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和橘夏

年更不写手 本质是鸽子

 

【贺红】男朋友沉迷galgame怎么办

      假期放飞自我,无脑恋爱日常。

-----------------------------------------------------------

  期中将近,市一高空气里都是紧张的味道。

  莫关山近来在贺天的辅导下成绩有所提升,反而一点都不紧张,自习课上刷完一张数学卷子,对了答案便随手一扔,重新拿起刚才正在看的galgame攻略,细细研究起来。

  要是放在之前,一向自诩现充的莫先生是一定允许自己沉溺这种虚拟的,可是自从和贺天确定了关系,莫关山心里总有点不爽,莫名觉得自己的人生有了点缺憾。细细想想,他的恋爱谈得还算顺风顺水,没什么不如意,总不能是因为生活中没妹子空虚了吧。

  正好寸头和几个男生在教室后面大谈特谈新出的galgame,莫关山之前向来对这种游戏嗤之以鼻,这会儿却也动了用游戏过过瘾的念头,摸摸鼻子鬼鬼祟祟蹭过去,老脸上带着一点可疑的红晕:“那啥,有资源也发我一份呗。”

  不玩不知道,一玩上瘾了。

  莫关山心想,老子果然被贺天耽误的调情好手,说不准还是个天才。凡是他想要攻略的妹子,没有一个出过幺蛾子的,全被他吃得死死的。莫关山心满意足,每天晚上被贺天监督着写完作业,就偷偷摸摸把游戏拿出来玩,一不小心就玩到凌晨。

  这些虚拟人物实在太适合他发泄无处安放的大男子主义气概了。

  时间一久,莫关山的眼睛周围就有了黑眼圈,被人揍了似的。

  周五,俩人照常抱着饭盒到天台上吃午饭,莫关山一边打哈欠一边嚼三明治,包装纸都吃到嘴里几回。贺天再迟钝也察觉到了他的精神不振,问他怎么回事,莫关山不在乎地撇撇嘴:“打游戏,打得有点晚了。”

  贺天揉一把他的红脑袋:“快期中了,还是别玩那么凶,我这个家教还要给你妈妈交差的,要是你跟我在一块儿成绩更差了,以后我可就没理由正大光明进你家的门了。”

  莫关山心说那岂不是更好,敷衍道:“知道了,我不晚睡了还不行吗。”

  贺天不冷不热笑笑:“你发誓?”

  莫关山打开他的手,不耐烦晃晃脑袋:“行行行,我发誓,我发誓,早睡早起,规律作息,行了吧,老大?”

  贺天又伸手揉他的脑袋,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不行,我不是老大,我是你男朋友。”

  “男朋友个鸡……唔……”

  微凉的手抚过莫关山头顶的发旋,刻意流连了一阵,而后压上他的后脑。莫关山来不及反应,瞪大了眼睛看贺天离自己越来越近,一句脏话还没说完便被堵在了嘴里。他气息乱了一拍,微微挣动了一下,随即被贺天按住,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听到贺天鼻子里发出一声轻笑,小钩子似的,撩人得很。

  血气方刚的年纪,一旦亲上还分得出谁主动被动,唇舌被贺天勾了一下,莫关山反抗心理登时窜了出来,三明治一丢,伸手压住贺天的脑袋,两眼一闭,专心致志和贺天打起了攻防战。

  他们两人本就不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模式,平时贺天武力值太高,莫关山总是战略性认怂,到了这种时候反而谁都不让着谁,接个吻不像缠绵,倒像是短兵相接拼白刃。

  可偏偏就是这样他两人才能得趣。

  贺天睁眼看莫关山。

  莫关山发色本就浅,阳光下他睫毛的颜色更像是泛着红的浅棕。这会儿他吻得专心,眉头蹙着,睫毛也有点颤,

  这莫名显出点脆弱的神情看得贺天心头火起,恨不得当场把这人压着收拾了。火气一上来,力气上也不再让着他了,直接把莫关山亲了个气息不稳,那两只之前压着贺天脑袋的手也软了,松垮垮掉下来,挂在贺天的肩膀上。

