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和橘夏

年更不写手 本质是鸽子

 

【橘酥橘】中二CP吃枣药丸(一)

Chapter1

 

江橘夏记得,那是春天开始不久、夏天还未到来的某个下午,一节沉闷无聊的史纲课。

 

她被下课铃声吵醒,感觉自己的脑袋像是刚刚被放在洗衣机里滚过——疼且灌满了水。揉揉酸痛的眼睛朝前望去,史纲老师显然没有一丝要下课的意思,依旧点着幻灯片激情满满:“这次历史性的会师,标志着XX的正式结束,我方成功地保持了一定的军力……”

 

我方成功地保持了一定的军力玩手机——江橘夏耷拉着脸垂下眼睛,同样的内容从小学听到了大学,还是得继续听。她晃晃脑袋抓起手机,屏幕上映出一张睡傻的脸,脸颊上还有书本压出来的印子。好在今天是星期五,还有最后一节课,回去就能睡觉了。想到这里,那张睡傻的脸上又浮起迷之微笑,江橘夏心情快速多云转晴,她一边点开撸否,一边想,今天晚上吃什么呢?

 

吃什么都没有吃粮愉快。她刷了一遍首页,看帅气小哥哥谈恋爱看得心满意足,然后点进自己的主页又开始自我厌弃,天爷,我写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能看吗。

 

只能说产粮实在是个技术活。

 

江橘夏忽然有了点罪恶感,她看一眼周边无人,飞速地从笔记本上扯下一页纸。今天周五,该写点什么——她支着笔在纸上涂涂抹抹,心想,快开春了,写个轻松点的小故事吧,没什么剧情还齁甜的那种。

 

说来,自己整天幻想别人谈恋爱,自己却是个单身狗。外院帅气小哥不多,少有的几个还都内部消化了,哎……不过找不到男朋友便也罢了,可是怎么连个漂亮小姐姐都勾搭不上?

 

短短的大纲打完,江橘夏却陷入了某种低落,她趴在桌上抠着前座的椅背,心想,这孤单无趣三点两线的大学生活,怎么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

 

忽然,前座的姑娘往后一靠,江橘夏躲避不及,姑娘的秀发扫过来,糊了她满脸。

 

“嘿,你……”江橘夏坐起来,打算与之理论,话还没出口,对上那人那张脸,立刻哑火了。

 

“白,白蘇啊……”江橘夏冲她颇为做作地矜持一笑:“好,好巧。”

 

白蘇闻言挑起半边眉毛,漂亮的脸上没什么表情,眼神中写着一丝疑惑。江橘夏头上险些淌下冷汗,她在大脑短路中抓起手机:“你,你喜欢听歌吗?”

 

白蘇:“……”

 

白蘇,是江橘夏刚入学就为之折服的高冷女神。

 

丙申年夏末,北京热度还没下去,某外新生都还在为所学语种的奇妙发音以泪洗面,江橘夏同样深受小舌音坑害。满教室新同学情况和她也差不多,尽管人人脸上都是十足的虔诚,但齐读课文的效果,仍然像是一场神经病的集体吐痰仪式。

 

齐读结束,领读的Madame放下课本:“接下来找同学来读,哪对同桌愿意给大家展示一下这段对话?”

 

教室一片死寂,江橘夏把头埋到课本后装鸵鸟,心说谁爱读谁读。结果还没装一会儿,胳膊便被人捅了捅。她回过头去,只见她同桌白蘇微微皱着眉头:“读不读?我举手吧。”

 

江橘夏:“……啊?”

 

江橘夏:“哎,不是,你等等……”

 

等不了了,白蘇的手已经是举了起来。Madame看到那只手宛如看到救命稻草:“好的,白蘇和江橘夏同学愿意给我们展示一下自己的发音!”

 

江橘夏:“……”

 

白蘇没什么表情:“你来读梅兰妮的妈妈。”

 

江橘夏:“……喔。”

 

可能紧急情况能激发人无限的潜能,课文读到最后,江橘夏的发音竟也没出什么差错,白蘇也是绝对的稳。两个人读完,Madame脸上浮现满意的神情:“不错!就是语音语调再注意一下,别的都没什么问题了,她们两个已经为我们做出了表率,其他同学呢?还有谁愿意读?”

 

江橘夏脸上一阵发烫,她支起课本,低声问白蘇:“你为什么要举手啊?”

