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和橘夏

年更不写手 本质是鸽子

 

【贺红】报恩大作战(一)

ABO,架空,不中不西不古不今,贺总初期阳#痿避雷!!

某APP上随手测的贺红设定,觉得实在是太雷了,忍不住想瞎写

阳#痿Alpha×神父Omega

短篇已完结,五发以内,边修边发,日更保证

巨龙又一次出现的那一天,小村庄里来了一名勇士。那时,巨龙吐出的大火映红了他锃亮的铠甲,在人们绝望的哭喊声中,勇士举起了他的宝剑,高声道:“不要怕,我会打败他!”

 

勇士果然武功高强,就像所有英雄故事中那样,他从巨龙脚下抢救出被困的少女们,掩护着村民躲进了山洞,随后便飞身上马,留给村民们一个英气而自信的背影。村子的神父为了抢救小教堂里的典籍,被坍塌的屋顶砸得浑身是血,明明倒在地上起不了身,看见勇士即将离去,还是强撑着自己站起来,对着那个背影大声喊:“神会保佑你,一路平安!”

 

勇士听到他的声音,对他挥了挥宝剑:“会的!”

 

勇士进了山,和巨龙缠斗起来,这一斗,就是十天。

 

他鲜血淋漓地回到村庄时,神父正带领着村民们重建家园,残砖碎瓦被清扫到路旁,几个青壮年提着色彩斑斓的油漆桶一丝不苟粉刷着被烧黑的墙壁。有人看到勇士回来,立马高呼着“英雄”围了过来。

巨龙本身难缠,勇士和它打斗多日,受了不少伤,此时已是强弩之末,看到自己回到安全的地方,松了一口气,死死扯着缰绳的手忽的失了力气,眼前一黑,他从马上跌落下来。

 

“让开!”意识彻底模糊的前一刻,勇士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强力睁开眼,模模糊糊看到了神父的面孔,那神父卸了他头上的盔甲,急切地轻拍他的脸颊:“你还好吗,说句话,喂!”

 

勇士实在累到了极点,身上的伤口也痛得厉害,他轻哼一声,闭上了眼睛。

 

勇士再一次睁眼,是在一间采光很好的小屋子里,金色的阳光从木格的小窗子里投到屋子里,映照出满满的暖意。他眯起眼睛,感觉神志慢慢清醒了过来,这才抬起手臂——他身上的伤口都被处理过了,此时正泛着愈合时特有的痒。他侧过头,看到自己破了几处的铠甲已经被修补好了,和自己的剑一起被挂在墙上。

 

勇士常年在这个国度里游走,他比别人强,自然觉得自己有义务保护这个世界上的芸芸众生,他杀死的怪物成千上万,自己身上的伤口也是不可胜数,不过这还是他第一次被怪物伤害到昏迷的地步,袭击这座村子的真的是一条厉害的龙。

 

“啊,你终于醒啦!”勇士还兀自发着呆,小屋的门忽然被推开了,是神父,他抱着一盆冒着热气的水走上前来,洗了毛巾,擦了擦勇士额头上的汗:“你叫什么名字?”

 

勇士盯着红头发的年轻神父,清了清嗓子,几日没有颤动过的声带发出的声音颇为低沉:“贺天。”

 

神父听他的声音,明显是还没有恢复力气,有些心焦地皱起眉头:“你不要说话了,我是这座村子的神父,我叫莫关山。”

 

××

 

贺天要走,莫关山坚持不让,说是要报恩,眼看着贺天勉力爬起来就要拿自己的盔甲,这个向来崇尚“君子动口不动手”的神父动了粗,欺负贺天伤没好利索,愣是把他按回了床上,看负伤的勇士还是想要挣扎,神父莫关山摆出副呲牙咧嘴的狰狞面孔:“我年轻时常常在街上和人打架,你现在不是我的对手。”

 

勇士贺天被他的胳膊肘压住了喉咙,发不出声音,只得挑起了一边眉毛,看着这个平日衣冠楚楚的神父凶神恶煞地恐吓自己,直觉这个场面非常好笑,不过此时他确是被压制的一方,想到自己之前被巨龙击打得重伤难行,或许的确应该短暂休整一下。

 

识时务者为俊杰。勇士贺天杀了小半辈子的怪兽,可不愿自己的命最后终结在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神父的胳膊肘底下,他识趣地松了力气,倒在了床上。见对方不再挣扎,莫关山也立刻收了手,笨手笨脚给他盖好被子,脸上泛起点红晕:“得…得罪了。”

 

贺天挑挑眉,表示没事。

 

神父继续支支吾吾道谢:“那条龙骚扰我们村子很久了,这次真的多谢你了,我是神父……你有什么愿望尽可对我说,我一定会帮你实现的,算是对你的报答。”

