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和橘夏

年更不写手 本质是鸽子

 

【贺红】报恩大作战(二)

ABO,架空,不中不西不古不今,贺总初期阳#痿避雷!!

某APP上随手测的贺红设定,觉得实在是太雷了,忍不住想瞎写

阳#痿Alpha×神父Omega

短篇已完结,五发以内,边修边发,日更保证

前文 [一]



结果五天之后贺天也没走成。

 

被贺天拒绝之后,莫关山还是没有死心,先是找了村里的巫师,拜托他熬制能够勾起情欲的魔药,然后敲响了医生的门,请求他开一个治疗阳#痿的方子。当莫关山照着医生的方子找齐草药的时候,巫师的魔药也熬好了,莫关山把鼻子凑上去,只觉得两种药都臭不可闻,最后灵机一动,捧着药罐进了厨房。

 

莫神父很擅长做饭,用调味料掩盖药味,对他来说不是难事。他两眼闪着诡异的光芒,把药拌进了贺天的饭里。

 

等了两天,没等到贺天发情,只等来了贺天拉肚子。

 

勇士什么都吃不进去,反而上吐下泻,整个人瘦脱了形。莫关山笃定自己做的饭不会出问题,八成是那两样药混在一起出了什么奇怪的反应。

 

不过这下可好,贺天大概又是十天半个月的走不了,正好方便他继续报恩。莫关山拧了条冰毛巾盖在贺天的额头上,扯出一个苦笑。

 

他快被罪恶感压垮了。

 

××

 

这下莫关山不敢再找村民解决问题了,眼看着村庄重建基本完成,他把贺天托付给了阿桃,自己背着行李出了村子——他要去找他的老师。那是这片大陆上的第一个神父,没有什么问题难得倒他。

 

村民一直把他送到大路口,都很感动:他们的神父为了帮他们报恩不惜离开村子去求助,他真的是个博爱又可靠的人。

 

只有躺在病床上的勇士不这么想,他想象了一下红发神父离开的样子,满心的啼笑皆非。贺天是个强壮的Alpha,习惯了独自强大,用一把剑一副铠甲保护软弱的众生,从没人和他谈过感情说过报答,没想到第一次有人要报答自己,就带来这么多麻烦。

 

感情真的是一种神奇而无用的东西,他不想要报答,只想离开这里,继续强大地流浪。

 

××

 

神父离开三天后,贺天终于能勉勉强强从床上爬起来了。阿桃端着水盆回到屋里,看到贺天下了地,惊呼一声就要过来扶他,却被贺天举起一只手坚决地制止了。他毕竟是个勇士,再怎么虚弱也不能接受被搀扶着出门。他挪动着沉重的双腿来到屋外,发现村庄已经焕然一新。

 

巨龙砸毁的房屋已经被悉数修复,新砌的屋顶清一色覆盖着橘黄色的瓦片,在阳光下闪着光,整齐而可爱。受伤的人们还是缠着绷带迟缓地行动着,不过他们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当日惊恐的神色,又是一派农人特有的怡然自得。

 

在贺天这么多年的打怪生涯里,莫关山的村庄受损即使不算最严重的,也算是最严重之一。贺天不是没有见过从此一蹶不振的村落,有些村庄神父死去,村民失去了支柱自生自灭,还有些村庄的神父被可怖的怪物留下了心理阴影,不再引领着村民重建家园。被毁之后顽强地迅速完成重建的村落并不算多。

 

莫关山这样一个看似不靠谱的神父,能带领着村民做到这一步,着实不可思议。

 

阿桃见勇士微微皱起眉头,以为他还是非常不舒服,有些担心地扶住他的手臂,贺天侧过头冲她笑笑,表示自己没事。

 

“外面风大,”阿桃打心眼里很敬畏这位战胜了巨龙的勇士,这几日尽心竭力帮莫关山照顾他,此时心中满满的责任感:“您刚恢复,还是回屋子里休息吧。”

 

贺天摇摇头,开口,声音还是微微嘶哑着:“给我讲讲你们的神父吧。”

 

“啊?”阿桃怔了一下,没想到勇士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小心地看了看对方的脸色,见他还是认真地看向自己,知道他是真的想要了解莫关山。

 

“随便讲讲,什么都行,”贺天扯着僵硬的面部肌肉挤出一个微笑:“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

 

莫关山本来不是这座村子的人,阿桃今年二十岁,莫关山是她十四岁那年来的。那一年,附近的几个村落正流行着瘟疫,人心惶惶,染病的人失去希望躺在床上等死,没染病的人打算抛弃村庄逃命去,正是动荡的时候。

 

阿桃还记得他来时的样子——过分年轻的脸和扎眼的红发看起来与那一身圣洁庄严的神服十分不搭。他看到村民们浑浑噩噩的状态,惊呆了,揪住一个村民的衣领,很是激动地问:“你们村子的神父呢?”

