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和橘夏

年更不写手 本质是鸽子

 

【贺红】报恩大作战(四)

ABO,架空,不中不西不古不今,贺总初期阳#痿避雷!!

阳#痿Alpha×神父Omega

短篇已完结,日更保证,这也快更完了(qwq

前文链接 [一]  [二]  [三] 

闻到莫关山信息素味的哪一刻,贺天就知道情况不对了。他在这方面心如止水了太多年,此时一点点的波澜也能被他清楚地察觉到。那时他正在擦拭自己的剑,忽觉一点肥皂的气味萦绕在鼻尖,竟引起身体内一阵莫名的躁动。

 

这感觉是陌生的。

 

贺天是勇士,即使是面对恶龙也不会退缩,可是此时,他心中竟真切的升起一丝畏惧感。没等他进一步思索,自己久违的信息素味飘了出来,还是阳光般温暖的味道——他受到诅咒这么多年,忽然恢复,这味道居然也没有改变。

 

屋外的Omega正是那气得他牙痒又让他困扰不已的小神父。遇到真爱则诅咒解除——贺天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对莫关山的感情竟然真的是喜欢。

 

愣神的功夫,他的下体已经鼓胀起来,仿佛迫不及待要向他证明他沦陷得有多彻底。勇士看向自己精神的小兄弟,啼笑皆非。

 

他的心结还没有解开,却已经误打误撞地喜欢上了别人,看来感情这种麻烦的东西,防是防不住的,只要埋下种子,无论环境再恶劣,它都会顽强地萌芽。

 

贺天三步并作两步冲到门外,看到莫关山跌坐在地上。勇士到底留着清醒的神志,想到莫关山一直隐瞒着村民自己的属性,便先去关了门,免得味道无遮无拦传出去引起怀疑,然后才回到莫关山面前。他的神父现在看起来很糟糕,呼吸紊乱,泪水横流,可能是受了自己信息素的影响,那肥皂味愈发浓烈起来,包裹着贺天使他近乎窒息。

 

莫关山像是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不可置信地抬起一只手,指了指他自己的鼻尖:“你……我……?”

 

贺天挑起嘴角,狠狠盯着他:“我也吃了一惊。”

 

莫关山眼角还染着一抹红色,声音比平时软了不少:“可是……你确定……?”

 

贺天认命般拍拍他的脑袋:“在你面前诅咒解除了,怎么会有错。”

 

莫关山本来就不清明的头脑彻底死机了:“你他妈……喜欢我?”

 

“你好歹是神父,不要总是爆粗口。”贺天蹲了下来,摸摸他的脸颊,手上粗粝的老茧在莫关山的脸上蹭过,他有些无奈地笑了:“现在,你治好我了。”

 

莫关山看进贺天的眼睛里,他看到了挣扎和纠结,心中骤然一痛——正是前几日他想到贺天时的感觉。贺天的心结,明明还没有打开啊。

 

“不,”莫关山喃喃道:“我还没有。”

 

贺天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所向披靡的勇士此时仿佛束手无策了:“我栽在你们村子里了。”

 

两个人此时靠得很近,紊乱的呼吸交融在一起,信息素也疯狂交缠着,莫关山深吸一口气,他心中因莫名的情愫始终隐隐钝痛着,隐秘的欲望在他脑海中叫嚣,杂乱的感受缠成一团乱麻,他直觉只有紧紧拥抱一下眼前人才能消解,还没有什么人让莫关山这样难受过。

 

“都是你的错,”莫关山放弃了抵抗,伸手揽住了僵硬的勇士,手臂在他身后箍紧了:“你当初受那么重的伤干嘛,都他妈怪你。”

 

贺天在他怀中僵硬成了一块钢板。

 

就在莫关山想要松开他时,一动不动的贺天却突然发了狂,他攥紧了莫关山的手腕,凑上去狠狠咬上了那双柔软的嘴唇。突如其来的痛感让莫关山轻哼了一声,眼角渗出点眼泪。发情的神父没什么力气,好半天才挣开贺天铁箍般的双手:“你他妈……咬我干什么?”

