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和橘夏

年更不写手 本质是鸽子

 

【贺红】另寻沧海(五)

 

在习惯了周遭的环境之后,生活重新变得游刃有余起来。比如说,没有了冰箱和微波炉,他不再买速冻食品,更多时候改成了泡面。街巷口没有惯常去的快餐厅,他的早餐从苹果派变成了楼下的豆浆油条。习惯在很多琐碎的细节里渗透开来,却也彻彻底底改变着他的生活。

虽说被见一说了那样的话,贺天和见一展正希的交集其实还是少了很多。有的时候想起来那天在走廊上被见一说的话,贺天会隐隐觉得自己有点没用。

春天渐渐过去,五月末的南方开始入梅。墙角的霉斑慢慢还是爬了上来。大妈在端午拿了粽子端上来,说:“果然还是年轻人省心,之前谁住在这里都说闹鬼,到你这儿,算是没再说过了。”

贺天道声谢,从大妈拿上来的碗里拿起一只包得完好的粽子,笑笑:“是吗?我倒是没有遇到过。”

“我就说这间老屋子也很多年了,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大妈笑笑:“不过我听他们说的像真的似的。”

“您为什么会觉得是真的呢?”贺天装作不经意地好奇道。

“毕竟之前住在这儿那个孩子一头红发嘛,他们都说看到了这样的影子。”大妈有点无奈地摇摇头:“不过也真的不一定。那个孩子,我之前还真的以为他是不良少年来着,而且他走得也的确太突然了。”

××××××××

××××××××

第一天晚上,无处可去的贺天就在莫关山的屋子里寄宿。晚上简简单单的白粥小菜让他胃里很舒服。

故事在晚上睡觉时变得有点尴尬。莫关山将近成年,在同龄人中也算是人高马大,比贺天高了一头。而十四岁的贺天个子也已经不小。莫关山屋子里那张小床明显无法让两个人躺上去。

莫关山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放弃似的说:“你睡床,我打地铺就好。”

“其实也没关系。”贺天看着无可奈何的莫关山:“天挺冷,也没必要非得打地铺。”

“那怎么办,你打地铺?还是说我站着睡?”莫关山皱着眉头语气不善:“好了好了我说你睡床你就去睡床。”

“咱俩都睡床不就好了嘛,我在我哥那里都是这么睡的,”贺天无所谓的耸耸肩:“反正咱们都是男的,对不对,关山哥哥。”

莫关山一脸不可置信盯着贺天坦诚的眼睛,半晌又吐出两个字,还是早上对着莫相逢时妥协的语气:“也好。”

这不算什么严格意义的相拥而眠。两个人都侧着身子尽量拱在被窝里,莫关山害怕小孩子掉下床,在他以为贺天已经睡着之后默默地用胳膊揽住了他的肩膀。

其实这时的贺天也还没有完全睡着,他对莫关山撒了谎,其实和贺程在同一张床上睡是几年前的事情了,而且那张床比现在这张床大得多,不会让他有一翻身就会掉下去的危机感。他在断断续续的浅眠中,肩膀上一直停留着莫关山手的触觉:没有贺程那样的壮实有力,略微有点粗糙,但是一直是温热的。

断断续续的睡眠在半夜被一阵粗暴的敲门声打破,贺天睡眼惺忪地坐起来,莫关山嘀咕一句“谁啊”便起身开门。锁刚出销,门一下子就被撞开,空气里顿时弥漫着一股浓重的酒气。

门口昏暗的灯光下站着一个男人,看起来年龄比莫关山要大,乱糟糟卷着的头发似乎漂过,呈现出一种难以形容的银白色。

“关山——”男人进门就使劲推着莫关山,横跨过窄小的客厅把他按在墙上,碰倒一堆码放整齐的书。他胡乱地吻上去,发出不小的声响。

“唔,嗯....蛇立,你他妈的住手。”莫关山呼吸凌乱,但明显已经认出对方是谁,他毫无意义地挣扎着:“我他妈...说过你别来,老子明天还有课,你.....滚出去......”

