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和橘夏

年更不写手 本质是鸽子

 

日常杂记·柳先生

今天口语课被外教撩了。

外教是个喜欢粉色的法国大叔,年过不惑还是一派风流。lio先生来中国年份应该不少,汉语说得相当不错,还给自己取了个颇具中国风的名字叫柳某某。之前上课,柳先生得意洋洋给我们展示他写的汉语作文,我记忆最深刻的一句话是:“我年轻时交过的女朋友可以用车载斗量来形容。”当时全班学生哄笑,柳先生一脸认真道:“真的,真的。”

今天口语课情景表演,外教在课上当场给剧本改错,其中一句我们写vous êtes gentil,  je t'aime. (您真好,我爱你)前后两句人称不一致,确实是无脑的蠢错误。

教室里没人说话,我坐第一排,低声更正:“je vous aime.”(我爱您)

外教忽然笑了,对我说:“plus fort.”(大声点)

他笑得和平时有点不一样,但我完全没意识到有什么问题,就提高点声音用全班都能听到的声音又说了一遍:“je vous aime.”

外教颇有绅士风度地点点头,道:“merci beaucoup mademoiselle.”(谢谢)

忽然反应过来,一阵老脸通红,班里同学开始起哄。抬头,看到这四十多岁的法国男人冲我眨眨眼睛,笑得坏极了。

忽然觉得,他说年轻时交的女朋友“车载斗量”,怕是真的了,天啊,要命的法国人。

  16 6
评论(6)
热度(16)

© 西和橘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