男友还是被挖了出来。此人名叫贺天,F大F系大一生,成绩优异,作风优良,甚至有他的同班同学提供了高糊正脸照。

 

当时节目还没有录完,经纪人看着自己朝夕相处的莫关山名字忽然窜上热搜,心里一惊,看了内容之后更是不知所措,这都什么东西?

 

好不容易挨到录制结束,面对询问,一头红发的莫关山一脸嫌弃:“你说什么呢,我不认识他。”

 

当时莫关山因为出席活动节目录制之类已经连轴转了三天,疲惫和不耐烦溢于言表,经纪人同学也不敢多说,心想这种莫须有的绯闻大概不久就会自生自灭了。何况自家小主的影响力大概也不会大到那种地步,不要担心,不要担心。

 

凌晨,网上已经开始流传消息:《真相竟然是这样!莫关山与比他小七岁的男友将于明年完婚!莫方团队保持沉默》。一直刷着手机的经纪人很方,但是没有完备的考虑,声明却是不能乱发的。

 

待莫关山一觉醒来,他的名字已经高列热搜榜首。和其并列的还有两人,分别是贺天和展正希。经纪人颤抖着双手点进去,赫然看见一个UC震惊部式的标题。

 

《惊!莫关山未公开男友竟是展正希的铁杆粉丝!》

 

这他妈…什么鬼…

 

八卦媒体绝对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一夜之间,他们已经挖出了贺天的社交网络账号,并惊讶地发现,这个ID叫加贝的人是个画手,但几乎没有转发过和莫关山相关的内容,反而居然是展正希粉圈颇具影响力的大大。

 

这是怎样一出爱恨情仇啊。从狗仔到粉丝到路人,皆是讶异与惊喜齐飞,八卦共脑洞一色,手快的甚至已经写好了辗转悱恻的同人故事,在网络上迎来一片叫好。

 

经纪人没有想到,这件事情还会涉及到展正希,涉及到他,影响力自然就更大了。同时,经纪人同志意识到,这件事情等闲压不下来了。

 

莫关山脾气本身也不太好,看到网络上一片熙熙攘攘人声鼎沸,一时气结,撂了挑子:“根本没有这回事,你去解释吧,我回家了。”

 

虽说好像把挑子完全撂给了经纪人,回家之后,莫关山还是刷着消息,万分无语。无缘无故给自己找了个男朋友倒没什么,这年头谁都得有几条绯闻,但是问题在于,这个贺天到底他妈是谁?

 

世界同样颠倒的,还有贺男神。

 

前一天喝得有点多,回来倒头就睡,醒来之后却看见室友用一种难以形容的目光打量自己。

 

“怎么了?”

 

室友低头躲闪:“没什么。”

 

一番收拾之后,贺天坐在桌前打开电脑,登录账号,一瞬间被忽然爆炸的留言弄得有点懵。

 

“贝太太原来你是男生???”

 

“你是那个莫关山的男朋友吗!”

 

“前排围观!!!”

 

“贺天,我是XXX啊,抱网红大腿~”

 

再好的脑子也有停转的时候,尽管已经浸淫于网络世界多年,但此时,贺天还是没有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了。

 

简而言之,贺天,死机了。

 

[五] 认识一下吧

 

两天过去,事态只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几种声音集中推测甚嚣尘上,莫关山团队终于出演辟谣,声称这段传说中的恋爱关系子虚乌有。然而群众是断然不会接受这种说法的,莫关山的最近一条微博热评第一,大概是一个生猛女粉的留言:“阿山,我们站你是攻!”点赞数和评论数都高得吓人,居然不少人在认认真真讨论,故事中差了八岁的两个主角,究竟谁攻谁受。

 

其实也正常,舆论与绯闻本就是供大众娱乐消遣的东西,越是出乎意料,越是吸引眼球。发展到现在,基本已经没有人关注事实到底如何了,大批网友只是觉得,三次元能够发生这样的恋爱故事,实在是带感啊带感。

 

消费舆论者自然乐得其中,被消费的人却是苦恼万分。得知事情真相后,贺天望着嘈杂的网络世界一时失语,退出账号,照常上课,并且尽力忽视身边人好奇的目光。他算是很克制的人,大概唯一有点克制不住的,就是把见一和他室友狠狠揍一顿的冲动。

 

见一道了几次歉,寸头也被按着向吐槽君澄清了事实,但是传出去的消息泼出去的水,发展到这一步,谁也收不回来了。

 

第三天,贺天接到了来自莫关山经纪人的电话,约他见面。贺天早料到会发展到这一步,苦中作乐自我安慰,心想见一面也没什么损失,后来实在觉得得给见一一个教训,于是不由分说拽着社交恐惧症晚期的见一和自己一起上了车。

 

贺天也没料到,这场见面还有意外之喜。

 

车门在身后关上,见一紧张兮兮:“他们不会把我们卖掉吧?”贺天翻个白眼。

 

毕竟混粉圈多年,贺太太也不是没接触过明星本尊,觉得此时也没必要紧张。背着单肩背拽着见一,随随意意就走进了办公大楼。两人被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领着进了一间屋子,贺天回过头,却发现,屋子里不只有莫关山,还有展正希。

 

两个人坐在扶手椅里,身后大概是他们的经纪人。两人面前摆着个简简单单的茶几,几杯茶还冒着热气。

 

哟,运气不错。

 

贺天在心里吹了个口哨,其实有点激动,毕竟展正希最近档期很满,活动不参与微博不更新,多少人盼着和他见面都见不到。

 

