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和橘夏

年更不写手 本质是鸽子

 

【贺红】冰雪奇缘 (一)

*贺红双方大学生设定

*圣诞贺+新年贺,大概要分三四节发,不小心写长了一点三四节发完这句作废,按计划(flag)会在新年夜前更完这个flag也倒了我个大垃圾


[一]


莫关山从打工的奶茶店出来时,华灯初上,夜色温柔。城市的天空上厚厚地翳着一层浓云,空气里弥漫着冰冷的泥土味,似是落雪的前兆。

 

十二月初。

 

大学城旁,从来不缺小吃街,更不缺牵手笑闹的学生情侣,此时北风侵肌,气温早已降到冰点以下,但这些年轻人却丝毫未受酷寒影响,反倒是将这料峭冷意当做了亲近的正当理由,一对对旁若无人地腻在一起,一张张被寒风吹红的脸上都带着几分微醺的甜蜜意味。

 

冬天,或许是个谈恋爱的好季节。

 

莫关山揉了揉酸痛的脖子,侧过头去,正好看到隔壁甜品店门上挂着的装饰品。

 

进入十二月,天快速冷了下来,连带着甜品店的装饰都变成了冰雪主题,落地的透明橱窗上错落地贴着几片雪花,映着暖黄的灯光,不显冰冷,倒透出无穷的暖意,莫关山心底微微一动,连带着揣在口袋中的手指也轻轻弹动了一下,冻僵的指尖触到了口袋里叠着的几张现金——那是奶茶店老板今天刚发的节日福利。

 

临下班前,那略微有些发福的中年男子将钱递给自己,脸上还带着暖融融的笑意:“小莫,这学期干得不错,你们接近考试时间紧张,我理解,那就依你说的,等考试结束后再过来吧。叔想着这月末就是圣诞,没过多久又到新年了,给你发点奖金,买点好吃的,大冷天的,不能再瘦了。”

 

莫关山道了声谢,接过钱却在原地迟疑了片刻。

 

这到期末之前确实是来不了了,挣不到打工的钱,这额外的“奖金”倒成了补贴,精打细算地花是没问题,挥霍却不行。 

 

然而此时——莫关山望着甜品店晶亮橱窗中一块价格32元的巧克力千层,心里却陷入了纠结。

 

寒冬夜晚的一块甜品,算不算挥霍?

 

红发青年的眉间皱出几条浅浅的沟壑,年轻的面容因这严肃的神情透出几分凌厉,在暖光中竟似霜刃出鞘,气质甚是逼人。几个结伴出行的年轻女孩从他身边经过,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而莫关山仍是侧着头,目光聚焦在一小块巧克力蛋糕上,丝毫没意识到那些炽热的目光。

 

“冬日特惠,情侣套餐上市,全场甜品第二份半价!”推销员的声音适时响起:“买两份还额外赠送热可可,欢迎选购!”

 

第二份半价,还送热可可,听起来倒是实惠,可第二份给谁吃?莫关山皱着眉思考了片刻,脑子里却只有寸头室友那张傻气冲天的脸,那小子,怎么看也不会是欣赏美食的料,让他糟蹋食物还不如不买,正好省点钱,攒够了再往家里寄一笔,也让老妈吃点好的。

 

至于那点吃甜品的欲望,就用地下超市卖的廉价巧克力勉强平息一下得了。

 

他自嘲似的挑挑嘴角,小幅度地摇了摇头。

 

既是如此决定,甜品店放着的法语小调听起来便有些闹心了。莫关山随手塞上耳机,嘈杂的摇滚乐随即盖过了轻盈愉悦的调子,他拉了拉衣领,迈步准备离开,谁料刚走出半步,便被人轻轻扯了一把衣角。

 

“莫……莫学长。”

 

没塞紧的耳机轻易地被蹭落,甜品店外放的旋律又灌了满耳。莫关山有些讶异地回过头,只见一个娇小的女孩拽着自己的衣角,她对上莫关山的目光,微微一缩脖子,嗫嚅了片刻,才低低道:“我……之前约你今晚吃饭,学长你当时说,今晚有事?”

