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和橘夏

年更不写手 本质是鸽子

 

【贺红】假戏真做是一种很玄的东西(六)

大学生画手太太贺天×明星莫关山

老套的假戏真做梗,大概欢乐向(。)

能写到这里我也很吃惊orz 能力不足,bug超多,感谢所有的包容orrz

前文链接  (一) (二) (三) (四) 《关于假戏真做》 (五)


[十九]我喜欢你

 

那场小意外之后,雪持续了好几天。气象台说,这是B城近年来最持久的一场降雪。贺天站在窗边向外看时,只见一片皑皑,小区里有不怕冷的孩子,在楼下嬉笑打闹,玩得脸蛋通红。

 

莫关山没再给贺天发过信息,两个人好像都有点别扭,因此心照不宣地保持了距离。贺天那天看了半天雪,看到天色擦黑,终于决定放下画笔,转而蒙头大睡直到第二天中午,出乎意料的是,一觉之后,烦恼他好几天的上火居然就这样好了。

 

这以后画稿工作似乎也顺利起来,几个设定都完成得相当圆满。贺天纯粹地走起工作流程,和工作室进行相关的交接。工作人员和贺天打了几次交道,到小林那里赞不绝口,说这真的是个温和有礼办事靠谱的小伙子,小林听了几次这样的评价,无语望青天——大概是自己对贺天的理解存在偏差吧。

 

对,大概是自己的偏差。

 

小林转手把工作人员发来的信息转给了莫关山,半开玩笑地说,大家对你男朋友评价不错。平时只要在休息日总是秒回信息的莫关山这次却罕见地迟疑了很久才发回一条语气弱弱的消息:

 

“贺天哪里靠谱。”

 

小林看了半天,觉得这个回信哪里不对,放下手机才咂摸出来,莫关山的重点实在放得相当诡异。他居然没有就“男朋友”这个词大发脾气,只是质疑了下工作人员对贺天的评价。

 

不应当。

 

小林仔细回忆了下自己安排的、莫关山与贺天之间几乎纯走形式的约会,摇了摇头,继续忙起手上的工作来。

 

年后便是新片发布会,如今最让工作室头疼的,大概就是贺天的身份问题。

 

之前贺天和莫关山的事情刚刚传出来,贺天身为展正希粉圈大大的事情闹得人尽皆知,贺天退了那边的粉圈转而来画莫关山,现在又成了官方画手,公开出来终归是欠妥。按照工作室本来的打算,第一个签约的画手是要和大家见面的,然而贺天情况特殊,只能改变计划。

 

最后商量了很久,工作室决定以“保护画手隐私”为借口,让贺天参加发布会,只是不露面,用电脑处理过的声音回答观众提问。贺天没怎么考虑就表示了同意,这以后的安排,工作室基本轻车熟路,没什么阻力地就进行了下去,整个活动安排看起来相当的吸引人。

 

贺天清闲下来之后,补了几天眠,基本缓过来之后,打开了电脑上的文件夹,一张张翻着之前画过的图,从一开始的展正希翻到后来的莫关山,说不出自己是什么心情。

 

贺天再怎么十项全能,说到底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男生,之前凭着好成绩和出色的外貌游戏人间,说到底还是因为他不在乎——生命中出现的许多人对他而言不痛不痒,擦肩而过后不会在心里引起任何波澜。贺天略略反思了一下,或许自己天生就是个不喜欢在别人身上投入感情的人,成年以后,或者说主观意志明确以后,自己几乎本能性地避免和陌生人走得太近,不是什么自我保护,只是因为麻烦——

 

太麻烦了,生活中总充斥着各种各样的事情,让他人在自己的世界里变得重要,无疑是件更加麻烦的事情。

 

可是莫关山就是带着麻烦冲撞进他生活里的一个存在,或许对于莫关山来讲,贺天也同样是这样一个不速之客。

 

从系里同学没头没脑发了那篇投稿开始,事情就不断往奇怪的方向发展,一切都发生得太快,让一向喜欢游刃有余的贺天自乱了阵脚,紧接着,两个人被舆论裹挟捆绑在一起,被动地选择了抱团逃避风波,被动地熟识起来,紧接着,故事情节被动地向假戏真做的方向发展。