 

贺天看着他不说话,一方面是方才被他压得还没喘过气来,另一方面是想起神父本身年龄就不大,还讲出“年轻时常常在街上和人打架”这种石破天惊的发言,并不信任这个神父的本事。

 

莫关山读懂了他的目光,脸上显出些羞恼的神色来:“你别不信任我,老子……”看贺天又挑起眉毛,忙改口:“我……我通过了考试的,而且庇护这座村子很久了。”

 

贺天此时终于缓过来了,他觉得这个年轻的神父还挺可爱,不仅不威严,还有点笨拙,和那些故弄玄虚的老头子们很不一样。勇士贺天喘两口气,道:“你必须要满足我一个愿望?”

 

“对,对,”莫关山急急点头:“你救了我的村民,大家都想感谢你。”

 

“我没什么愿望。”勇士并不领情,面无表情看着莫关山。

 

“或者……”神父不太愿意欠勇士这么个人情,极力想要报答他:“或者你有什么问题,着急解决的不着急解决的都行,我来帮你解决。”

 

贺天打量他一眼,看出神父这是不依不饶了,想了想,清清嗓子:“问题倒可能有一个。”

 

莫关山听到贺天的态度终于发生了转变,露出些激动的神情,点点头:“你说。”

 

贺天张了张口,没等到他把这困扰说出口,神父的脸色忽然变了变,揪着自己的衣领跪了下去。下一秒,一股浓浓的肥皂味在小屋里弥漫开来。

 

勇士低头去看,莫关山涨红了脸,冲勇士贺天伸出一只手:“在……在解决你的问题之前,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贺天点点头表示应允:“你需要抑制剂吗?”

 

莫关山沉重地喘息着:“外面……我的办公桌,右边第二个抽屉。”

 

勇士贺天点点头,沉默着忍痛下了床,在神父的办公桌里找到了白色的小药瓶,等他回到屋子时,神父的眼睛里已经明显泛起了水光,明显情况非常不妙。他胡乱接过贺天手里的药瓶就往嘴里一阵猛倒,贺天沉默地站在他身后帮他拍背,半晌,神父终于缓了过来,放松了紧绷的身体,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还不忘向勇士道谢:“谢谢。”

 

汹涌而来的情潮终于退却,莫关山擦擦汗,对着贺天点点头:“又欠了你一个人情。”

 

××

 

“没想到你是Omega,”勇士贺天被神父扶回到床上坐好,两只深邃的黑眼睛还是盯着神父还带着红晕的脸:“做到神职人员真是不容易。”

 

“村里人都以为我是Beta。”莫关山挠挠头:“我一般规律服用抑制剂,只是这次村庄损毁严重,忙着带村民修复,就忘记了,真是好险。”

 

勇士贺天挑挑嘴角,并不相信:“信息素是藏不住的,即使你每天都服用抑制剂,一个月总有几天你会散发出气味的。”

 

莫关山瞪起眼睛,仿佛对勇士的不信任感到非常不满:“每到那几天我就大扫除洗衣服,从来没人发现过。”

 

他的信息素就是肥皂气味,贺天想了想,笑了,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愣头愣脑的小神父还挺聪明。

 

莫关山长舒一口气:“还好你是Beta,要不然今天就难收场了。”

 

贺天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我不是Beta。”

 

“啥?”莫关山惊了,一不小心爆了个粗口:“你他妈是个Omega?”

 

贺天看着他一阵无语,到底还是抬起手敲了他一个爆栗:“我是Alpha。”

 

这下换莫关山不相信对方的属性了:“什么?不可能,你怎么会是Alpha?”

 

贺天斜眼看他,故意轻佻地笑笑:“怎么,为什么不信?”

 

莫关山果然上钩,不可置信道:“我刚才可是发情了,你如果是Alpha,怎么可能……”说到一半,脸涨得通红,卡住了。

 

贺天得逞,一张英气正直的脸笑得愈发邪魅:“怎么,对自己的魅力这么有信心?”

 

“靠!”神父恼羞成怒了,不顾着刚才还口口声声说着要报答贺天,直接把负伤的勇士按倒在床上,掀起被子就要去捂他的脸。

 

勇士笑着挣扎起来,倒也不觉得伤口疼了。

 

没想到这个神父不仅会爆粗口,还会害羞,实在是太有趣了。

 

××

 

“其实很简单,我阳#痿。”贺天说起这个尴尬的话题还是一脸云淡风轻,好像在说什么和自己不相干的人,倒是对面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莫关山呛了一口茶,剧烈地咳嗽起来。

 

“怎么?”贺天慢条斯理端过莫关山给他倒的茶,掀起被盖抿了一口:“不能接受?”