 

“你是……?”

 

莫关山微微一愣,被冷风冻住的大脑停摆了片刻,才终于想到,这是同系的一个学妹,这周发微信邀请他一起吃晚饭,被他找借口拒绝了。

 

女孩眸子微微闪着光,粉红的面颊上挂着羞涩的笑意。莫关山心里一咯噔:自己当初是怎么扯的来着?啊,对了,说是已经有约,要见老同学……

 

女孩见他表情不对,面上神色忽然亮了亮:“学长现在……是不是有空了?是不是计划有变?如果现在还没吃晚饭的话,我知道学校附近一家很好吃的店……”

 

女孩像是看到了希望,相当顺畅地发出了邀请,莫关山心里大呼不妙,眼看着那双纤细嫩白的手要抓上自己的衣袖,他猛一回头,正好看见一个黑衣青年从甜品店推门走出来,便病急乱投医地后退一步,在女孩碰到自己之前抓住了那人的衣袖。

 

那青年本在低头刷手机,忽然被人抓住,微微一愣,还未待他有下一步反应,莫关山便幅度夸张地对他挤了挤眼睛。

 

黑衣青年:“……”

 

“不是,我计划没变,”莫关山没松开他,略显匆忙地转回了头,对女孩勉强笑道:“我刚才站在这儿是在等他。”为了使效果更逼真,他心里一横,恶狠狠瞪一眼那青年:“说好了七点到,你看一眼现在几点?老子在这儿等了半天,快冻死了都。”

 

临时被抓作群演的青年皱了皱眉头:“……”

 

莫关山硬着头皮瞪视他道:“行了,今天我心情好,先不收拾你,下次你要还是敢迟到就给我等着……”

 

莫关山一边说一边心虚,没注意到自己的目光带了点躲闪,那句威胁的尾音也微微颤了颤。

 

“啊……这样,”好在那女孩明显比莫关山更慌乱,她见莫关山的“老同学”到了场,先前鼓起的勇气顿时就散了,她急急地一点头:“抱歉抱歉,打扰莫学长了,那等哪天学长有空了再说吧。”

 

莫关山外强中干微笑道:“嗯,你……一个人的话路上小心,别玩太晚,早点回学校。”

 

“好。”女孩听到他的嘱咐,面上泛起一层薄红。她道了一声学长再见,冲两人微微一点头,便转身匆匆跑开了。

 

“……呼,终于走了。”

 

直到女孩的身影消失在街角,莫关山才松了一口气,僵硬的肩膀忽的一垮:“吓我一跳……”

 

“怎么,还能被女孩子吓到?”

 

低沉的嗓音在耳畔响起,莫关山一惊,这才意识到,自己仍牢牢抓着那陌生黑衣青年的袖子没放开。

 

“哦,这次又被我吓到了?”

 

黑衣青年饶有兴趣地挑了挑眉毛,稳稳地迈下最后一级台阶,和莫关山站在了同一个平面上。莫关山讪讪地松开他,这才注意到,那人比自己还高了半头有余,他背光站着,狭长的眉眼无端透出几分阴鸷,而此时那线条锋利的眼角是带笑的,似乎还盛了些许揶揄。

 

见莫关山松开了自己,青年反客为主,松垮垮攥住了莫关山的腕子,微笑道:“学长,帮你演了场戏,不知我有没有报酬?”

 

莫关山被他气场压制,心中一阵不自在,他用力一挥手挣开了青年的钳制:“实在不好意思,刚才……冒犯了,我道歉。”

 

“如果道歉有用,那还要警察做什么。”

 

谁料男子并不买账,只是笑着抛出了一句古早的偶像剧台词,他在莫关山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微微挑了挑嘴角,凑近了一点,眼睛里写满了玩味。

 

“我演出费可比较贵,这位莫学长还不如想想,要怎样付我报酬?”

 

 

.

