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和橘夏

年更不写手 本质是鸽子

 

【贺红】当时的月亮(AU 梗概)

之前想把故事写完再发,但是现在看来不太可能了,开学近在眼前了。

不过说实话...这个故事如果不一次性看完的话,真的不是很好懂.....所以今天发全文梗概上来也是尝试一下。如果有小天使有兴趣、能够完全弄明白的话,以后我会慢慢填。

时间是一个闭合的圈。

医生贺天×乐队主唱红毛   AU设定

算是借梗,原梗来自电影《时间旅行者的妻子》,还有很久很久以前lo主混WH圈时看到某个大神的一篇AU《漫长的告别》,想写这个梗已经很久了,然而直到现在这个故事才大致在心里成型。

这里贺天是时空旅行者的设定,而毛毛是一个活在正常时间线上的普通人

故事里,狗血有,雷估计也有,至于这个故事最后写不写出来...还是看小天使们的接受程度了。

因为是梗概,所以语言比较粗糙,希望不要辣到大家的眼睛....春天快乐。



 

莫关山第一次见到贺天的时候,乐队还没走上正轨,他每天都过的很辛苦,在各个酒吧驻唱积累人气,他和几个朋友从没想过放弃。

某次莫关山回家,月亮很美,他在路口目睹一场交通事故,一头黑发的男人像是凭空出现在路口,他被撞得浑身是血,肇事汽车飞速逃跑了,莫关山抛下自己所有的东西跑上前去,却发现对方一脸凄惶绝望地盯着看,然后向自己伸出了手,满是血的手递给自己一个戒指,上面刻着DCM,他怔怔伸出手去,碰到了戒指的时候,男人笑了,像是断气了一样闭上了眼睛。莫关山怔住,然后准备伸手触碰他的时候,他消失了。

莫关山感觉自己做了个梦,然而手上的血是真实的,第二天在路口看到的一滩干涸的血迹也是真实的,邻里都在讨论这件事,认为那是一只猫留下的痕迹。莫关山心想或许是自己太累了,才会产生这样的幻觉,然后他就渐渐把这件事忘掉了。

××××××××

然后某一天,某个酒吧,他在唱歌,然后碰到一个飞扬跋扈的黑发男人,拿着酒杯上前和他调情,说我是你男朋友。莫关山怒:你说什么。男人看了看墙上的挂钟,优哉游哉说,如果没错的话,现在是2017年2月18日,明天就是你我第一次遇见的日子。莫关山莫名其妙:你他妈到底在说啥。男人笑:我想我们应该打一架。然后莫关山实在没有办法忍受对方的胡言乱语,大打出手,结果被打得很惨,同时对方脸上也挂了彩,男人开车送莫关山去医院,莫关山在车上看着对方,看着他脸上的血,忽然觉得眼熟,那个夜晚的景象出现在他的眼前,莫关山心想怎么可能。

对方明显精神还不错,在车上盯着自己,说,原来你打架一直这么差啊。

莫关山不耐烦:你别说了我累了。

男人饶有兴趣地盯着莫关山,说,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你明天要遇到我的,这是口令,很重要,你必须记住。

莫关山操气:你他妈有完没完,出门忘吃药了吧。

然后对方在他肚子上狠狠打了一拳,莫关山:好好好你说。

男人想了一会儿说,你明天会见到我。

莫关山:嗯。

男人说,你会告诉他,“老子知道你的胸口有一道疤,形状像一条恶心的虫子。”

莫关山:你他妈到底在说什么鬼。

男人笑:一个字也不能说错,你要是说错了,我会把你揍成屎。

莫关山:好好好你饶了我吧,然后男人不再说话。

莫关山他觉得自己很累了,伤口也的确很疼,然后他闭上眼睛睡着了。

××××××××

莫关山醒来以后邻床并没有人,护士告知他那个人前一天晚上已经走了,还给自己付了医药费。他止不住地去想那天夜晚自己看到的景象,然后来了一个医生,他一看,居然是那个黑发男人,但是这个黑发男人明显更年轻,虽然看起来仍是一个情场老手。莫关山看了看对方身上别的名牌:主治医师,贺天。