“你好,是贺天吧。”

 

坐在扶手椅里的展正希先站起来伸出手,语气温和地打破沉默。

 

“您好,展先生。”贺天伸手,心情忽然不错,并不是谁混粉圈都能混到这个份上的,这算是真的认识了。

 

“不叫我老展了?”展正希笑得温文尔雅:“我看过你的画了,画得不错。”

 

噗。见一在旁边一个没忍住,嗤笑出声。展正希在男星里算是年龄挺大的,平日被粉丝圈戏称为老展,包括贺天也这么叫他,叫你们平时那么放肆,现在尴尬了吧,哈哈哈哈。本来有些紧张的见一此时欢脱地走神,基本上把场合之类的忘到了脑后。

 

“这位是?”展正希看这个孩子笑得挺单纯,出言询问。

 

“啊,这是我朋友,见一。”贺天借着解释的机会回头瞥了他一眼。见一霎时噤声,也一脸认真地打招呼:“展先生好。”

 

展正希笑笑:“今天叫你过来呢,主要是谈谈网上这两天传播绯闻的事情,其实这和我本没有什么关系,”展正希拍拍贺天的肩膀:“你作为当事人之一也知道,舆论的中心主要是你和莫关山,你们可以多聊一聊。我个人而言,发一条声明就可以了,声明的稿子拟好之后小李会发给你,可以吗?”

 

不愧是展正希。

 

贺天点点头:“没问题。”

 

展正希笑:“那行,你和关山聊吧,我先回避一下,你同学要是不方便,也可以和我一起到公共休息室去等一会儿。”

 

见一跟着展正希走了,屋子里就剩下莫关山、莫关山的经纪人和贺天。曾经听说过莫关山脾气不算好的传闻,此时站在屋门口,贺天都能看到莫关山紧皱的眉头,估计酝酿着一场疾风暴雨,但毕竟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贺天无所谓地耸耸肩,走到扶手椅边放下了包。

 

一直没吱声的莫关山起立,伸手:“你好,贺天。”

 

莫关山没有自己高。贺天一边伸手一边有点走神,看着对方一头张扬的红发一枚黑色的耳钉,忽然有点好奇,今天的事情会往什么方向发展。

 

“你好,莫关山。”毕竟年龄比莫关山小,贺天能感觉到,对方的手比自己要粗糙一些。

 

哪料莫关山加重了手上的力气,语气也忽然变得有点危险:“那,我们来认识一下吧。”

 

[六] 什么人啊

 

认识一下就认识一下,你捏我干什么。

 

顾忌对方身份,贺天没敢回捏,只是维持着脸上的微笑,心想你好歹是个明星,成熟一点好不好。

 

一个简简单单的握手大概僵持了三十秒,屋子里的气氛很是尴尬,经纪人最终看不下去,假笑着走过来握住两个人交叠的手,用指甲掐了莫关山一把:“小贺辛苦了辛苦了,你坐,我去给你倒杯水。”

 

莫关山撒手,表情还是有点不情不愿,看着经纪人大尾巴狼似的出了屋子,忿忿不平重重坐回椅子里。

 

“喂,”莫关山瞪着贺天:“你是不是很想红?”

 

啧…好没礼貌的问题。贺天暗自腹诽,表面上还是不卑不亢:“我就是个学生,和您的需求并不一样,您不必以己度人。”

 

毛头小子倒是很狂嘛。莫关山这几天被绯闻折磨得心力交瘁,本身就十分窝火,看着自己的所谓未婚男友,明明年龄比自己小了不少,在这里还和自己呛声,一时之间更是恼火。

 

“那你连声明都不发?”

 

当时莫关山工作室发了声明,贺天方面却迟迟没有回应,网上不少人猜测,大概是莫关山想要撇清关系,然而年轻的学生不愿意接受。天知道人的想象力有多可怕,天知道这种说法对一个明星的公众形象损害有多大。

 

可是事实是,贺天觉得这种事情实在是眼不见心不烦,关了账号就没再登录,天知道留言评论区里会有什么样的奇葩,不必自己给自己找罪受。

 

“不好意思,我在那之后没有登录过自己的账号,如果造成了什么不好的影响,我向您道歉。”

 

这不是欠缺常识吗,话不投机半句多。莫关山心想,果然你还是个学生,too young too simple,你把我害惨了。

 

当即甩脸色:“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商量的,我们今天会发表声明,说和你没有关系,给你的声明稿也写好了,待会儿拿给你看,晚上你回去,发出来就是了。”

 

贺天看对方态度恶劣,也不愿再多说:“好。”想到自己向来奔波在追星前线的姐姐曾经还说过莫关山其人很有性格,这时禁不住想吐槽:这不是没礼貌吗,比起展正希实在是差得远。

 

贺天起身,背起书包:“那就让您的经纪人把稿子发给我吧,我回去发,既然你们也知道我的联系方式。”

 

莫关山似乎巴不得贺天早点走,惜字如金:“行。”

 

“那再见了,莫先生。”倒茶的经纪人还没回来,贺天就离开了屋子,关上门之后,他对着门十分不屑的瞟了一眼。

 

什么人啊。

 

算了,不必折磨自己。贺天长舒一口气,掏出手机,按下关机键。

 

天气不错,坐地铁回家吧。

 

他唯独忘了一件事,他把见一落下了。

 

TBC

好多ddl....

酥老师,je vous regarde

呜呜呜,现实是,开坑容易平坑难啊

  218 30
评论(30)
热度(218)

© 西和橘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