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和橘夏

年更不写手 本质是鸽子

 

【贺红】假戏真做是一种很玄的东西(五)

大学生画手太太贺天×明星莫关山,微量贱炸贱内容

很老套的假戏真做梗,大概欢乐向

能力不足,bug超多, 感谢之前的包容orz

前文 (一)(二)(三)(四)  (关于《假戏真做》)


[十七] 与一大太太的合作

 

新剧上映前,莫关山工作室又一次开始了宣传准备工作。

 

随着莫关山人气的升高,莫关山粉圈中的同人画手越来越多,产出作品的质量也在不断提升。为了进一步提高粉丝们的积极性、使观众眼中的莫关山形象更立体,工作室决定设计莫关山的卡通形象,在同人作者中找人气较高的画手担任设计工作,并支付其一笔客观的报酬。

 

长期以来,公司塑造的莫关山人设是努力青年,乍看上去十分讨喜,而长久以初期人设作为标签,偶像形象难免单一,莫关山本身性格中的叛逆、直爽被压抑得厉害。随着近来几个事件的发生,经纪公司有意让莫关山的人设更加贴近他本来的性格。工作室对网上的画手和作品进行了全面细致的考量,最后,他们锁定了一位人气很高的太太。

 

与众多纯粹走可爱路线的画手不同,这位太太画风可爱中带着几分写实,更重要的是,工作人员们在这位太太的画中隐约看到了他们所熟悉的那个莫关山,那个荧幕之下有血有肉性格丰满的莫关山。

 

太太的id是一大mgs。

 

几天之后,贺天收到了来自莫关山工作室的一条私信:“太太您好,这里是莫关山工作室,我们想与您洽谈合作事宜……”

 

刚刚洗澡回来正随手擦着头发的贺天愣住了。

 

××

 

期末考结束。

 

莫关山约贺天在公司内部经营的酒吧里见面,贺天到的时候,莫关山正坐在吧台边上吃冰。莫关山看到贺天远远走来,挥手打了个招呼:“哟。”

 

贺天脱掉沾满寒气的外套,看到莫关山面前摆的甜品,嗤之以鼻:“你来酒吧就吃冰?”莫关山对他语气中的嘲讽很是不满,知道贺天讨厌冷,反唇相讥:“那你吃一个我看看。”

 

“我不像你这么幼稚。”贺天轻飘飘回击:“我喝酒。”

 

莫关山愤怒:“行,知道您成熟,老板,给他来最烈的酒,来。”

 

贺天:“.…..”

 

圣诞见面分开后,两人很默契的没再提过莫关山的那个问题,继续以“合作关系”的模式相处,相安无事。

 

新戏结束,莫关山顺便去换了个新的发型,发色仍是张扬的红,长度却短了不少,鬓角处处理得干净利落,更显阳刚。工作轻松,莫关山便有了更多的时间用于健身,此时在暖气充足的室内,薄薄的一层衣服下透出流丽的肌肉线条,显得健美而不突兀。

 

相比之下,放在他面前吧台上的橙子味刨冰便有点过分可爱了,对比反差过于突出,贺天忍不住想笑。

 

“你他妈想笑就笑在那边噗嗤噗嗤干啥呢,”莫关山假装没听见了一阵子,终于忍无可忍:“小心呛死。”

 

贺天闻言也不再遮掩,嘴一直咧到耳边,脸都笑短了一截:“你真可爱。”

 

“滚,”莫关山最听不得“可爱”两字,一脚踢过去:“期末考得怎么样?”

 

“就那样吧,”贺天轻松躲开莫关山袭击,眯着眼睛抿一口酒:“大学老师出题的套路也就这样了,难度在预料之中。”

 

莫关山知道贺天一向成绩不错,听他的语气,估计又是满绩,八九不离十。复又想起自己上学时惨不忍睹的文化课成绩,叹息。

 

“怎么了,有什么烦心事?”两人并肩而坐,沉默半晌,贺天晃晃酒杯:“没精打采的,骂我都软绵绵的。”

 

“嗯,”莫关山咬咬刨冰的勺子,皱紧了眉头,表情有点纠结:“听说最近宣传工作遇到点小瓶颈,过来问你点事情。”

 

“嗯?”莫关山主动聊工作,贺天有点诧异看过去:“怎么了?”

 

莫关山低下头,用勺子戳了好几下已经开始融化的刨冰,组织了一会语言:“贺天,我也知道你之前混过展正希的粉圈……”

 

简单说来,莫关山工作室的计划受阻了。

 

当初工作室遴选同人画手,一大太太全票通过,随即有工作人员微博私信了这位太太。正常而言,同人作者被官方工作室认可总归会有些兴奋的,应该也会爽快地接受来自官方工作室的合作协议,蹊跷的是,一大太太面对合作邀约显得并不主动,甚至有点消极,私信回复很慢,对工作室方面“见面洽谈,报酬好商量”的邀请也显得温吞吞的。

 

莫关山卡通形象的设计工作也因此停滞不前。工作室本应试图寻找其他太太合作,但冷遇当前,竟鲜有人愿意放弃说服一大太太。工作人员不得已求助了小林,小林当时就在莫关山对面,听电话那头讲完,直截了当表态,说时间紧,三天之内拿不下直接换人。

 