 

莫关山呛得喘不过气来:“你……你说啥?”

 

勇士贺天伸手摸摸他的红脑袋:“我阳#痿啊。”

 

××

 

贺天看起来年轻,其实武功高强,每年勇士们聚在一起比武,贺天都是排在前三的高手。

 

他每天帮人降妖除魔,内心却是孤独的,每次斩杀完怪兽,拖着血淋淋的剑前往另一个村庄时,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当时和贺天同行的另一个勇士名叫见一,也是个整日孤芳自赏的Alpha,他揽着贺天的肩膀一副老司机的样子:“不能每天和怪兽打交道啊,我们也得找找乐子啊。”

 

见一说的找乐子就是拈花惹草。

 

贺天本身相貌不错,对这种事情也并不抵触,只是撩了几次小姑娘之后发现这件事情实在没什么意思,也算不上光彩,在这之后见一再叫贺天,贺天也不再同行,只是淡淡劝他一句,莫玩得太凶。见一笑嘻嘻说好,但还是一闲下来就去寻欢作乐,没个停歇。

 

可惜见一玩着玩着出了点问题,他喜欢上了一个叫展正希的小鞋匠,对方是个正直的Beta,对见一没什么兴趣的样子,见一却是一头栽进去,非展正希不可了。游戏花丛的年轻勇士展开了猛烈的攻势,终于冲破了他最想攻克的堡垒——展正希也喜欢上他了。

 

贺天被见一拖着在那个镇子逗留了小半年,终于忍无可忍:“你还走不走?”

 

见一犹豫了一下:“我想留下来。”

 

贺天说好,那我自己走。

 

结果这时候他们租住的小木屋里突然出现了一个柳眉倒竖的小花仙,指着两个人就开骂了。贺天侧过头去看见一,只见自己的友人一脸尴尬。

 

贺天问他:“怎么回事?”

 

见一凑近他,压低了声音,表情僵硬:“我之前招惹上一个小花仙,她缠上我了,我不得已就抛下她逃走了,这是她妹妹,怕是来找我报仇的。”

 

小花仙见两人窃窃私语,想到自家姐姐失魂落魄咬牙切齿的样子,更加气恼了,狠狠瞪了一眼两位勇士:“你们两个,谁是见一?站出来。”

 

见一底气不足地喊回去:“怎么?”

 

小花仙狠狠一眼剜过去:“我要他阳#痿!”

 

见一脸色青了,他想到了自己刚刚把展正希追到手,两个人还没来得及云雨一番,自己这就要遭遇阳#痿的诅咒,真是愁云惨淡万里凝。这个面对怪兽一往无前的勇士瑟缩在了原地,想到自己后半生的幸福,就是不敢动弹。

 

贺天看了他一眼,向前迈了一步,淡淡道:“我是见一。”

 

小花仙冷冷一笑:“我等你好久了。”

 

一道冷光闪过,贺天只感觉身体里隐隐一冰,仿佛有什么东西冻结了,猜想小花仙大概是下了诅咒。果然,小姑娘冲他粲然一笑:“我的诅咒下完了,你下半辈子是别想糟践别人了。”

 

言毕,小姑娘消失了。见一“咚”的一声跪在了地板上,热泪盈眶满脸愧疚抱住了贺天的大腿。

 

贺天在他哭天抢地之前踢了他一脚,让他闭嘴:“我对别人没兴趣,阳不阳#痿对我而言无所谓。”

 

在这之后,贺天身上始终洋溢的那股仿佛被子晒过之后的阳光味信息素也消失殆尽了。他本就是个百毒不侵的强者,此时没了这方面的牵挂和欲望,他的武力越发强了。贺天流浪在这片大陆上,真的成了个所向披靡的勇士。

 

阳#痿对他而言的确不算什么大事,贺天觉得没什么感情没什么欲望也好,起码他不会变成见一那样没有脑子的男人。

 

××

 

“怎么不算大事,”莫关山的眼睛瞪起来了:“这事儿大了!”

 

他低下头,思考了一会儿,然后伸手扳住勇士的肩膀:“你刚才要给我说的问题,就是你阳#痿是不是?”

 

贺天看他一脸认真,有点想笑:“是。”

 

神父莫关山的表情严肃起来,两只手上不知不觉使了劲儿,捏得勇士贺天肩膀有点疼,他像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似的:“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我一定帮你解除诅咒。”

 

贺天看了看这个过分年轻的神父,虽说有偏见不太好,但在这个世界,的确是越年长的神父力量越强,嘴上无毛办事不牢倒是真的。他伸手拍拍神父的脑袋:“不用勉强。”

 

神父的脸又红了:“谁勉强了,笨蛋勇士。”

 

他晃晃脑袋避开贺天的手掌,皱着眉头强作严肃:“我还要带着村民继续修房子,你先休息,我结束就回来找你——你好几天没吃饭了,晚上想吃什么?”