 

 

十分钟后。

 

巧克力千层和热可可散发着诱人的香气,甜品店里音量适宜的乐声轻盈地流淌着,一切都看起来无比怡人,可莫关山的心情并未因这境况好转些许,相反,他看着对面神态轻松的青年,心里莫名有点窝火。

店里开了暖风,两人脱下外套,莫关山这才看到那青年里面穿的是一件白色毛衣,温和无害的象牙白将他身上狠厉的气质冲淡了些许。那人端起杯子,抿了一口热饮,对自己笑了一笑:“莫学长,你不吃吗?”

 

“吃,不吃难道浪费钱吗,”莫关山知道是自己理亏,却因着即将破费的肉疼,仍是禁不住要出言讽刺:“两个大男人坐在这里吃情侣套餐,呵。”

 

青年弯弯嘴角:“情侣套餐不过是个噱头,透过现象看本质不过是打折促销,你还在意这些?”

 

“谁他妈介意……”莫关山低低嘀咕一声,决定不再和着古怪的家伙再废话,伸手叉了一小块蛋糕。巧克力香甜浓郁的味道在味蕾上蔓延开来,他忍不住眯了眯眼睛,陶醉地咕哝道:“唔,好吃。”

 

青年笑了笑,又喝了口热可可,没说话。

 

他方才在店里停留了一会儿,正坐在橱窗边的卡座上,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的时候便看到了莫关山。那红发青年死死皱着眉头,苦大仇深地盯着一块巧克力千层,不知在想什么。要碰上心理敏感的店员,怕是得以为他有什么不满,蓄势要砸场子。·

 

而偏偏是那双眼睛里的一点锋芒,勾人得很。

 

“还说我,你怎么不吃?”莫关山塞了满嘴的甜品,话说得含含糊糊:“你要是敢浪费,我非得好好收拾你不可。”

 

“谁收拾谁可不一定,”青年端着马克杯,语气轻松道:“我跆拳道黑带。”

 

莫关山:“……”

 

那青年的逗弄欲似是得到了莫大的满足:“逗你的,我立过戒,从来不打比我弱的人。”

 

莫关山:“……”

 

行,我打不过你,你说得都对。

 

“认识一下吧,”那人眯起眼睛,带着点邪气的神情莫名让人联想到狐狸:“我叫贺天。”

 

“刘刚。”莫关山不欲与他多说,随便扯了一个烂大街的名字,随即把头低了下去——他极不擅长说谎,要是被那人看到自己古怪的表情,怕是要穿帮。

 

“哦,是吗?”却听那人玩味道:“可是学长,我怎么记得……你姓莫呢?”

 

!?

 

莫关山心里一惊,这才想起来,刚才那女孩叫过自己“莫学长”,自己的真实姓氏早被那家伙听了去。他嘴角抽了抽,乱成一锅粥的大脑彻底当机。

 

“再给你个机会,重新说,”那贺天好整以暇地整了整毛衣袖子:“再不说实话,我可能会破戒。”

 

“……”莫关山仍不死心,埋头轻声道:“莫刚?”

 

他实在是不擅长撒谎,这次扯得自己都不相信,尾音一不小心就微微扬了上去,显得半分底气也无,倒像是对自己的反问和讽刺。果不其然,话音落下,他便觉得脚在桌下被人踩住了。抬起头来,见那贺天笑得极其危险:“我说过了,实话。”

 

“靠,”莫关山败下阵来:“老子叫莫关山,行了,你脚松开,鞋踩脏了你给我刷,滚滚滚滚滚……”

 

他骂了一串“滚”,引得身边食客纷纷侧目,贺天这才收了大猪蹄子,心满意足道:“这就对了。”

 

“你他妈……”莫关山脸上一阵泛红,察觉到周围人都在打量自己,他连忙将脑袋垂了下去,片刻,那颗红脑袋拱了拱,贺天听到他压抑的嗓音低低传来:“靠,这阴沉的孙子。”

 

贺天知他是在骂自己,心下好笑:“你说什么孙子呢?”