  “靠。”最终被贺天放开的时候,莫关山呼吸都是乱的,靠在他身上缓了半天。

  “你逞什么强,”贺天语气带笑,又凑过来,伸出舌头,轻而快地在莫关山嘴角舔了一下。

  “我操,”莫关山不顾自己还浑身发软,一把推开他:“你他妈干什么,恶不恶心。”

  却见贺天笑眯眯像个狐狸,明显心满意足:“吃饭要专心,小莫仔,三明治的残渣都粘在嘴角上了。”

  “你要不要脸!”莫关山面颊一热,再次意识到和贺天比脸皮是没有意义的。

  俩人正闹,午休结束的铃声响了。

  莫关山心心念念惦记着自己的游戏攻略,准备下午第一节音乐课全程摸鱼研究撩妹,回教室的步子也多少显得有些急切。

  贺天再次意识到了他家小莫仔的不对劲。

  莫关山绝对不算一个热爱学习的好学生,平时午休结束,那双脚磨磨蹭蹭的仿佛恨不得这辈子都走不到教室,今天却走得飞快。

  于是他一个闪身,躲到了莫关山他们班教室门后,从探视窗里面盯着他家小莫仔坐下去,整理整理杂乱的桌子,而后从桌斗里掏出一本薄薄的小册子。

  贺天视力极好,一眼就看到上面各型各款的大胸或是平胸妹子,还有旁边花花绿绿的标题:“xxx线攻略方法”。

  贺天:……

  合着他玩得上瘾的游戏是galgame。

  贺天不怕迟到,在莫关山教室后门站了半天,看着自己的男朋友对着纸片妹子两眼放光,心里有些好笑,又咂摸咂摸,觉出点一言难尽的滋味。

  放着好好的男朋友不撩,反而去玩这种游戏自我发泄,这算什么事儿。

  ×

  周六上午,莫关山正专心致志会周公,忽然被一阵铃声吵醒了。

  听筒里传来的声音很是神清气爽:“小莫仔,开门。”

  莫关山前一天晚上打游戏打到凌晨三点,这会儿正睡得迷迷糊糊,被手机铃声吵醒,脾气大得很,倒也忘了他把其他人来电都设置成了静音,能用电话吵醒他的只有贺天,对着听筒就是一阵中气十足的骂:“老子正睡觉你打什么打……”骂完把电话顺手扔到床头柜上,继续蒙头大睡。

  结果没等他看清周公爷爷慈祥的面容就愣生生被砸醒了。

  还有完没完。莫关山怒了,拼命睁开仿佛被502黏住的眼皮,结果一睁眼就看到贺天的脸,命都吓掉了半条。

  贺天惯常的一身黑,站在床边好整以暇地挑挑眉,戏谑道:“莫大爷,起床气挺大呀,哟,这黑眼圈,昨晚几点睡的?”

  莫关山:“……”  

  贺天像是没看见莫关山欲言又止的表情。他双手插袋环视了一圈,目光最终停留在被扔在地板中间的galgame的盒子和攻略上,不动了。

  莫关山冷汗都下来了。

  莫关山:“那啥,打个商量,我想留个全尸。”

  贺天侧过头,眯起狭长的眼睛冲他笑笑,那眼神看得莫关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正是初中年代,两个人刚认识不久那会儿,每次贺天要出手修理他时的眼神。

  玩儿完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还没等莫关山想出什么合适的说辞,莫母推门就进来了:“哎,小贺,你把他叫起来了啊。这孩子,一点都不知道自觉,昨天半夜了屋里动静还可大,这不是都快考试了吗?他听你话,你好好说说他。”

  ……

  莫关山默默扶额,这下可好,连借口都没了。

  莫母说着,放下盛着早餐的托盘,在围裙上擦擦手:“我今天还得和隔壁的阿姨一起出去一趟,你们两个在家好好复习,小贺,关山就拜托你了。”

  贺天点点头,一副很可信的样子:“阿姨放心。”