 

贺天一向不喜欢被动,连带不喜欢被动接触到的人。可莫关山像个可怕的意外。

 

算是完全被动吗?贺天仔细回忆了两个人从相识到如今的所有相处细节,忽然觉得也不尽然。

 

贺天松开鼠标,活动了下有些僵硬的颈椎。

 

接触是被迫的,接近是主动的。情侣是假扮的,心动是真实的。

 

贺天能看出莫关山望向自己时眼里隐含的踌躇,只是不知道那感情是否就是自己理解的喜欢,虽然他一向觉得莫关山在私下是一个很容易看透的人,但是涉及感情,贺天也难免陷入只缘身在此山中的困境。

 

走一步看一步的暧昧,往往由这种不确定性而来。

 

虚情假意的暧昧往往是为了愉悦,而真切的、带着试探的暧昧是一种难言的折磨,对关系中的两人而言都是痛苦,贺天并不喜欢这种欲言又止欲说还休。

 

图被翻到最后,贺天之前纷繁杂乱的思绪也逐渐清晰起来。

 

不能这样下去。

 

时间平稳而快速地流逝,察觉到时已是新年。贺天和贺橙两人一起过春节。贺家父母早已离婚,彼时贺橙已经成年,对着两个钻到钱眼里的家长大发一通脾气,直接带走了贺天,从此一家人连年也不在一起过。一个大学生一个自诩年轻的社会人,定然是不会屈尊去看春晚的,通常守岁也只是吃个饺子聊聊天,干瞪眼的往午夜撑,而这一年,贺橙刚刚出差回来实在疲惫,贺天看姐姐眼皮打架,便直接让她去睡觉—一守岁这种事情也只是个仪式,毕竟身体最重要。

 

看着贺橙睡下后,贺天裹上衣服出了家门。

 

此时迫近午夜,然时值新年,居民区里到处是玩雪或是看烟花的孩子,这些跑闹嬉笑的孩子身后还往往有抱臂站着的家长,因此并不冷清。

 

不知是哪个家庭买了射程很高的烟花,在小区中心广场的空地上放起来,或红或绿或黄或蓝的火光绽放在天上,显得热闹而温暖。贺天走到这里也停下脚步看天——他头一次没有厌恶身边小孩子的大叫大笑,他忽然觉得琐碎的现实生活,也挺美好。

 

他举起手机,切到夜景模式,顺手拍了一张,发给莫关山,用来打破僵局的这句话也是很随意的。

 

“哟,看春晚了没?”

 

莫关山好久没回复,意料之中。十几天没有联系的距离需要总需要用一段沉默的时间来拉近,贺天双手插袋抬头看了会儿烟花,终于感觉到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仿佛也带着他的心震动了一下似的。

 

“没看,和家人一起吃年夜饭。”

 

停顿几秒,也传来一张图片,那是一桌挺丰盛的菜肴,虽做法看起来都相当家常,但一道一道,看起来做得都十分用心。

 

贺天笑着回信息:“你做的?”

 

手机震:“嗯,我和我爸一起做的。他以前是厨师。”

 

贺天:“那你妈妈可真幸福,能吃到你们父子俩做的菜。”

 

这句话发过去,莫关山半天没回,像是不知如何回应,在那边陷入了沉默。

 

贺天的手指稍稍顿了顿,还是把打上去的那行字发了出去。

 

“那天你做的饭真挺好吃的,就我家那些食材你能做成这样,真是被演艺生涯耽误的好厨师。”

 

故作戏谑地提起那一天的事情,其实贺天自己也有点忐忑。好在莫关山很快语气闷闷地回复了一句:“能吃就好。”

 

“还有两分钟。”贺天看了看手机上的倒计时,发信息:“这一年,感觉过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贺天眼前仿佛出现了莫关山一边吃东西一边偷偷在餐桌下单手给自己回信息的样子。莫关山紧接着又回复:“不过和往年也不太一样。”

 