男人一边开着恶劣的玩笑一边检查自己的身体情况,莫关山因为心思不属应答能力大大降低,然后就一直被开玩笑,不过也没有生气。

然后男人自我介绍说我叫贺天,你的主治医师,然后看了看莫关山的床头卡,说,你叫莫关山啊,哈哈,我送你一个很酷的英文名,哈哈哈哈。

don’t close mountain,莫关山忽然想到那晚自己遇到的男人,他艰难地伸出手递过来的那枚银色的戒指,上面刻着的字母在月色下很清楚,DCM。

又想到前一天晚上和自己打了一架的男人,莫关山觉得自己的呼吸都急促了,贺天开玩笑说,你似乎不喜欢这个名字,莫关山实在觉得情况不太对,本着他一向喜欢冒险的原则,在贺天收拾完东西准备走的时候伸手拉住他。

贺天疑惑回头,莫关山心想已经说出口了就豁出去吧,然后拉着他的袖口,一字一顿:有人告诉我你是我男朋友。

贺天嗤之以鼻:你说啥?

莫关山:“老子知道你的胸口有一道疤,形状像一条恶心的虫子。”

贺天的胸口确实有一道疤,但是这件事没有任何人知道。贺天眯起眼睛。

××××××××

然后两个人坠入了爱河,贺天控制欲占有欲极强,莫关山个性强烈从来不束手就擒,结果两个人一边打一边谈恋爱,贺天很优秀,从来没有见过莫关山这样的强受,而莫关山经过磨合期也开始觉得贺天这样的人也不错。

终于有一天,莫关山在贺天家里给他做饭,两个人一发之后躺在床上,莫关山说,其实我之前见过你,你说我是你男朋友,还告诉我你的胸口有一道疤。贺天笑笑,啊,你看到的可能是未来的我。

然后贺天给莫关山讲自己奇异的时空穿梭体质,解释了自己当医生就是为了自己找一个方法抑制自己的时空穿梭,毕竟每一次传到一个地方时间地点季节都不确定,还有几次遇到危险情况出现在高速公路上险些被车撞之类实在可怕。(莫关山心想,的确很危险,我知道你最后是被撞死的,但是他说不出口)所以就自己查资料配药水,现在已经可以完全抑制自己的时空穿梭能力了。

然后莫关山问,那为什么未来的你会来找我呢,还明确地说出了自己所处的日期。

贺天:不知道,可能是因为未来无聊了就觉得可以尝试配药水控制自己穿梭到的时间,的确,现在的生活已经挺无聊了。

××××××××

谈恋爱日常。

莫关山的乐队基本上熬出头了,开始发专辑,开演唱会之类的,他变得忙,贺天也忙,不过日常还是各种电话腻歪视频腻歪见面腻歪。

××××××××

贺天制作出了药水,尝试了一次,成功穿梭到了他俩认识以前的某个日子,在莫关山驻唱的酒吧,给莫关山匿名点唱了一首《小芳》,回来之后狂笑不止,说,之前你没红的时候真叫一个怂。莫关山忽然想起之前某一天自己被点了一首小芳无从拒绝,怒:原来他妈是你。

然后两个人大打出手,打着打着就打到床上去了,一番翻云覆雨之后两个人气喘吁吁,贺天说,差不多该回到过去告诉你,我是你男朋友了,莫关山翻白眼,说,真恨我不能打死你,还扬言把我揍成屎,贺天笑,只要我想我就能,就是不舍得。莫关山觉得生活很幸福,同时完全不敢去思考未来如何,心里觉得要是自己能停留在现在多好。

××××××××

然后某日莫关山巡演,结束之后看到了贺天,疑惑他之前还在给自己打电话吐槽医院工作辛苦,怎么转眼就到了自己面前。随即发现这不是自己认识的贺天,这一个明显老一点,还带着一丝淡淡的忧桑(OTZ