 

“啊?”白蘇闻言又是微微皱起眉头:“这往下课还有十分钟,今天也没别的学习任务了,所有人肯定都要读一遍的,早读早结束,自己举手总比被点名好一点。”

 

话音刚落,便见Madame转了个身:“Amélie,你愿意给大家读一下吗?”

 

果然是点名了。江橘夏睁大了眼睛,白蘇冲她挑挑眉毛,嘴角的弧度有点得意的意思。

 

我……去。

 

那一刻,江橘夏感觉自己的心猛地一突,好酷!

 

在那周过后,江橘夏便暗戳戳把白蘇当做女神来看待了。只是班级座位每两周抽签换一次,在那之后,她只跟白蘇又做过一次同桌,而且两个人关系也没能再进一步。说到底还是江橘夏脸皮太薄,她总觉得以“我很欣赏你,能不能和我做朋友”这种话开始一段友情,简直太中二了。

 

所以她对上白蘇,永远是一种热情而拘束的诡异状态。

 

“我,刚才在听歌,给你推荐啊,”江橘夏脸上挂着僵硬的笑,挥了挥手机:“你看微信,看微信。”

 

白蘇完全在状况外,她不懂自己怎么往后一靠,后座这同班妹子便要给自己推荐歌听了,但她还是将信将疑地解了手机锁屏,只见江橘夏的对话框闪起来:“你听这个啊。”

 

《霜雪千年》,《虞美人盛开的山坡》,《遇见》,《湖心亭》……

 

白蘇弯起指节轻扣屏幕,这妹子,怎么哪哪都透着股中二的气息。

 

这一点,感觉倒是跟自己挺投缘。白蘇笑了笑,发回去个表情包,也开了听歌软件,回赠了一首《深海少女》。

 

她不知道,这下她身后的江橘夏炸了。

 

女!神!给!自!己!推!歌!

 

她忽然就飘了,忘了自己没插耳机,差点在公共课上直接公放。看来自己发过去的歌白蘇还挺喜欢。江橘夏胆子大了些,直接瞄准了自己的一个歌单:这里面的歌都挺好听,白蘇应该不会讨厌吧?

 

脑子一热,江橘夏按下了“发送”键。

 

又一个分享链接发过来,白蘇忍不住偏头看了一眼后面的江橘夏,自己没带耳机,这姑娘却一直给自己发歌,怎么还笑得傻乎乎的,真是……

 

她点开了链接,意外地在歌单右上角看见了江橘夏的账号信息。点进去,看到了她绑定的微博号。

 

说来,自己还不知道她的微博——而且这链接是她自己发过来的,我看一下应该也没什么?这样想着,白蘇点进了江橘夏的微博,那是个欢脱的账号,几乎没加什么人,整个主页全是尖叫和打call。

 

“哇这个太可爱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个车也太带感了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怎么能卡在这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白蘇:“……”

 

平时看不出来,安安静静的小姑娘,没人的地方怎么跟只土拨鼠精似的。

 

她往下刷了几页,截了张图发给江橘夏:“这你微博?”

 

江橘夏正抱着手机继续找好听的歌,看到这条信息,顿时傻眼了。

 

她怎么翻到自己微博去了?明明这是个只有自己才知道的账号……等等!!

 

江橘夏忽的出了一身冷汗,她猛然想起,自己这微博账号,是绑定了撸否的,虽然自己基本不发什么东西,但少有的几次,似乎微博上还有系统自动同步的分享链接,而自己开学前还刚刚在主页上发了一辆儿童车……

 

完蛋。

 

江橘夏顾不上回复白蘇,飞快地上了社交软件,解绑、改名、删微博一气呵成,完了之后就握着手机开始胆战心惊,她应该没看到吧,没找到吧,不至于吧,这什么运气啊,但她为什么会找到自己的账号啊?

 

江橘夏越想越忐忑,往对话框里输了几次“不是”,又删掉,本就不灵光的大脑彻底死机,她欲哭无泪,我这可怎么回。

 

正纠结,手机忽然一震。

 

江橘夏低头去看,只见白蘇发来两个字:

“太太。”

 

江橘夏:“……”

 

手机又一震:“写得不错。”

 

江橘夏:“……”

 

她颓然放下手机——

 

世界末日大抵不过如此。


 @球酥 这故事要真的记两年的事儿可能会有点长

  3 4
评论(4)
热度(3)

© 西和橘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