 

他们村子的神父在瘟疫开始肆虐时便卷着行李逃跑了。

 

莫关山听完这一切,脸上现出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破口大骂道:“什么不负责任的东西!不配当神父!”

 

骂完,他又敛了神色,对着村民尽量端庄地笑了笑:“我叫莫关山,也是做神父的,还没有找到负责的村庄——你看,我来帮助你们,行不行?”

 

当时村民大概也是破罐子破摔了,心想情况再遭也不过如此,都没有计较这个年轻人不靠谱的外表和刚到村子就开口骂人的行径,看他证件齐全,草草做了番表决,莫关山就成了这座村子的神父。

 

在这之后他们经历了一段挺困难的时期。不知名的病毒横行,每天都有人倒下,医师们却迟迟找不到解决方法,莫关山带着几个还算强壮的村民重修了教堂,每天带着村民虔诚地祷告,祷告结束又陪着医师们寻找解药——尽管他对药学一窍不通,但他坚信自己的陪伴和用心会给村子带来好运。

 

莫神父最常说的一句话,当数“我是这座村子的神父,一定会对你们负责的”。

 

尽管莫关山在心烦意乱的时候还是会时不时爆粗口,尽管他的祷词有时还是会念错,村民们还是被他打动了。本身不抱希望的人们在莫关山的感染下竟三三两两地改变了态度,一盘散沙的人心也慢慢聚集了起来。之前一片衰颓的村子,慢慢地走上了良性循环。

 

不知是不是村民的祷告和莫关山的用心起了作用——总之人们都相信是这二者的功劳——不久之后,医师们找到了合适的药物,赶走了瘟疫,莫关山留在这座村庄里,成为了备受信任的年轻神父。

 

那之后过了两三年平静日子,巨龙出现了,它每隔十天半个月就会带着大火冲进村子带来一场灾难。村庄又一次陷入了动荡,不过这一次,人们表现得淡定得多,大概是相信无论损毁再严重,只要神父永远不背叛这座村子,神就永远站在他们身边支持着他们,胜利总会到来。

 

果然,在和巨龙的第十场遭遇战里,贺天出现了,巨龙被杀死了。

 

起风了,阿桃侧过头去,把一丝乱发撩到耳后,翘起了嘴角:“您说,莫关山是不是很神奇?”

 

××

 

贺天又吃了几天药,慢慢好转起来,他闲不下来,每天都坚持在一片空地上挥舞他的宝剑,以保证臂力不会在这段日子里退步。有时练得热了,便脱掉外衣,露出流畅的肌肉线条。年轻的姑娘走过空地,总要看着英俊的勇士遐想一番:就是他赶走了恶龙,他的臂膀将是多么坚实有力啊。

 

空地旁的空气里,就总是充满了胭脂水粉的淡香与信息素撩人的味道。

 

某天下午,夕阳西下的时候,归剑入鞘的勇士看到了风尘仆仆的神父。

 

那人背着行囊,身上黑衣被挂破了几处,神情却看不出疲惫。他看到贺天,很是高兴的样子:“我回来了。”

 

贺天没什么表情:“嗯。”

 

莫关山看他无动于衷的样子,忽然觉得自己兴高采烈的有点傻,清了清嗓子,有点刻意地挂上副严肃的表情:“我找到解决方法了。”

 

贺天还是没什么表情:“嗯。”

 

“靠,”莫关山不满起来:“老子……我为了这件事在外面跑了十五天,你就这个反应。”

 

贺天抱臂看他:“是你坚持要报恩的。”

 

“你……”神父气结。

 

贺天神色不改继续道:“要不是你之前往我的饭里下药,我早就能离开了。”

 

“好了好了!”莫关山再也听不下去自己的英雄行径了,趁着自己还没被罪恶感淹没,连忙要去堵贺天的嘴:“都是我的错行不行,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