 

××

 

在这之后,神父走上了寻求阳#痿解决方法的漫漫长路。

 

他首先想求助于淳朴的村民。

 

莫关山是个还算靠谱的神父,村子里的人都很爱戴他,面对他偶尔提出的诸如“怎么粉刷房顶”这一类小问题,大家都很乐意解答,莫关山觉得神父有不懂的问题十分正常,向来不耻下问,只是这次要问的问题实在是私密了一点,下定决心之前,他着实是害臊了一会儿。

 

莫关山抱着一摞砖头颇为娇羞地蹭到村里最好看的Omega姑娘身边——她刚刚结婚,在这之前曾因美貌收到过村里一大帮小伙子的追求,莫关山猜想她在这方面见多识广,总能给自己一些不错的建议。

 

小姑娘看到神父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感到十分新奇:“莫神父,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莫关山忙点头:“有啊,我听说你们家砖头不够了,给你们送点砖头。”

 

“您真是太好了,”姑娘闻言展颜一笑:“您最近忙着重修小教堂,这么辛苦还惦记着我们,要不留下来吃个晚饭吧。”

 

憋了半天还没问出想问的问题,莫关山在心里大骂自己没用,就差缩到墙角画圈了,想了想该问的问题还是要问,留下来吃晚饭大概是不错的契机,就点头:“好的,那就……不客气了。”

 

晚饭时间。

 

Omega姑娘的Alpha丈夫这几日正在外面疯狂打工赚钱补贴家用,正好方便了莫神父问出略带羞耻的小问题。莫关山环视四周,再三确认屋子里没有别人,终于吞吞吐吐道:“阿桃,我……其实有个问题想要问你。”

 

女主人正忙着给莫关山盛汤,听到这句话手下一顿,抬起头来:“我就知道您有话要问我,没事儿,只要我能解答,你尽管说。”

 

“咳……”莫关山感觉脸都烧起来了,放在膝盖上的手指微微蜷缩了一下,心想都到这个份上了不问就太怂了,深吸一口气:“我有一个朋友——”

 

“嗯?”姑娘好奇地睁大眼睛。

 

莫关山硬着头皮说下去:“我有一个朋友,是个Alpha,但是他有个隐疾,就是……那个,他阳#痿……”

 

“噗,”姑娘一下子没绷住,笑了出来,看到年轻的神父面上发窘,连忙敛去笑意:“啊,没什么,您继续,您继续。”

 

莫关山觉得自己积攒了半天的勇气瞬间就散尽了:“他阳#痿,信息素的味道也闻不到,之前追你的Alpha小伙子也挺多的,也不知道你有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或者说知不知道类似的情况怎么解决……”

 

“噗嗤,”姑娘刚刚拼命严肃起来,听到这里又忍不住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不过我还真的没有遇到过……噗……阳#痿的……Alpha……”

 

“喔,”莫关山转念一想,觉得也对,毕竟是村子里最漂亮的姑娘,来追他的小伙子怎么可能有这种尴尬的隐疾,当即就红了脸,为了掩饰羞涩,猛地把一碗汤都灌了下去:“是我唐突了,你就当我没问,我再想想办法。”

 

“哎呀,”姑娘看自己害神父这么窘,心中有了点罪恶感,又给莫关山添了一碗汤:“虽然说我没遇到过,但是我也听朋友们说过……听说这种毛病也不是解决不了的,主要是你这个朋友没有遇到真正喜欢的人,没有特别想做……那种事情,所以那方面……才会不行。”

 

说到这儿,姑娘的脸终于红了:“我想,如果您这位朋友真的遇上了喜欢的人,这病可能自己就好了吧。”

 

××

 

“这是不可能的,”贺天喝了一口莫关山端来的牛奶:“我受到了诅咒,又不是身体本身有问题——我说了这个问题不好解决,我也不想勉强你,治不治得好无所谓。”

 

“我……”莫关山张了张口说不出话来,只能看着勇士慢条斯理地饮尽杯中的液体。贺天起身,拍了拍莫关山的肩膀:“我的伤好得差不多了,再过几天我就要离开了,你也不要再惦记着报恩了,这不算什么。”

 

莫关山抽抽嘴角,还是不甘心:“你还能在这里待多少天?”

 

贺天冲他笑笑:“五天吧,别拦了,现在你拦不住我,谢谢你的好意,将来我们有缘再见。”

tbc

就,写开头的时候满脑子达拉崩吧(

  122 20
评论(20)
热度(122)

© 西和橘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