“是因为遇见我了吗?”贺天觉得自己又找回了往日面对莫关山的大言不惭,只是这一条并不完全为了调笑。

 

“……”莫关山发回来一行省略号,像往常面对贺天的调侃一样陷入了无语状态,但贺天知道,莫关山也远远不止是无语,他甚至能想象莫关山那只握紧了手机、指节微微发白的手,正用着怎样的力道来发泄自己的不安。

 

“我也觉得今年对我而言很特别。”等不到其他回复,贺天兀自说了下去:“今年是我大学的第二年,最后一年纯粹的学生生活,最后一年能心无杂念做自己喜欢的事的一年,明年开始,我可能会出国,可能会开始实习,总之,进入大三,一切都不同了。”

 

“嗯。”莫关山回复。大学生活确乎如此。

 

“不过最重要的,是我今年遇到了你。”一句话打出来并没有耗费多少时间,而把这句话发出去,却好像花费了贺天好大的力气。

 

这毕竟是需要勇气的。

 

本来做好的心里预设在消息发出去的这一刻开始分崩离析,贺天意识到自己相当紧张。正是雪后寒的日子,天大概太冷了,冷得他的指尖都在微微发抖,手里轻巧的手机在这一刻仿佛也变得沉重起来。

 

“莫关山,我喜欢上你了。那种想和你真的在一起的喜欢。”

 

手机那边的人陷入了冰冷的沉默,身边的空气却忽然躁动沸腾起来,小区里的人似乎都聚集到了广场,口中喊着什么,这是新年前最后的狂欢。绽放的烟火在此刻陡然变多,烟花爆开的声音和人群中的欢呼声相应相和,炫烂的火光照得天空如同白昼。

 

“五――四――三――二――一――新年快乐!!!!!”

 

贺天心中一片空白,也随人群一同抬头去看那天空,待到烟火落尽,才感觉手机在手里震了震。他低头,冰凉的手机屏幕上映出两行字。

 

“贺天,给我点时间。”

 

“新年快乐。”

 

[二十]那个答案

 

“小林,关于活动形式,贺天说他有个提议。”工作会议前一天,工作室的一个小伙子抱着一叠文件走过来:“他说既然他在场,不妨顺便安排一点他和莫关山的互动。”

 

“好啊,”小林略微思考了一下:“的确可以,你们和他确定下内容形式,看看加在哪个环节里比较合适,然后发给我。”

 

“好嘞。”小伙子点点头走开,小林便把这件事放在了脑后,继续收拾起面前永远看不完的文件来。

 

再一次想起这件事已是第二天,小林手里拿着工作室和贺天确定过的流程,坐在了会议室的桌前。这是发布会前的最后一次集体会议,莫关山坐在他身边,两眼放空地把玩着手里一支中性笔,两只耳朵似乎只起了装饰作用——很明显,他一句都没听进去。

 

基本讲完需要讲的内容,小林转而观察起身边的莫关山来。

 

若不是近来和莫关山接触的时间明显减少,小林想自己本会更早发现的——莫关山近来十分心不在焉,说得重一些,几乎到了魂不守舍的地步。他本是个脾气有些暴躁的青年,面对活动安排有不满意之处动辄和工作室方面有小争吵,而从年后开始,面对扑面而来的工作安排,莫关山罕见的安静,对所有的细节点头同意。小林一开始还因为他这种可喜的改变颇感欣慰,此时看来竟原来不是这样。

 

可是为什么呢?

 

此时,会议恰巧开到了卡通形象设计的部分。工作室在展示屏上打出了他们制作的成品,这便是在发布会上会展示的部分——小林看到莫关山忽然抬起了头,之前明显放空的眼睛里有了一丝丝光芒,他定定看着屏幕上跑来跑去的、自己的卡通形象,微微露出点复杂的笑意。

 

露出这样一个笑,对之前的莫关山而言,简直是不可能的。

 

小林眯起眼睛,想起之前对活动安排完全同意的贺天忽然提出的小建议,心里忽然有了几分计较。

 

会后。

 