 

又是“负责”,贺天听到这个词,无言地挑起了嘴角。

 

××

 

阿桃当初误打误撞竟基本说出了正确答案。

 

莫关山历经千辛万苦找到了自己云游的老师,说出事情原委,老神父笑了,说你要报恩那我就帮帮你吧。他开了通灵术,探查一番,拍拍莫关山的肩膀:“没事,这个勇士的问题不是不能解决,而且解决起来也没有那么难。”

 

原来当初的小花仙还是给见一留了一条后路。花仙姐姐觉得自己的感情被欺骗,于是告诉一心要帮自己复仇的妹妹,说你让他在遇到真爱对象之前一直阳#痿,只有他真正爱上什么人才能去掉病根——而且他一生只有面对这一个人才硬得起来,看他还能不能不带感情地欺负其他人,花仙妹妹就照做了,也就是说,贺天遇到真爱的那一天,就是他阳#痿痊愈的时候。

 

莫关山皱皱眉头:“也不算特别难。”

 

勇士瞥他一眼,把涌到唇边那句“很难”吞咽了回去,冲他笑了笑:“确实不算特别难。”

 

××

 

为了帮贺勇士找到真爱,继满村子找药之后,莫神父进入了满村子找Omega姑娘的人生新阶段,而且他不光找姑娘,还自动开辟了媒婆技能,拿着几十个姑娘的画像对着贺天一阵推销,气都不带喘。

 

贺勇士等他口干舌燥讲完,摇摇头表示没有兴趣。

 

莫神父气喘吁吁,问道:“男的行吗?Beta行吗?”

 

贺天拍拍他的脑袋,说:“我不知道。”

 

不知道就是不抵触,莫关山心想还有机会,又在村子各处收集一番,还是拿到贺天那里推销,贺天还是摇头。

 

莫关山有点崩溃:“你他妈能不能别这么挑剔。”

 

贺天挑眉,心说我本来也没想治这个阳#痿,你把我强留在这里还嫌我挑剔,有没有天理。

 

谁知莫关山把他有点不悦的表情理解成了不安:“靠,别皱眉头!没说不管你!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

 

又一次听到“负责”这个词,贺天心弦一颤。可是没等他仔细咋摸这一颤到底是为什么,莫关山的红脑袋又凑了上来:“Alpha行不行?”

 

贺天失笑:“不知道。”

 

莫关山盯着他的表情看了一会儿,转身继续搜集村民的小画像去了。

 

××

 

三天时间,两人把村里男女老少排除了个尽。莫关山摊在床上嗓音嘶哑:“你真的是难伺候啊。”

 

贺天三天以来看了太多的画像,他记忆本来就好,此时闭上眼睛几百张人脸在眼前打转,搞得他睡都睡不安稳,他伸出两只揉了揉眉心:“嗯。”

 

莫关山盯着天花板,脑子里的念头还没停止,若有所思道:“我明天跑一趟隔壁村庄——”

 

贺天忍无可忍地爬起来,看了一眼小神父认真的表情,打他的冲动莫名就消失了,倒回榻上,气笑了:“小神父,你还真的是死心眼。”

 

莫关山怒了:“你说谁死心眼。”

 

贺天不再理他,头枕着两只手就睡了。

 

贺天倒是没想到莫关山真的会把他拉到隔壁村庄去继续进行推销。被拖走之前,勇士威胁神父道:“我的本职毕竟是击杀怪物,我可以轻易地把你打倒。”

 

莫关山涨红了脸:“你敢打我!”

 

贺天看着他的表情忽然觉得自己哪根筋就不对劲了,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用了三成力气给了他一拳,莫关山竟没躲开,挨了他这一拳,恼羞成怒地掐住了贺天的胳膊:“你他妈干啥?”

 

贺天看他眼角泛了泪,清醒过来,忽然觉得自己刚才像是最愚蠢的别扭的小男孩,觉得谁可爱就欺负谁那种可恶的混蛋,一时之间觉得十分不可思议,怎么越活越倒回去了。

 

傲气的勇士不太懂得怎么低头,半天才憋出一句“对不起”。

 

神父不理他,一甩袖子走了,贺天跟上去,走出十里才觉得不对——怎么就跟着他走了呢?


tbc


贺勇士的沦陷

  112 13
评论(13)
热度(112)

© 西和橘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