 

莫关山咬牙切齿:“没什么,我是忽然想这学期的选修课,老师让我们读《孙子兵法》……”

 

瞎扯的本事倒还有一点,意外的挺能屈能伸。

 

贺天端起杯子喝一口热饮,心情忽然变得很好:“你骂我也没用,是你撞到我这里来的,可怪不得我。”

 

“是,”莫关山满腔怒火无处发泄,只能愤恨地戳着那块巧克力千层蛋糕,假装那是贺天的脑袋:“你快别说话了,小心呛死。”

 

“没事,呛不着,”贺天笑笑,不知为何,这一笑把方才萦绕在他身边那颇具压迫性的气场去掉了不少:“倒是你,再这样戳下去,你的蛋糕还吃不吃了。”

 

“……”莫关山这才注意到,好好的一块蛋糕早已被他残害成了一堆碎渣。

 

“莫学长,现在是你在浪费了吧,”贺天喟叹一声,微微倾身,把自己没动过的巧克力蛋糕推到了莫关山面前,又把莫关山饱受戕害的那盘拉到自己这边:“你这吃相,也难怪不敢和喜欢你的女孩子一起出门吃饭。”

 

“……”莫关山瞪他:“谁说我不敢,我只是……”

 

话说一半,生生顿住。莫关山张了张口,忽然意识到自己差点被第一次见面的人带着说出过界的内容,脸色瞬时变得十分难看。

 

“只是什么?”贺天像是没注意到他的失态,仍是漫不经心地笑着:“学长,我现在倒是要怀疑了,你……怕不是我的学长,而是我的学弟吧?”

 

没有在意莫关山黑得能吃人的脸色,贺天不紧不慢地喝完最后一口热可可,起身披上外套:“和你一起吃甜点很开心,很高兴认识你,学弟。”

 

“谁他妈是你学弟……”抱怨说到一半,又被那人轻声打断,莫关山狠狠咬着银制的叉子,看那名为贺天的青年微微弯下腰来,那双深邃的眉眼里满是戏谑的光芒。

 

“不,感谢招待,小莫仔。”

 

留下这句话,青年迈开长腿,迤迤然离去,黑色的大衣掠过桌角,翻起一缕与甜品店香甜气息不同的凛冽味道,与那香味一同飘过的还有一句带着笑意的告别:“再见。”

 

莫关山低低骂了一句:“靠,谁要和你再见……”

 

后面这句话,男人大概是没有听见了。悦耳的铃铛声从甜品店门口传来,那人已推门走入了寒风中,那抹黑色的背影在人群中仍是格外挺拔惹眼。

 

自己这是招惹上了什么人。

 

莫关山瞪一眼贺天的背影,恶狠狠解决掉了面前的甜品。不知是不是怒火波及了味蕾,最后这几口他连味道都没尝出来。他举手招来服务生,掏出手机准备付款,谁知那服务生对他眯着眼睛笑了笑,温温柔柔道:“先生,您的款已经付过了。”

 

莫关山一愣:“什么,结过了……”

 

“是,之前那位先生来的时候就付过了,”服务员又递来一把零钱,一张单子:“甜点第二份半价,您消费48元,实付100元,找零52元,您收好。”

 

“……”

 

莫关山默默地接过单子,暗自腹诽,这贺天是不是脑子有点问题,要求自己请他,却提前付了款,付款还非用100元的整钞,找零还留给自己,是钱多烧的吗。

 

“啊,您大概不知道,”服务员似是从他复杂的神色中读出了什么,笑着弯下腰来:“这次的冬日‘冰雪奇缘’主题情侣套餐有抽奖活动的,凡是用100元整钞支付的情侣都有参与抽奖的资格,活动规则是,情侣两人中一方付款,找零留给另一方——因为找零正好是52.0元,谐音‘我爱你’,寓意很好。”

 

“什么?”莫关山如受雷劈,僵在了当场。

 

“就是这样,他没有和你说吗?”服务员是个苹果脸的姑娘,此时脸上正挂着诡异的姨母笑:“这次抽奖结果会在新年夜公布,届时我们会联系您。刚才付款的那位先生没有留联系方式,麻烦您留一下吧。”

 

“……”

 

她似乎误会了不得了的事情。

 

莫关山的指骨“咔擦”响了一声。


tbc



好久不见……

大家圣诞快乐,天气凉了注意保暖



  68 9
评论(9)
热度(68)

© 西和橘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