工作人员三三两两散去,会议室逐渐变得空荡起来,而莫关山仍坐在原地发呆,竟似浑然不觉会议已经结束。

 

小林走出去又折回来,在莫关山面前放下一瓶矿泉水,装作不经意地飘出一句:

 

“好久没安排你和贺天见面了。”

 

原本垂着眼睛的莫关山听到这句话才微微抬起头,定定地望向小林,眼神里似有一些慌乱,但很快消隐无踪——毕竟,毕竟莫关山是做演员的。

 

只不过小林对自己手下这个艺人实在太过熟悉,莫关山一闪而逝的表情并没有逃过他的眼睛,小林只是淡定地垂下眼睛,语气没什么波澜地继续说道:“从现在到发布会还有一周,你已经熟悉了所有环节,在这段时间内也并没有什么别的活动,要不和贺天约一次吧,我给他打电话,时间地点确定下来之后会通知你。”

 

“不…”莫关山仿佛是本能地吐出了这么一个字,抬头对上小林的目光,语气又瞬间弱下来:“不用了,贺天也在忙发布会的事情…等事情都忙完了再说吧。”

 

“嗯?”小林一双眼神紧盯着莫关山不放:“不用担心这个,昨天贺天和工作室刚联系过,说是基本没什么问题了,而且他还主动提出要加一个和你互动的环节——”

 

“?”莫关山的脸上蓦地爬上一丝惊惶:“互动?”

 

“你刚才开会听了吗?”小林紧逼上去:“莫关山,我发现你最近总是在走神了。”

 

“……”莫关山被戳中要害,陷入沉默。

 

“说吧,你和贺天之间发生了什么。”小林面无表情:“你放心,我对打探隐私没有任何兴趣,这只是为了让我们的安排不要出乱子,接下来,你对我必须实话实说。”

 

新片发布会。会场里坐满了刚过完新年的、精神焕发的观众,人们在中央空调的暖风下自如地穿起了轻薄好看的衣服,屋外冰雪仍未化尽,而发布会场已是一片春意盎然。

 

从舞台上往下看的感觉,莫关山很熟悉。出道以来,除了在影视城或是录音棚的日子,他有太多的时间在舞台上度过。发布会、活动、首映式、颁奖典礼……所有的舞台都被绚烂的灯光点缀得闪闪发光,每当站在那些灯光下,看着台下人们激动的表情,莫关山总会觉得,自己是被爱着的,一直以来靠努力支撑起来的演艺生活,在这种时刻被赋予了无穷的意义。

 

而这一次,境况与以往如此相同,却又如此不同,贺天在后台,几个环节之后就要作为工作室第一个被签下来的画手接受采访。莫关山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贺天在自己的生活里竟然已经是一个不可或缺的角色,工作、生活……虽然说本质上莫关山很明白,在这个世界上谁离开了谁还都是一样过活,但是他明白,贺天对他而言,很重要。

 

那种分开之后会让他窝囊难受很久的重要。

 

之前的徘徊犹疑在这一刻——在站在舞台上的这一刻,忽然显得不那么令人迷惑了。

 

在莫关山的人生中,出现过很多人。不少曾经十分重要的人从生命的某个拐点开始与自己渐行渐远,步入演艺界后,这样的关系更是多起来,以至于莫关山深信,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一个瞬间的冲动,一个片刻的依恋,并没有什么意义。

 

他亦曾这样看待贺天,因为利益而交缠在一起的、本子虚乌有的关系,原本就不会长久,和贺天相处中得到的那些点滴,莫关山只敢将它看作额外的馈赠。他知道贺天会离开——或许在这场戏不必演下去之后,贺天会和他挥挥手,笑着说句再见。

 

那时,可能自己只是翻翻贺天微博上的旧图,然后偶尔翻到微信的聊天记录,用屏幕后的那些东西时不时提醒下自己,生命中曾经出现过这样一个人。

 

他的心理预设,大抵是往者不谏来者不追,心动时本能地躲避、本能地踩碎心里所有的可能性——这样一来,最终两人分开时,便也没什么好难过的,只要告诉自己,我本来也没有抱过什么期待,便能成熟地一笔带过云淡风轻了。

 

可真的如此吗?