 

贺天定定看着小神父,那双浅色的眉毛紧紧皱起,涨红的脸上也是羞恼的神情——仿佛是抗拒的。

 

贺天最终轻轻吐出一句话:“还是算了。”

 

勇士松开神父,起身回屋,不久之后,拿了一只白色的小药瓶回来,把它递到莫关山手中:“喜欢上你是我的事情,我不勉强你。”

 

莫关山眼睛里还有生理性的泪水。他瞪视着贺天,忽的把药瓶扔开了。

 

他极其不情愿的样子,然而还是一字一句清晰道:“我没有勉强。”

 

贺天愣住了

 

莫关山别过头不看他,声音还带着点哽咽。

 

“垃圾勇士,你他妈……明白了没。”

 

××

 

贺天呆立在了原地,两个人都是箭在弦上的状态,却不约而同地没有下一步动,或许都是被彼此震住了。向来伶牙俐齿的勇士想要说些什么打破这阵死寂,脑海里却回荡着莫关山那一句“我没有勉强”,张张口,只吐出一个字:“你……”

 

莫关山也被自己吓到的样子,低头抹了把眼泪,没有作声。

 

贺天到底回过神来,极力压制下自己的欲望,在莫关山对面蹲下来,摸摸他的头,柔声道:“你刚才那句话,是认真的吗?”

 

莫关山抬起头,瘪瘪嘴,有点委屈的样子,没说话。

 

贺天轻轻叹口气:“你自己也没有想明白吧。”

 

勇士笑了:“我是个勇士,注定要在大陆上流浪的,指不定哪一天就死了,我死了倒是轻松,留下来的那个人怎么办?人生还那么长,为我守寡吗?”

 

那张俊美的脸上明明挂着安慰性的、暖洋洋的笑容,莫关山就是莫名觉得喘不上气来。贺天果然还是没有想明白,莫关山一想到贺天压抑着自己的感情劝别人离自己远点,心里就一阵难受。

 

他沉默是因为他没有料到自己已经沦陷,没想到落在贺天的眼睛里竟会得到这样的解读,他很想说些痛快坦率的话来给低落的勇士喂一颗定心丸,但是——神明在上,莫关山活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经历过类似的场面,单单是压抑着自己不要逃开已经是很不容易了,还谈何抚慰对方。

 

他抓住贺天的小臂,挂着眼泪干巴巴道:“你别这么想。”

 

贺天揉乱他的头发:“傻神父。”

 

经历了这么一遭,贺天基本平静下来,体内的躁动也渐渐平息了。他看着莫关山可怜兮兮的样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怎么又忘了吃药,搞得这么狼狈?”

 

莫关山明白贺天不会碰自己了,胡乱擦一把眼泪:“还不是因为一直想着你的事情。”

 

贺天拾起了药瓶正准备递给莫关山,听到这句话,手上动作一顿:“你……”

 

莫关山擦了眼泪再抬头神色却是正常多了,眼睛一瞪:“你什么你!”言罢伸手抢过药瓶,心想话说开了便不急在一时,大可以在两个人都心平气和的时候慢慢算账。

 

这次耽误得久,普通剂量可能不管用,而明天还要正常工作,莫关山晃荡晃荡瓶子,犹豫了一下,直接把药瓶口对着嘴就准备往里边倒,被贺天一把摁住了。勇士皱起眉头:“有你这么吃药的吗。”

 

莫关山想躲:“别动,我明天还要上班的。”

 

贺天却没有依言松开手,语气没有任何商量余地:“那就请假,就说和我打了一架受伤起不来。”

 

“这什么借口,你不要形象我还要呢。”莫关山挣扎起来:“快松手,松手!”

 

两人抢起药瓶来,贺天身手明显更胜一筹,没费什么力气就把药瓶夺了回来,细细看了粘在药瓶上的说明书,倒出三粒药在掌心上:“给。”

 

莫关山翻个白眼把药接过来吃下去,就想站起来。药效还没发挥作用,莫关山尝试了几次还是觉得脚底发软,贺天见状把他扶起来,小心翼翼地往屋子里走:“下一次不要这么粗心。”

 

这该死的药怎么还不起作用——莫关山能闻到贺天粘在衣服上的信息素味,感到贺天呼出的气体在耳边暖洋洋地流动,一不小心又是一个趔趄,脸红道:“知道了,知道了!你能不能……离我稍远一点……唔……”

 

“那你走稳一点。”贺天挑挑眉毛。

 

“你……”莫关山闻言不由得羞恼起来,伸手就要推他,可这时,两人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急促又沉重的敲门声。

 

那敲门的力道很猛,落拳密集却节奏不稳,听起来很是心急火燎的样子。屋内二人对视一眼,贺天不顾神父挣扎,直接把他打横抱起扔到床上盖好被子,自己走出去开了门。正拼命捶门的少女忽然扑空,直接撞到了贺天身上。

 

勇士一愣:“阿桃?”

