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和橘夏

年更不写手 本质是鸽子

 

【贺红】情书(二) / 重修

高中生的故事

校园小言向..大概要清水很久,开填了就...会慢,但是不会坑

班长贺×喜爱音乐毛

前文 (一) 


正如贺天所料,这一天下午两点半,之前态度极差的莫关山准时抵达战场,明黄色的书包亮橘的T恤很是扎眼,他一边擦汗一边和贺天打招呼,语气中的讨好控制得恰如其分,而眉梢眼角却是隐隐约约的期待。

 

“下午好,贺天。”第一次规规矩矩叫班长的大名,莫关山的语气别别扭扭。贺班长当然听得出来,但还是弯着眼睛一笑,回应的句式很是整齐:“下午好,莫关山。”一句话过去,红发少年的神情竟有点局促,明显尬聊能力不足,开始挠头。

 

贺天看出少年情绪中刻意压抑的痕迹,不禁也起了玩心,一把钥匙到了手边又塞回了口袋,拿出《五年高考三年模拟》,笑得不怀好意:“今天任务也不多,把三角函数单元测验写完就行,你先做,不会的我给你讲。”一句话说完,头也不回坐上讲台,借刷题之名行偷窥之实。

 

莫关山的表情极为生动。

 

起初是满脸的不可置信,然后皱着眉头死盯着讲台上作四平八稳状的贺班长,最后屈服于满柜情书的诱惑力,只得认命般低头在练习册上写写画画。贺天看着台下卖乖的叛逆小子,直觉想笑,热浪啊蝉声啊压轴题啊都没什么影响力了,什么最有趣,绝对是有求于自己的叛逆少年最有趣。

 

贺班长嘴角带笑偷窥了半晌,手中一张卷子还停留在填空题基本没动,思绪漫无边际不知跑到了哪里。

 

×

 

傍晚时分,阳光已经收敛了力度,再透过学校布满灰尘水渍的玻璃窗,照到储物柜区时显得无力而温柔。蝉鸣,旖旎的日光,空荡荡的学校——气氛正好,很适合发生些浪漫的故事,贺班长被莫关山的手肘抵着脖子按到储物柜上时,脑子里不合时宜地冒出了这样奇怪的想法。

 

“老子准时到校了,还做了一下午的题——”红发少年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每个字的力度都像是颗子弹,恨不得把对面挑着嘴角笑的混蛋射穿:“说好的钥匙,拿来。”

 

堪堪捱到结束,贺天检查完了莫关山自我逼迫一下午的成果,看着他神情中压抑不住的欲言又止,憋笑憋到内伤,偏偏不愿就这样放过莫关山,慢条斯理地给他讲完了所有的错题,又细细讲了卷面应当怎样写更显整洁——莫关山看起来快要炸了,贺天愈发愉悦,讲完了便起身收拾书包作势要走,那座名为“莫关山”的火山终于在贺天说出“再见”两字时爆发,怒气冲冲的小伙子拉着贺班长一直走到储物柜区,用力把他抵到柜子上开始讨伐。

 

“着什么急——”随着少年手上力度的加大,贺天呼吸愈发困难,看着眼前终于被自己惹毛的少年却忍不住地想笑:“我又没说…没给你。”言毕,从裤兜里掏出一只不起眼的钥匙:“要不是我提醒你,你哪知道你在学校还有个储物柜,还这么凶…”

 

红发少年见贺天态度软下来,仿佛自知理亏,愣住一瞬,手上的力气不知不觉松下来,见贺天不挣扎,终于放松了警惕,有点迟疑地接过了钥匙。

 

“咳。”贺班长咳嗽了一声:“不禁逗。”

 

“我…”方才气势汹汹的莫同学忽然熄了火,脸竟有要红的趋势,怒视一眼贺天,半天没有言语,最后喉咙里奇怪地发出了短暂而含混的一声,然后转过头去找自己的储物柜,留下两个发红的耳尖。

 

暑假补课的意外发现,这个红发的叛逆追风少年居然还很容易害羞——贺天哪肯放过他,心情愉悦地拍了拍小莫同学僵硬的肩膀:“你的储物柜不在这边。还有,你那句‘谢谢’我听见了,不客气。”

 

“靠,闭嘴!”莫关山彻底不回头了。

 

莫关山的储物柜在一个不算显眼的位置,柜门常年不开,表面也粘了些浮灰。

 

市一高的学生储物柜共分三层,莫关山的柜子在最高层,收信的小口子又开在柜门的上半部分,这对普通女生而言实在是个需要踮踮脚的高度,不知道自己得有多大魅力才能吸引姑娘来踮着脚尖投什么情书——莫关山看了眼自己荒芜的储物柜,心中只觉得怕不是又被贺天忽悠了,一时气结,更不愿回头去看贺天,随手擦了两把柜门上的灰,便开始和生锈的锁进行艰苦卓绝的斗争,企图把这个存在感过强的混蛋忘到脑后。贺天抱臂看着莫关山的背影,笑得心满意足。莫关山背对着贺天却仿佛也感受到了他的目光,如芒在背,手上的动作愈发急躁,竟是无论如何捅不开那一方小小的锁眼了。

 

“开锁钥匙要往右边转的。”贺天看着莫关山僵硬的背影,终于于心不忍,也不再调笑他,只是伸过手去握住了莫关山有点颤抖的右手:“往这边扭,使点力气就好——”

 

“你——”莫关山被突如其来的肢体接触吓了一跳,挣了一下,随即嘴硬道:“我知道往右边扭,就是锈死了,捅不开——”

 

“嗯。”贺天微微笑笑,不再言语,只是就着之前的姿势,握着莫关山的手,耐心地转动起钥匙来。

 