 

莫关山数了数和贺天绑在一起的这段日子,自己冲动的瞬间依恋的片刻,简直他妈的数不过来了。

 

如果不去尝试,永远不会知道结果。因为害怕最终失去而放弃所有的可能性,其实不过是因噎废食,不吃就确实噎不到了,可还是会饿的。那些说服自己放弃的折磨与寂寞,未必就比捅破窗户纸后失去一切的感觉好受。

 

何况贺天的态度已经表明了,自己对贺天的心动也由来已久,他们本身就对外宣称是情侣关系,贺天还身为他工作室第一个签下的画手为他赶了许久的稿子……应该在一起的人,想要在一起的人,眼前的人,心里的人,除了贺天以外,竟已没有任何别的可能。

 

莫关山,你他妈的,不要怂。

 

那一天,自己和小林谈话的画面适时地在脑海里回放起来。

 

小林听完自己所有的叙述,微微皱了皱眉头:“你喜欢上贺天了。”用的是陈述句。

 

莫关山把故事讲到贺天在新年夜对自己告白,没有往下继续,然听了小林的这句论断,也只是沉默地点点头。

 

当然,他早就意识到自己喜欢贺天了,可能在圣诞夜,可能在某个酒吧,可能在贺天的家里,可能在某条飘雪的街道上,可能在万众团圆的新年夜里——然而他害怕,并不是喜欢就一定能走向好的结局,他要给贺天怎样的答案,他还没有想好。

 

但是小林并没有理会他的纠结,表情仍然严肃地说:“你还没有给贺天回答。”莫关山低声道:“还没有。”

 

小林摇摇头,苦笑:“我说贺天为什么忽然要求增加互动环节,他想要再和你表白一次——要不就是他想要在这个环节里听你的回答。年轻人总喜欢冲动。”

 

苦笑罢,他敛了敛神色,俯下身来,平视莫关山的眼睛:“就现在,当着我的面,告诉我你的选择。离发布会还有一周,你要是选择拒绝,我们直接和贺天联系,提前让他知道这个事实,然后纯工作性质地安排下你们的互动环节,以免事态不好控制。如果你选择接受,你可以选择在这个环节里顺便表白,一来你省心一点,二来真情流露效果会更好。”小林的语气相当淡漠,然而是无比认真的:“莫关山,你考虑清楚,我只给你五分钟,和他真的在一起,要,还是不要。”

 

“五分钟,太短了。”莫关山愣愣地抛出一句话。

 

“从新年到现在有多久了,你考虑清楚了吗?”小林的眼光柔和下来:“虽然我是从纯工作的角度要避免麻烦,但是事实上你心里早有答案了,只是没人逼着你立马把它说出来,所以你以为自己还没决定。在这种情况下,五分钟足够了。”

 

确实足够了。

 

莫关山当时看着小林,不知道自己内心究竟跑过去多少个念头,只知道,自己最终作出回答时,脑子是一片空白的,那些利害关系他并没有权衡清楚,那些自我保护的铠甲也被他丢弃在一旁,他仿佛是赤裸着吐出了那个字。

 

“要。”

 

小林说得有道理,莫关山后来意识到,自己的一片混沌之后,确实是这个答案。然而做出了这个回答之后,离发布会的一周时间便显得如此漫长,告白前的日子总是无比磨人,莫关山背着小林给他参考过的告白词,心里仍是一阵阵的紧张。

 

直到现在站在舞台上,直到箭在弦上,一切都在这引而不发的最后时刻里显得无比扣人心弦。

 

那之后的结果——莫关山不易察觉地深吸了一口气——罢了。


反正已经走过了这么久,未来未必就会分开,有什么可担心,退一万步讲,即使有一天分开了,老子也还是条汉子,贺天也还是条汉子,天也塌不了。

 

心里那个答案,他已经知道了。

 

除此之外,没有什么重要的了。


tbc


不行了ooooooorrrrrzzzzzz

下一发终于能 完结了 

倒地

  113 25
评论(25)
热度(113)

© 西和橘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