 

正是之前照顾了他许多日的Omega姑娘,贺天见她上气不接下气满面惊慌神色,扶住她,拍拍她的背:“怎么了?慢慢说。”

 

姑娘开口,声音嘶哑,带着哭腔:“神父呢?神父在吗?!!”

 

贺天:“他在,今天不太舒服,正在屋子里休息。有什么事你可以跟我说。”

 

姑娘当即就忍不住了,眼泪哗啦啦掉下来:“勇士……勇士……村里来了两只怪兽,比巨龙还要凶猛……现在……现在三排房子都烧起来了!”

 

“什么?!”贺天感觉周身的血液都被冻住了,想起之前收到的信,千百个念头在心中闪过。方才情绪起伏太大,又受信息素影响,他竟完全没有感知到危险的来临,贺天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果然听到了怪兽沉重的脚步和村民惊慌的哭叫声。

 

阿桃死死揪住贺天的衣襟,激动得破了音:“勇士,神父病了是吗?求求您救救我们,救救我们!不然,我们村子就完了!!”

 

××

 

“阿桃,你刚才说什么?”没等贺天返回屋子里取铠甲和剑,被强行塞到被子里的莫关山竟是跌跌撞撞走了出来:“又有怪兽来了!?”

 

“神父,”阿桃望向莫关山,本打算哭诉一番,看到神父步履蹒跚虚弱的样子,忽的就噎住了:“……是。”

 

“那还愣着干什么啊!”莫关山着急起来,不顾脚下虚浮,直接就要往外冲,被贺天眼疾手快一把捞住。

 

“干什么!”勇士微微动了怒:“你还没恢复,走都走不稳,这是要去送死吗!”

 

“送死也得去!”莫关山用力推开他:“我的村子都要烧了,你拦我干什么!”

 

“交给我!”勇士低低喝道:“交给我,你放心!”

 

勇士有力而温暖的手掌在莫关山背上轻拍了两下:“别怕,有我在。”

 

莫关山不知是因为激动,还是因为药效还没有发挥,整个人都在发抖:“一条巨龙也就罢了……这次可是两只怪兽啊,你一个人可以吗?”

 

贺天轻轻笑了:“我很强的,别担心。”

 

他扶住莫关山的肩膀,直视着神父琥珀色的眸子:“我向你保证,一定杀了这两只怪兽,哪怕是死。”

 

最后这四个字他说得很轻,然咬字清晰,一字一顿,带着狠绝的意味,生生撞向莫关山的耳膜。莫关山心里忽然升起一阵害怕,抬手握住了贺天的胳膊:“你……说什么?”

 

勇士挑起嘴角,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没有再重复之前的诺言,只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甩开莫关山攥着自己的手,又轻轻松松封住了他几处穴道,回头叫一声已然呆住的阿桃:“你留在这里看好他,可以吗?”

 

阿桃愣愣道:“好。”

 

“贺天!你他妈!干什么!!”莫关山想要挣扎,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你没有把握是不是,这个关头,你自己一个人去送死,让我当缩头乌龟!!怎么可能!!绝对不行!!!”

 

“外头乱,你送他进屋,”贺天对莫关山的叫骂充耳不闻,面无表情地叮嘱了一句,取了铠甲和宝剑,走到侧院牵来自己多日没有理会的马。马儿见到勇士颇感亲切,贺天拍拍马头:“要上阵了。”马儿像是听懂了勇士的话,欢快地打了个响鼻。

 

“阿桃,”贺天飞身上马:“你们的神父就交给你了,外面交给我。”

 

阿桃咬紧了下唇,看着勇士,硬生生把眼泪逼了回去,点点头:“您放心。”

 

××

 

出了院门,脱离了莫关山身上浓郁的肥皂味,烧焦的味道便扑鼻而来,贺天没留神呛了一口,四处望望,他身处的这片区域暂时还没被波及,只要自己能够快速斩杀怪物,莫关山和后方的村民就是安全的。

 

耳边隐隐有村民惨叫呼救的声音,贺天不敢耽搁,快马加鞭向火燃起的方向冲去,然而离怪兽越近,他就越是心惊,这两头怪兽,未免太大了点!

 

正常而言,勇士联盟的侦查员是很靠谱的,他们每次寄出信件时都会评估击杀怪物的难度,然后再向附近的勇士发布信息,通知的人数就由评估出的难度来决定。贺天看着两只疯狂作乱的怪兽——这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人可以摆平的危机!