莫关山说,你怎么来了,贺天说,你让我来的,莫关山挑眉,和你在一起的我呢,贺天低头不答。

莫关山心里有点不好的预感,但是从来没见过贺天这副表情,心软,说,好,和我回宾馆吧。

这一天晚上贺天啥都没做,就是抱着他抱得很紧OTZ。然后这个贺天说,以后我时不时来找找你吧,不会打扰你的生活。

莫关山翻白眼,你知道你自己的占有欲,你确定你自己后来没有知道吗。

贺天苦笑,我后来知道了,然后沉默许久,对莫关山说,对不起。

莫关山没见过这样的贺天,只能转移话题,只要你没有揍我就行,贺天:......我的确打过一次,不过就一次。莫关山:......贺天:所以我才觉得很对不起你。

莫关山摇头,罢了罢了,你来吧,不过我有一个要求,我们只能见面不能做。

贺天笑得意外:为什么?

莫关山:这算是出轨,虽然都是贺天。我爱的是自己时间线上的你,换句话说现在我眼前的你不是我的贺天,所以我不做。

贺天:你原来这样告诉过我.....原来你们真的没有做过。

莫关山:我想我的贺天应该是误解我了吧。

男人苦笑:你这么爱那个我是我的荣幸,真的对不起。

××××××××

然后他们时不时见面,被贺天发现了。贺天生气:未来的我有他的莫关山,回来干嘛。莫关山搪塞,说估计你也有你的苦衷。贺天气,那也不能这样。莫关山挑眉:怎么,自己吃自己的醋?贺天大打出手,莫关山心想,啊,来了。要不是我爱你老子特么绝对阉了你。

贺天见莫关山不还手,停了下来。

莫关山:我跟你保证我和他不会做的,老子说话算话。

同时他心里有不好的预感,未来自己究竟发生了什么让贺天居然传回来找自己。

××××××××

莫关山和来自未来的贺天见面,吃饭,纯聊天,莫关山问老贺天,你为什么回来,我劈腿了?贺天笑:你敢吗?莫关山翻白眼,不敢。那是什么,我死了?贺天的表情僵了一下,然后说,不,你没有。

莫关山看出来那不是没有,大概是“暂且没有”,不过他没有说出口,只是对贺天嗤之以鼻:那你回来干什么,傻逼。

贺天苦笑,大概我以后不会再回来了。

××××××××

果然那以后贺天就没再来过。

莫关山,正常时间线的贺天。情人节。

贺天送莫关山一只戒指,上面恶作剧似的刻着D.C.M.贺天笑,喜欢这个英文名吗?

莫关山心想,这个戒指,我见过这个戒指。然后表面还是波澜不惊:不喜欢。

贺天给他戴上:我们在一起很久了,今天算是给你求婚,DCM给你,我这里有一个HT,你给我带上。红毛嗤之以鼻,什么鬼,为什么我叫DCM,你却叫HT。贺天:你想让我叫什么?毛:congratulation sky,哼,CS,我再去给你定一个,你等到我给你定好了。

贺天笑:好啊。然后两个人直接去定了,在商业区灯火初上的时候交换了戒指,亲亲。

莫关山看到贺天表情有点伤感(一时之间想不到合适的adj),想他那么聪明,知道自己未来不断穿回来找莫关山,一定也能料到莫关山出了事情,就是不知道事情是什么时候出的,不知道这样的平静还能维持多久。

莫关山也在装傻。

如果未来必将面对血淋淋残忍的不幸,那么至少要把当下活得轰轰烈烈,绝不打折。

××××××××

某次演唱会结束,莫关山收拾着东西,晕倒了。送到医院,做各种检查,莫关山躺在床上心想,啊,来了。

结果是白血病,红毛心想,去他妈韩剧剧情。

转到贺天医院开始做各种治疗,各种痛苦,然后又好不了,进ICU什么的,贺天很煎熬,很累,然而不能放掉莫关山,因为理疗之类不能带金属,戒指也不得不摘了下来交给贺天保管。某次探望,莫关山笑,你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穿回去了?贺天不说话,说,你这样虚弱,我真的很心疼。莫关山:果然老子还是应该精力充沛跟你打架,回去看看吧,那是那年那月那日,我在某城开演唱会,那是我第一次遇到这条时间线上的你。