没了少年的争吵和笑闹,傍晚时分的储物柜区安静下来,莫关山本想挣脱贺班长的手,侧头看了看贺天。贺天的表情平静而认真,仿佛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锁眼上,显得心无旁骛。莫关山偷偷瞟了他一眼又一眼,最后放弃了心里的念头,随着他的动作也认真地对付起储物柜来。

 

“咔哒”,许久,锈死的锁眼终于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钥匙顺利地旋转了一个小小的角度。莫关山正走神,却感觉贺天松了手:“开了,你自己开柜门吧。”

 

“嗯。”看着贺天带着体谅的神情往后退了一步,莫关山莫名有些紧张起来:“那我开了。”

 

“开吧。”贺天挑着一边嘴角抛给他一个带着鼓励的笑:“没少见姑娘给你投,别担心。”

 

×

 

关于情书这件事,其实莫关山带着点别的私心。已经填好的乐谱找不到合适的歌词,莫关山甚至翻了语文课本,试图找到那些零星的、符合自己喜好的词句,奈何没有一句能真正戳心。

 

书到用时方恨少,何况莫关山本身也不甚喜欢读书。

 

因此,听到贺天说到情书,他不由得想起了母亲口中的故事——母亲自己年轻时是个漂亮姑娘,总是能收到很多小伙子的情诗,在母亲的描述中,那些已经隐匿在记忆里、遗漏在时光中的词句,真真是打动人心的。不再年轻的母亲每每说起这些,就仿佛又变成了那个桃李花信之年的姑娘。

 

情书中语,何尝不能入词?实际上,使莫关山兴趣盎然的,与其说是哪些对他有好感的妹子,不如说是那些词句了。

 

“哇。”莫关山显然对自己的魅力预估不足,打开柜子的一瞬,里面塞得满满的小信封失去了支撑,纷纷掉了出来,扬起一阵细碎的尘土。眼看情书堆成的小山丘仍在滑坡和塌方,莫关山连忙伸出手去接,接了满怀花花绿绿,叹服:“怎么这么多。”

 

“毕竟两年没开了。”贺天语调四平八稳听不出情绪:“和你说了你人气很高。”

 

“可是我明明总是旷课,怕是不来的日子比来的日子还多…”莫关山犹是一脸不可置信:“她们见过我吗?”

 

听到这句发言,贺天只觉得对面的小子真真不自知,失笑:“毕竟学校的音乐节你每次都参加。”

 

“就因为这个?”莫关山皱起眉头:“这也太浅薄了。”

 

“看信——”贺天不愿再和脑回路与众不同的小伙子多说,伸手拍了下他的后脑勺,小莫同学也忽然想起自己的主要目的,竟也忘了计较贺天拍自己的一掌,当即打住,蹲下来把信放在地上,开拆。

 

展开第一封信前,莫关山终于觉得自己需要点预告片,遂问贺天:“咱们学校姑娘的文笔怎么样?”

 

贺天欲言又止脸:“.…..”

 

“?”莫关山看贺天忽然婆婆妈妈,嫌弃地皱皱眉,索性席地而坐,开始展那张信纸:“罢了罢了,我自己看。”

 

粉色信纸,角落印着樱花瓣,虽说放了不少时日仍带着淡淡的香气,莫关山颇有些期待,且看这样一张信纸上有怎样的大作,谁知开头第一句就没看明白,重新再读,念出声来:

 

“你的头发红得像刚出锅的小龙虾/你像试卷一样神秘潇洒……”※

 

“噗,”旁边的贺天忍笑不住,发出声来。

 

“.…..”莫关山有点不可置信,从头看到尾,只觉胸闷气短:“什么…?”

 

“噗,”贺天还在忍笑,决定不再给莫关山留不必要的幻想:“这算是好的了。”

 

莫关山:“.…..”

 

×

 

不信邪少年把一堆情书从头拆到尾,太阳已经落了下去,夜幕轻轻降下来。接着点楼道里的灯光,莫关山对着情书们心情复杂:“算了。”

 

“怎么?”

 

贺班长毫无怜悯之心,抱臂看着深受打击的红发少年,笑道:“对姑娘们丧失信心了?”

 

“不是……”大概是一次性摄入了过多玄幻文学,莫关山觉得太阳穴一跳一跳地像是要爆开,一时不知怎样向贺天解释,索性也不再遮拦自己的本意:“我本来想找找能当歌词的素材…还是算了。”

 

“你写歌?”贺天饶有兴趣问道。

 

“对,”莫关山口干舌燥:“和乐队里几个朋友瞎写,就是找不到词,”说得胸闷气短,实在不愿再待下去,站起身来随便收了收地上的一堆信纸,塞回到柜子里:“吃不吃晚饭?先走吧。”

 

“这是邀请?”贺天颇有点意外地挑挑眉,并不正面回答莫关山的邀约。莫关山抬头看看站在那里的贺班长,气短道:“你要不来我就自己走了。”

 

“来,你主动邀请,怎么不来。”贺班长露出标准微笑,从善如流,向坐在地上的莫关山伸出一只手:“走吧。”

 

Tbc

 

准备开始填《情书》,看了看大纲和之前自己写的内容…看到第二节实在…一言难尽,总之决定重写这一节。

保留了一部分之前的文字,不过基本上算是重写了一边,放上来,之前那个不会删,但是也…没什么必要去看了(掩面哭泣)

又是期中了,还在学校挣扎的盆友们…加油吧qaq

 

※本句原版来自《哈利·波特与密室》,金妮在情人节写给哈利的情书:“他的眼睛绿得像刚腌过的癞蛤蟆,他像黑板一样乌黑潇洒。”


  49
评论
热度(49)

© 西和橘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