  放心你大爷。

  莫关山心里无声地哀嚎,妈,你晚上回来,这个世界就没有我了。

  ×

  贺天看着面色阴沉,倒像是没有真生气。莫母离开后,他只是淡淡说了句“起床吧”,便收拾起莫关山的桌子来。莫关山洗完脸刷完牙心虚地回来,便看到贺天已经把自己扔得到处都是的卷子拢齐了,桌子上腾出了一块地方,放着莫母端来的两碗牛奶麦片,以及贺天带来的两块三明治。

  原来他也不完全是一个生活残废。

  刚才莫关山就是被这两块三明治砸醒的。

  这家三明治很有名,每天门口都排很长的队,绝对不算好买。贺天家在市中心,莫关山家在城北,来一趟起码得四十分钟,再加上买三明治的时间……莫关山没进屋,就站在门口低头看了眼手表。

  现在才不过八点半,天知道贺天是几点起的床。

  这人看着凶得很,其实总是很细心,平时看着总是欺负自己,其实真算起来保护自己的时候更多些。

  莫关山抠着门框上一点木屑,心里很不是滋味,终于想明白了自己心里那点龃龉是从何而来的。

  两个人之中,照顾人的总是贺天,起主导作用的也是贺天。莫关山回忆了一下两个人从相识到告白再到现在的整个过程,不禁觉得自己这个男朋友当得很不称职。

  “咳,”他清了清嗓子,推门进来:“我好了。”

  没料到贺天回头,冲他甜甜地微笑了一下。

  没错,甜甜地。

  眼睛弯起来,嘴角翘起来,恰到好处地露出几颗白牙,表情里没有一点棱角。

  ……

  莫关山倒退两步,一瞬间有点想要抬手打自己一巴掌。

  这太他妈OOC了,老子怕不是还没睡醒。

  贺天像是没看到莫关山的反应,继续在放飞自我的大路上大步前行,端起一碗麦片牛奶,压出一个堪称软糯的声线:“关山,吃早餐了。”

  ……

  关山是谁!!你是谁!!

  莫关山几乎忍不住内心的惊涛骇浪,两只手背在身后狠狠掐了自己好几把,疼得一个激灵接着一个激灵,紧接着确定了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梦。

  莫关山挂着僵硬的微笑向前走了两步,才发现自己同手同脚了。

  贺天到底没忍住,侧过头去,轻轻笑了一声:“噗。”

  莫关山人生里头一次觉得,早饭也能吃出魔幻现实主义色彩。

  在他喝牛奶嚼三明治的过程中,坐在对面的贺天始终目光灼灼地盯着他看,平时暗暗的黑眸此时像点着两簇小火苗,瞳仁都闪着光。

  莫关山被他盯得受不了,低着头一阵猛嚼。贺天却依旧乐在其中的样子,一边吃饭一边盯着自己的莫关山看,仿佛他男朋友的美貌能下饭。

  好不容易把早饭吃完。

  莫关山感觉自己已经疯得差不多了。起身准备收拾碗筷,谁知又被贺天按住了。那平时好逸恶劳的家伙抬起头,一副诚恳的样子:“这种事情我来做吧,关山你歇着就好。”

  我怕你把碗都打碎!!!

  莫关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在内心大声地呼喊,你哪怕打我一顿呢,这他妈是哪根筋搭错了!

  莫关山到底没让贺天动手去洗碗。莫关山站在水槽边眼神发直,两个碗刷了三遍,就是想不通贺天出了什么问题。

  正准备把那两个白得发光的碗放在水下洗第四遍,忽然被人从背后抱住了。

  贺天不知什么时候从屋子里蹭了出来,这会儿正站在莫关山身后,两条胳膊虚虚地环着他的腰,下巴就搁在他的肩膀上,语气里竟然有点撒娇的意味:“这碗早就洗干净了,我们去做题吧。”

  莫关山脊背一僵。

  只听贺天继续说下去:“我在屋子里等了好长时间,你一直不来,我就只好来看看你。”

