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和橘夏

年更不写手 本质是鸽子

 

【橘酥橘】祝老酥中秋快乐

白蘇和江橘夏第一次计划一起出门旅行,是丁酉年的国庆假期。

 

白蘇在旅行这件事上向来喜欢做好万全的准备,一个月前便紧锣密鼓地催促着江橘夏订车票订酒店。尽管两人旅行的目的地就是江橘夏的故乡,一座治安很好、平静的小山城。江橘夏被催得简直恨不得写一封保证书:我保证这次出门会绝对顺利,所有的景区和游玩点我都十分熟悉,闭着眼睛都能带你走出来;火车票和高铁票早都订好了,交通工具这方面绝对不会出差错;我父母都是很爱玩的人,绝对不会问你关于法语学习的任何一个问题……

 

饶是如此,出行前一周,白蘇还是很紧张地在确定旅行细节。江橘夏面上表示烦躁和不屑,心里其实还挺高兴——白蘇在这方面的行为模式很好懂,凡是她上心的事情,她都会有些强迫症似的反复确认,时常还会伴随一些丧气发言:“我好紧张,我要死了。”而江橘夏在出行这方面完全就是个随性而为的主,之前出门自由行连完整的攻略都没做过,向来是想到哪玩到哪。这样两个人要一起出门玩,也不知道会是碰撞还是会互补。

 

出行的前一周,B城降温了。

 

白蘇和江橘夏裹着厚厚的外套,穿过蝗虫般的人群到西校区去上早课,不知是不是错觉,白蘇的声音里带着点瓮声瓮气:“车票没问题吧。”

 

江橘夏想着接下来要上的精读课,心里一阵烦躁,她点点头:“没问题,熬过这一周,咱俩就能出门了。”

 

白蘇叹口气:“这一周快结束吧。”

 

而这一周远没有那么好结束。

 

F大常年打着外语精品教学的招牌,大二对所有人而言都是骤然加压的一年,那一周,满课的白蘇和江橘夏要面临几场小测几场法语pre,此外还有无穷尽的书面作业要完成,在寒风中强撑到星期四,法国艺术史课上,两个人的黑眼圈都掉到了颧骨下面,满脸都是被作业蹂躏的憔悴。

 

白蘇声音里的瓮声瓮气更加明显了:“我好像有点感冒。”

 

江橘夏哑着嗓子:“我还好。”

 

白蘇叹口气:“这一周快结束吧。”

 

这一周终于结束的时候,白蘇感冒了。

 

两个人计划了一月有余的旅行计划不得不全盘泡汤。江橘夏退高铁票的时候心情很是低落,但她也只能自己踏上了返乡的列车。不过——自己好歹是回家休息,还能和父母一起度过团圆节的,白蘇却只能留在B城了。江橘夏遗憾之余,心里还多了几分不忍心,一个人在学校度过漫长的八天,好无聊啊。

 

中秋节那天,江橘夏家乡没出月亮。白蘇感冒基本痊愈,背着相机跑下楼去拍月亮,只是城市中,取景框里的那轮明月总被高楼的阴影挡出几处缺口。两个人隔着几百公里发微信互祝中秋快乐时,语气都带着几分无奈:来年假期,一定不要再感冒了,一起出门旅行这个计划,一定要实现啊。

 

戊戌年夏天。

 

八月中旬,暑假还没结束,江橘夏躺在家里的凉席上翻了个身,忽听手机振动,拿起来一看,是白蘇的信息:“中秋要不要去天津?”

 

天津离B市仅仅半小时不到的车程,倒是短途旅行的好去处。江橘夏想了想,回复道:“好啊,什么时候去?”

 

白蘇那边迟疑了一会儿,回道:“中秋吧。”

 

中秋……江橘夏心里微微一震。

 

又是和去年相似的程序,订车票,找住处,只不过这一次去全然陌生的地点,出行白痴江橘夏彻底成了给白蘇打call的那一位,白蘇不屑地瞥她一眼,哼道:“离了我,你看你还能去哪?”江橘夏抱着她的胳膊傻兮兮地笑:“老蘇真好。”

 

出行的日子越来越近,她一边期待,一边隐隐担着心。

 

白蘇不知道的时候,江橘夏偷偷许了不少小心愿:希望出行之前学习任务不要重到让人发疯,希望B市不要过早地降温,希望两个人都不要感冒,一直到出行前都能保持良好的心情和健康的身体,以及高铁站一定不要太拥挤啊,丢了东西可就不好了……

 

日子在她的期待中流水一样就过去了。

 

中秋假期第一天,两个人顺利上了地铁,江橘夏给妈妈发了一条微信:“我和白蘇出门啦,估计再过一个多小时就到天津了。”妈妈回了一个笑脸:“那祝你们俩这次出行顺利。”

 

出行确乎是很顺利的。

 

虽然南站游人挤成了沙丁鱼罐头,两个出行意志极其坚定的姑娘还是背着沉重的行囊成功跳上了列车,B市的风景在车窗外飞速后退,江橘夏心情霎时开朗,她这才真切地意识到,两个人的出行计划终于实现了。

 

尽管只有半小时的车程,但天津风景与B市完全不同。穿着宽松晨衣的老年人拖着迟缓的步子转过街角,满溢着生活气息的街区很是宁静。白蘇开着手机导航,带着江橘夏穿过几条小巷,抬头看一眼被阳光镀了金边的叶子:“我喜欢这里。”

 

江橘夏笑笑:“我也是。”

 

还有——江橘夏在心里默默想——我还喜欢和你一起旅行。

 

入夜,海河河畔灯火通明,天津之眼在河水尽头缓缓转动,染着夜色的河水映着灯光,照亮了一张张带着欢笑的脸。天边,一轮明月高挂,中秋已近,那莹白的玉盘只剩最后一个小角,便能昭示团圆。

 

两人在清凉的夜风中听尽了笑语欢声、看尽了水光灯影,走到那摩天轮下时,已是夜色深沉。江橘夏挽着白蘇的胳膊,心里满是甜丝丝的安稳。这个仿佛聚集了所有美好的夜晚,她可以记很久很久。

 

中秋节,中秋节。

 

江橘夏在心里默念,这是个团圆的节日。

 

亲人、朋友、喜欢的人……这个节日属于一切互相挂念的人,无论他们是否踩在同一片土地上,是否吹着同样的风、沐浴着同样的月光,仰头看向月亮的那一刻,他们的心必然是想通的。

 

然而能够与挂念的人共度中秋,是何等幸运的事情啊。

 

一年前,那个不算完满的中秋夜又回到江橘夏的脑海里,当时她的祝福写了许多遍,最后却又删掉,最后只发过一句干巴巴的“中秋快乐”,只是觉得一切远隔千里的言语祝福都抵不过当面一个尽在不言中的拥抱,好在去年的揪心与不甘,都在今年化成了满足。

 

江橘夏忽然就有点想送给白蘇一句节日祝福,可是刚拽拽那人的衣角,却见那人回头,眼睛里仿佛盛着满月的光影,对她笑了笑:

 

“嘿,老橘,中秋快乐。”


 @球酥 

  3 4
评论(4)
热度(3)

© 西和橘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