贺天满脸自责,放弃:我不能这个样子。

莫关山:你去,你必须去。

他闭上眼睛:每天这样治下去老子真是越来越虚,越来越不像我了,哈,我怕你忘了我。

贺天咬牙泪目。

莫关山:回去看看我,我希望我临走的时候,你还能记得我最开始的样子。

他在冬日的阳光下咧着嘴笑,笑得很用力。

××××××××

莫关山情况很不好,进入昏迷状态,贺天决定自己不再回去了,就没有再去做药水,准备陪在他身边。最后一次回归就是他们吃饭聊天那次见面,他很努力不露马脚,毕竟他不想让那个莫关山知道未来的残忍,只想让他和那个贺天幸福下去。

然后他回来了,看着莫关山临终,莫关山说贺天我好冷,你抱抱我,贺天抱之,莫关山断气。

丧事办完,火化结束,贺天忽然发疯般想念莫关山,他匆匆做了药水赶回来,本来要回到两个人相遇的地方想要看莫关山一眼就好,结果因为做得太急没有把握好,穿的时间不对,地点也不对...就被车给撞了。但是好在慌乱状态下的他还是做对了一点,他和莫关山相遇了。

他看到莫关山走过来,而他倒在血泊中,他看到那个年轻的莫关山朝他疑惑地跑过来,一脸担忧,贺天手里攥着那枚戒指,想要去摸他的脸,最终却没力气,放下了。

药水时效到了,他在眼睛缝里看到莫关山伸手想要触碰自己,然而没有等到他手的温暖,他就回来了,回到了他们同住的公寓里。

贺天想,果然当局者迷,原来他们之前见过,但莫关山这个家伙居然从来没对自己提起过,真是可恶。

失血过多,时间大概快到了。正常时间线上这一天夜里没有月光。

贺天恍恍惚惚,心想,我见过那么多的你,包括我认识你以前那个飞扬跋扈年轻的你都见过了,这下怎么可能忘记你呢。

不过没想到这么快就要再见了,他想到这里,然后笑了。

××××××××

刑警见一接到报警电话,说公寓里有尸体,他和展正希一起去勘察,发现像是车祸撞伤,然而楼梯上没有任何血迹,没有谋杀迹象,只知道这个名叫贺天的医生恋人刚刚死去,恋人是那个红极一时的明星莫关山。他手里握着一枚DCM戒指,无名指上还戴着一个刻着CS的戒指,他们百思不得其解,加班许久,最后还是让案子成了悬案。

他们结案之后,见一和展正希在一起吃饭,讨论起这件事情,最后说,实在有很多没办法解释的事情啊。

见一说,累死了,最近光工作都没有怎么过二人世界,展正希:今天不就休息了吗,待会儿陪你去转转就好了,你吵什么吵。见一宽面条泪:啊啊啊展希希你真好。

他们走到商业区,一起在法餐馆吃了饭,在见一的坚持下走到戒指柜台去看,见一指着某个戒指:你看,那不是贺天手里的那一款,啊啊啊,展希希你看那个戒指太好看了。

展正希翻白眼:反正买不起,走吧。

最后两个人买了两杯燕麦牛奶,在商业区走,夜幕擦黑,月光很美,灯忽然都亮了,两人对视,接吻。

无论面对多少血腥的案子,多少肮脏绝望的情绪,他们都是活在当下时间里的普通人,安静地接受着来自时间和生命的喜悲。

活在当下,简直是老生常谈式的真理,然而见一想着在公寓里孤独死去的男人,吻着展正希,忽然意识到,的确是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生活还在前进,时间会不断向前走,但是他竟有点贪恋这一刻,不知是因为这个吻中的温情,因为商业区温暖的灯光,或是说,这天晚上美丽的月亮。

 

 

End

啊,就这样。

应该....不是特别绕吧....(哭


  58 18
评论(18)
热度(58)
  1. Avocado2662西和橘夏 转载了此文字

© 西和橘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