  这台词听着有点耳熟。

  莫关山转过头去,定定地看了一会儿贺天,后者还是OOC地盯着他看,两只黑眸子一闪一闪的。

  ×

  闹归闹,做题的时候,两个人还是挺认真的。

  莫关山上初中的时候心思完全不在学习上,甚至动过辍学的念头,最终被贺天拖拽着上了高中,才意识到成绩太难看也不行。想让父亲那案子沉冤昭雪,有钱是不够的,学必须要上。

  更何况学历再高些,挣钱也自然容易些。

  好在莫关山虽然基础差,脑子却不笨,下决心好好学之后,在贺天的帮助下成绩还提升得挺快。

  两个人对坐着写物理卷子。题比较难,莫关山做得有些心浮气躁,笔尖在草稿纸上唰唰唰划着,就是圈不出正确答案。

  贺天动笔写完最后一题,抬头看莫关山还没做完,也不做声,低头继续验算起来。

  莫关山终于把题做完的时候,贺天已经又把选择题检查了一遍。

  莫关山转转脖子,伸了个懒腰:“你选的这什么卷子,真难。”

  贺天一手撑着下巴,眯着眼睛冲他笑:“这是这套模拟题里最难的一张卷子,”顿了顿:“可以这样做下来,关山你真的是很了不起呢。”

  ……

  莫关山打了一半的哈欠被他憋回去了,伸出去的两条胳膊也没收回来。

  我说怎么听着这么耳熟,这他妈不是绿子的台词吗?

  贺天看莫关山忽然僵住,终于憋不住,倒在地板上毫无男神包袱地大笑起来。

  ×

  事情还要说回周五下午。

  寸头放学之后被他家老大的男朋友截住了,那个校霸似的贺天把他堵在校门口的时候,寸头就差抱着大腿哭喊两声我没钱求你放过我了。谁知贺天态度倒是很和蔼,问了好之后便开始聊天,话题绕着地球跑了一圈,聊得寸头摸不着头脑。

  说着说着,不知怎么说到了游戏,又说到了galgame。

  寸头这年龄的男生,说起自己这方面的兴趣多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毕竟他们两个人不算熟,这位还是学校最受姑娘欢迎的大帅比。寸头急着回家继续玩游戏,又万万不敢得罪了眼前这一位,脑筋转了转,想到了把莫关山搬出来当救兵。

  当即换了个八卦的语气:“哎,贺哥,你知不知道我莫哥也玩这个游戏。”

  贺天眯起了眼睛,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哦?”

  寸头一看有戏,本来就不算紧的嘴立马变成了棉裤腰:“哎,他最近一直在玩刚出的那个xxx呢,莫哥一直说他最喜欢里面那个……叫什么来着,绿子,对,绿子!莫哥就特别喜欢这个姑娘,一直想攻略这条线呢!”

  贺天套到了点有用信息,和蔼地点点头。

  放走寸头之后,贺天脚步一拐,也去了校门旁边的盗版碟片店。周五一晚上把绿子线打通,坐在床上直想笑。

  这个绿子性格温和,说话也温柔,两只紫罗兰色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是个完美到没什么个性的姑娘。

  贺天把莫关山喜欢的人物性格揣测了无数遍,怎么也没想到他们家小莫仔的口味这么正经,又这么钢铁直男。

  笑完了,一向自信的贺天心里还是犯了点嘀咕,要是莫关山喜欢这一型的,那自己和这姑娘的区别着实是挺大,倒是委屈他了。

  周六早上,贺天还想着这事儿,近乎是带着点儿罪恶感地早起去拍了三明治的队,结果一到莫关山家就撞上那小子睡懒觉,还顺带发现了他前一天熬夜打游戏。

  贺天的玩心忽然就上来了。

  没等他自己想好要怎么报复,绿子的台词就自然而然窜到嘴边了。贺天被自己惊了一下,随即觉得也好:你不是喜欢这个类型的姑娘吗,那我要是也表现成这个样子,你会是什么反应?