 

然而附近并没有其他勇士的影子,是他们尚未赶到,还是联盟预估错误,压根没有通知其他人?贺天不敢细想,这时是不能计算太多的,过早地泄气只会让自己和莫关山的村庄陷入更危险的境地,不如背水一战,自己哪怕是死,也要拖着这两只怪物垫背!

 

“勇士,救我,救我啊!”看到勇士骑着骏马赶到,几个流血受困的村民哭喊起来,他们中的不少人就被困在怪兽的脚边,只要那两头庞然大物跨出一步,他们便会像虫子一样被碾碎。怪兽粗糙的皮肤散发出浓烈的恶臭,混合着房屋烧焦的气味和浓重的血腥气,呛得人近乎昏厥,贺天看情况不好,两腿使劲一夹马肚子,毫不犹豫冲进了火海,避开一地的残砖瓦砾,直直冲被困的村民奔去。

 

而那怪物虽大,感官却也是出乎意料的灵敏,察觉到脚边的异动,停下了损毁房屋的手,转过头来,正看到冲来的勇士。众生都在他脚下瑟瑟发抖,怎么还有人敢闯过来?怪兽怒吼一声,提拳砸去,贺天猛地一避,还是被砂石碎屑溅了一脸,回头看去,怪兽方才落拳的地方,已经出现了一个深深的凹坑——这力量强得出乎意料!贺天深吸一口气,不敢分心,避开几颗砸下来的砖头,终于到了被困的村民身边。

 

“你们,能站起来吗?”贺天下马,心中焦灼而面上依旧沉稳:“能站起来的跟着我的马走,伤重的就坐在马上逃出去,出去之后能动的就在外围扑火,不要到这边来。”

 

而村民们都是一副被吓傻的样子,愣愣看着勇士,没人吱声。

 

“答话!快一点,要不然所有人都得死在这里!”眼看着怪兽转过身来,从地上拔起一栋房屋作势要砸过来,勇士咬紧了牙:“你们,有人能组织一下吗?”

 

“我来吧,”人群中终于有人站起来,贺天望去,只见答话的是个四十岁上下的大叔,模样颇为沉稳,额角还带着鲜血,他艰难地扶着残破的墙壁起身,对勇士拱了拱手:“这里就拜托您了!”

 

贺天点点头:“这些村民也拜托您了。”

 

大叔道声好,竟显出几分临危不乱的气势,指挥着瑟缩成一团的村民,在贺天的白马边聚集起来。老弱病残和伤重者都被安排上了马,轻伤者与青壮年则在马边围成一圈。贺天道:“这马懂得躲避,带着你们走得也不快,你们跟着它走就是,”言毕,轻轻拍了一下自己多年以来的战友,白马打个响鼻,在地上磕磕蹄子,很可靠的样子。

 

“走吧。”

 

一行人围绕在勇士的马旁,向火海外缓慢而沉稳地移去,贺天站在原地目送他们,忽觉自己被阴影覆盖,浑身一凛——光顾着疏散村民,竟然忘记了身后的怪物!其中一只怪物还在专心致志搞破坏,另外一只却大力把之前拔起的房子冲贺天掷来。来不及了!贺天用尽全力一跳,还是没能躲开那栋巨大的房屋,瞬间被压在了碎砖碎瓦之下。

 

看碍眼的东西被击中,怪兽似是很得意,发出一阵诡异至极的哼声。

 

撤离的村民听到身后异动,纷纷回过头来,有几人看到勇士被压,惊恐地叫出声来,负责组织的中年大叔沉声道:“不要回头!继续往前走!”饶是如此,几个胆子小的村民也是脚下发软,低声啜泣起来。

 

贺天被沉沉压着,心里有怒火升起。

 

他打了这么多年的怪兽,大伤小伤都受过,多重的巨石都承受过,一座砖混结构的屋子算什么?这妖兽不要太过得意,一切才刚刚开始!

 

勇士怒喝一声,抖落一身沙石,直直站起,宝剑出鞘,闪出骇人的寒光。

 

烈焰的颜色仿佛烧到了勇士的眼睛里。他挑起嘴角,剑锋对准了低低怒吼的怪兽。

 

“不怕死,你就来吧。”

tbc

其实写这篇的时候就觉得这是个……完全没尝试过的画风

贺总即将爆发的小宇宙

某西燃烧的中二之魂(嘤

  77 25
评论(25)
热度(77)

© 西和橘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