“你让我滚我就会滚吗?”男人的语气里有着狠毒的笑意:“那你使劲啊,可以打我一顿的话,我就滚啊。”

“你喝太多了...屋子里还有人......”莫关山说得很艰难:“你...放手!”

蛇立这才注意到阴影里的贺天。贺天看不清他的眼睛,但是能感受到来自男人的不屑:“哟,莫关山,可以啊,现在都能吊上小男孩了,啊?”

“你他妈说什——”莫关山一句话没说完就被蛇立掐住脖子按到墙上,蛇立继续用玩味的语气问贺天:“他床上功夫怎么样,你压他还是他压你,啊?”

莫关山挣扎得很厉害,拼命打开蛇立的手:“你说什么呢!滚!”

“别恼羞成怒嘛,关山,我理解你偶尔也有需求,毕竟都他妈是男的。”银发男人还是满口的不屑:“就好像我现在很想操你一样。”

“你他妈给我滚!”隔着夜色,贺天也能感觉到此时的莫关山满面通红的样子。

“好了好了,我走还不成。”男人感觉没意思似的松了手,回头摆摆手:“扫兴,不过我和我的小兄弟还是会想念你的。哪天再来找你,再见。”

男人来得快去得也快,莫关山靠着墙站着,半天没动。

贺天呆坐着,良久,问:“这是你男朋友?”

莫关山还是没说话。

“我感觉你们关系好像不太好。”十四岁的贺天“在合适的场合说合适的话”的情商还没长全,没话找话道。

但是他看到莫关山抬起头,他的嘴角似乎被咬破了,脸上挂着个有点憔悴的笑:“啊,真是对不起。”

××××××××

××××××××

那天晚上莫关山没有再回到床上,他执意让贺天睡觉,而他自己穿上衣服窝在沙发里呆了一晚。睡觉空间陡然变大,贺天终于也陷入沉眠,只不过梦境一直光怪陆离,混沌不堪。

“喂,起床了,小子。”

被莫关山叫醒时,贺天眼前的他已经恢复了常态,皱着眉头对他笑,昨晚有些肿的嘴角现在只留下一个不甚明显的伤痕:“准备吃早饭,跟我去学校了。还有,你家人不可能不给你安排住所,是时候和你家人联系一下,让他们给你找个地方住了。”

莫关山可能已经忘记了晨勃开始的年纪,所以那天也没有多关注贺天。但是贺天那天洗漱完毕后,这个有些尴尬的生理现象仍然没有消退。短暂踌躇后,他靠着卫生间的门板,把手伸向自己身下,脑海里却是前一晚的画面。

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

××××××××

“小子,我的衣服你不用还了。”莫关山很洒脱地这么说。

贺天在学校门口和莫关山告别,看着他穿着校服的身影消失在高中部门口,然后拉着箱子走向初中校区,箱子里他带来的衣物,已经被莫关山晾干、叠放整齐,这是贺程都无法做到的井井有条。

他拿着介绍信,很快找到了班主任,然后来到自己所在的班级。站在讲台上自我介绍时,他听到了台下女生关于他外貌的窃窃私语。他的目光往下一扫,凭着自己对见瑜的印象,很快确定了父亲让他陪伴的那个男生,见一。

见一有和他父亲极其相似的浅淡发色,身材单薄,一脸满不在乎的神色。坐在他旁边的男生的头发却硬邦邦的似乎在炸毛,很认真地盯着在自我介绍的贺天。

所谓的任务,完成就是了。

这是贺天一贯的想法,也是他一贯的做法。老师让他自己选座位时,他装作很感兴趣的四处看了看,然后指着见一前面的那个空位。

“那我就坐这里好了。”


考完期末就光顾着浪....差点把这篇忘了

前话链接:

(一)(二)http://ttp://xierweisylvie.lofter.com/post/1e7ac067_d693c5e

(三)http://xierweisylvie.lofter.com/post/1e7ac067_d6a2ef7

(四)http://xierweisylvie.lofter.com/post/1e7ac067_d6c99a3

设定是人鬼OTZ之前某个大大的点梗,关于我的私设....似乎只能自行避雷了嗯……

  28
评论
热度(28)

© 西和橘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