  贺天没怎么考虑就踏上了毁人设的道路,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有点吃这个虚拟形象的醋,也没有意识到自己这种行为简直像不成熟的小学生。

  也罢,他对上莫关山,确实是不正经的时候比较多。

  ×

  “操,贺天!”莫关山弄明白怎么回事儿之后,老脸涨得通红,卷子一丢便扑上去,和他扭打成一团。

  确定关系之前,两个人经常打架,而且都抱着要把对方打伤的目标和决心,下手都很重;确定关系之后,两个人又太久没打过架,一边想给对方点颜色看看,一边又唯恐真把对方弄疼了,是以两人畏手畏脚的,打得都很憋屈。

  “逗我好玩是吧,你他妈去逼问我朋友,这算侵犯我个人隐私好不好……”莫关山骑在贺天身上,胳膊肘抵着他的喉咙,一句话没说完便被贺天掀下来,又被压在了身下。

  贺天的头发有点乱,几缕黑发粘在额头上,眼神像是带着钩:“那你自己呢,是谁说要早睡早起的?为了别的姑娘骗我,嗯?”

  “那是什么姑娘,就他妈一个虚拟人物……”莫关山在他身下挣扎,额头都汗湿了:“要不是你……”

  “嗯?”贺天的力气短暂地松了一下,莫关山瞅准了机会,一挺身坐起来,重新占据主动地位。

  这次贺天不动弹了,就躺在地板上,轻轻喘了口气:“要不是我……就怎么样?”

  莫关山没搞明白贺天怎么忽然熄了火:“嗯?”

  贺天亮了一早上的大眼睛终于不闪了,他勾起嘴角笑了笑:“要不是我,你会找一个像绿子一样的姑娘,对吗?”

  莫关山:“……”

  这话怎么听怎么不对。

  莫关山收了劲儿。贺天坐起身来,换了个正经的神色。

  “我平时,是不是给了你太多压力?”

  他贺天再怎么自信再怎么游刃有余,到了莫关山这儿基本都得打个对折,恋爱使人愚蠢,关心则乱,这话倒是真的。

  莫关山还没听明白:“……啊?”

  贺天伸手擦莫关山额角的汗,言简意赅:“galgame受众主体是异性恋男士。”

  莫关山:“……”

  ×

  谁没幻想过将来能抱着个软妹子,看她双眼发亮地跟自己叽叽喳喳讲一天的鸡毛蒜皮,再抱着自己的胳膊蹭一蹭,偶尔再给自己两句夸赞这样的事情呢?这种能最大程度激发男人的保护欲的事情,曾经也让莫关山想一想就热血难抑。

  可这也只停留在“曾经”了,现在说到恋人,除了贺天之外,莫关山根本想不到其他选择。

  莫关山之前算得上是个大男子主义的人,可贺天偏偏也是个强势的家伙,两个人撞到一块儿,莫关山成了被照顾的一方,虽说安心得很,但很多时候都觉得很没成就感。

  好像这段关系里的每一步都是贺天主动迈出去的。

  要真说为什么玩这个游戏,也无非是他莫关山过剩的保护欲和男性本能无处发泄罢了,因为贺天这人,浑身上下简直没有一丝破绽,除了性格有些顽劣,其他方面完美得过了头。

  莫关山张了几次嘴,愣是没说出话来。

  原来贺天这人,也会因为两人之间的事情不安,虽然他表现得像是在兴师问罪。

  太难得了。

  莫关山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幻听了,他一边想要退缩,一边听到一个声音在他耳边高叫:“这是你主动迈出一步的好机会啊!你要是不抓住,和以前有什么区别?”

  算了,老子豁出去了。

  莫关山眼睛一闭,硬着头皮钳住贺天的肩膀,对着那张嘴吻了上去。

  他太过紧张,没能控制好力度,这一下与其说是亲吻,不如说是结结实实撞了贺天一下。

  “靠,”莫关山吃痛地揉揉自己的嘴唇,眼角都快疼出眼泪了却还是坚持不懈地说下去:“那你就……偶尔也让老子……做点什么啊。”

  贺天没防备,门牙险些被磕掉,这会儿也眼皱着眉头揉着嘴:“你说什么?”

  “我说,”莫关山一张老脸到底还是涨得通红:“和你在一块儿……太没成就感了。”

  贺天那边没了声。

  “你告白,你补课,你一天到晚把老子逗得乱转……连带早餐这种事情都是你来做,全他妈是你做的,每一步都是你迈的,我像是在坐享其成。”

  坦诚要花好大的力气,莫关山说完,感觉自己脸上已经能摊煎饼:“还不都是被你憋的,你起码让我做点啥……比如,下周我带早餐之类的……”

  莫关山一边说一边偷偷瞟着贺天的反应,意外地发现对方听得很认真。还没来得及收回视线,便和贺天抬起来的眼睛撞上了。

  贺天认认真真看着他,轻声道:“好的,我知道了。”

  ×

  正如狂风总起于青萍之末,每段关系里面大的裂痕,也往往是从小的分歧开始的。贺天摩挲着莫关山的脸颊,忽然觉得自己这次莫名其妙的吃味吃得很是时候。

  他不是不知道在一段关系中付出需要对等,但是事情到了莫关山这里,他只剩下满心的“宠着对方”的冲动,哪还记得付出了多少这种细枝末节,却没想到这成了莫关山心里的小疙瘩。

  可能是因为莫关山的存在对他而言本身已经是个天大的馈赠,让他觉得,这个人在自己身边,哪怕什么都不做,都已经足够了。

  可这是不行的,他是男人,他了解男人,这样对莫关山而言并不公平。

  贺天揉揉莫关山的头发:“你就因为这个玩galgame?”

  莫关山该说的话说完了,这会儿正懊恼自己是不是说得太直白,脖子一梗,拒不认帐:“其实也不是,主要是我觉得自己还是应该为广大妹子献身的……”

  话没说完,被贺天打断。贺天笑笑地看着他:“可是我还等着你撩我呢。”

  莫关山的心狂跳一下。

  贺天抓住莫关山的手,终于回归正常状态,眼神带着点玩味:“你能做的事很多,比如你男朋友每天辅导你功课很累,他等着你撩他,跟他说句晚安,可是你从来不说。”

  莫关山脸红了。

  “还有,你男朋友总想邀请你到他家去给他做顿饭,可是你也不愿意去。你宁可费心去撩虚拟人物也不管管你可怜的男朋友,你要真的想做什么,就……”

  话没说完,被莫关山堵了嘴,红发小子呼吸急促,皮肤发着烫,像是被逼急了:“这不算!”

  贺天环住他的肩膀一个转身,把他压在身下:“那你说,什么算?”

  他居高临下地用手磨蹭着莫关山的脸:“你觉得算是照顾我的事情,都可以。”

  方才有几句话他没说,这会儿全写在了眼神里。比如莫关山对他而言很重要,比如他从没有看轻莫关山的意思,只是他第一次谈恋爱也不知道怎样对待他生命里唯一的光,再比如他虽然看上去优哉游哉,但他对这段关系是完全认真的,出现问题时他会学着收起自己的锋芒和莫关山一起解决……等等等等。莫关山对上贺天灼灼的目光,第一次意识到,人的眼睛时会说话的。

  他脸上一热,胡乱攥住贺天那只不安分的爪子,另一手挠挠头发又摸摸鼻尖:“那……下周的早饭,我来带。”

  “行。”贺天看着他的反应,还是笑了。他眨眨眼睛,黑色的瞳仁又闪起了诡异的光:“好的,关山?”

  “我操,别再模仿绿子了!!”莫关山忍无可忍,伸手挠他,两人又扭打成一团。

  ×

  周一,贺天空着手进了校门,没走两步,手里被塞进一个纸袋。

  侧头去看,只见莫关山叼着一袋牛奶,脸上带着点可疑的红晕,却做出一副镇定帅气的神情:“喂,你的早餐。”

  可爱得过分了。

  贺天拼命忍住了偷笑的冲动,伸手揽住莫关山的肩膀,顺带揉了一把他乱糟糟的头毛。

  “谢谢啦,我帅气的男朋友。”

  

  fin

 

  475 28
评论(28)
热度(475)

© 西和橘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