莫关山没接触过此类事物,好奇。自己刷了刷他们提到的那位太太的微博,刷完就明白了工作人员们不愿放弃的原因——画得真心不错。最近一次更新,那幅戴着圣诞帽的自己看起来温暖美好。莫关山不得不承认,一大笔下的自己似乎是个更完美的自己,比起真实的莫关山,图中人却更具吸引力。

 

三天期限很快,莫关山在休息之余想到这件事心里还有点堵,想到贺天之前也做过画手,也刚刚期末考试完成,实在想聊聊这件事,便干脆把他约了出来。

 

“哎你说,同人画手都很抗拒和官方合作吗?”莫关山一张脸显得苦大仇深:“还是说作者都比较清高,视金钱名利如粪土……”

 

“……”贺天低头忍笑,憋得十分辛苦。

 

其实贺天一开始只是愣住了,想到自己算是特殊的身份不知如何回复,后来想通没什么大不了的时候,莫关山却提出了相当高的报酬,贺天此时同意,难免显得古怪,仿佛自己只是为了提高报酬才迟疑的。贺天自认并不清高,平时为人也算相当实际,但是来自莫关山方面的钱,他不知出于什么心态始终无法坦然受之。后来想想这个机会错过便错过了,也没什么,正思索如何正式拒绝莫关山工作室的邀请,没想到莫关山直接问到了自己头上。

 

怎么办,见机行事见招拆招吧。贺天不易察觉地抬抬眉毛。

 

“也不是所有的作者都一样,”贺天斟酌着用词,尽量正经严肃地胡扯:“有些画手可能会觉得,和明星官方接触太过实际,涉及金钱交易更会破坏他追星的朦胧感和距离感,这位太太不愿意和你们合作,其实也很正常。”

 

“哈?”莫关山皱眉:“追星不就是为了和自己喜欢的明星尽可能近一点吗,官方商用的影响有这么大吗?”

 

“其实,主要是心理问题。”贺天抿一口酒:“就像我在和你接触之前,只知道你的对外形象,但是在认识你之后,对你的印象改变了很多,你在公众面前从不爆粗口,但我们说话一般都没什么遮掩。”

 

“嗯。”莫关山点头表示自己在听。

 

“在和你合作之前,这位太太喜欢的是对外表现出来的那个你,虽然网络时代卖人设难度很大,大部分粉丝都能通过各种渠道了解真正的你,但是网络终究是网络,在网络形象和真正形象之间,还是存在差别。”

 

“.…..”将信将疑的莫关山皱眉:“也可以理解。”

 

“作为曾经追过星的人——”贺天说通了思路:“如果我真正接触到我喜欢的明星,发现他和我之前认识到的他差别巨大,往好的方面想,或许我会觉得开辟了新的视野,以后会更加喜欢他;但你们和这位太太更多是商业性接触,难免有一些关于设定的要求,你和他也会或多或少接触到,他应该是担心自己幻灭,这不是你们任何人的错,但是他发现自己因为这件事没有之前那么喜欢你,心情不会好。”

 

“可是他主要是和工作室接触又不和我接触……”莫关山戳戳眼前的沙冰,有点不悦:“你非要这么说我也能明白,”有点烦恼地摇摇头:“不过我确实像是会让人接触真人就失望的类型。”

 

红发青年歪歪低下头:“你说,很多人都是这种心态?”

 

强行胡说了半天的贺天竟迟疑了一下:“有少部分是,也有可能这个太太和我分析的也不一样,不过你们不妨找找别的画手。”

 

“嗯,”莫关山挑起半边嘴角笑笑:“不过这事儿也不由我。小林他们和工作室那边正在考虑换人呢。”

 

“那还有什么担心的。”贺天耸耸肩,往莫关山肩膀轻轻砸一拳:“以为出什么问题了呢。”

 

“.…..”莫关山不说话了。贺天趁抿酒的间隙瞥过去,竟发现对方的表情似有些不甘。

 

心中隐隐蹦出一个猜测。

 

“你看过他的画?”

 

“.…..看过。”很不愿承认似的,莫关山语气有点低沉:“哎没啥,觉得有点可惜,觉得他画得还不错的。”

 

贺天感觉心里的某个地方有一秒跳脱,带着一丝莫名的窃喜:“你喜欢他的画?”

 

“也谈不上喜欢…”莫关山皱着眉认真想了想:“就是觉得画得不错,笔下的我比现实中的我好很多似的…..”一句话像是说完了像是没说完,然后是长久的沉默,一向表情生动的青年此时似带着几分沉郁,看得贺天心里一阵微微的发紧。

 

其实这些画靠近的就是现实中的你。看着莫关山不甚自信的表情,贺天有一刹那甚至有点想抛出这句话,想了想,还是没说,转而搪塞:“我也没了解过,看来他画得确实很好。”

 

“哎算了不提了。”莫关山颓废了一阵子,似乎开始不耐烦:“总之这事儿也轮不到我管,就随口一提,说多了烦心。”大吃几口刨冰:“我看实在不行干脆你给我画得了,我看你画得也不赖,画张样图给小林看看,要是行就省事儿多了,还能给你点报酬。”

 

完全不知道对方是有心还是无意,贺天端杯的手僵了一瞬:“你认真的?”

 

“主要是我听他们说,想通过卡通形象帮助塑造一个什么…真实而全面的我,”莫关山抽抽嘴角,似乎对这番言辞颇为不屑:“要我看来都是扯淡,不过他们决定的营销方式,我也没什么话可说。”

 

贺天看过去。

 

酒吧昏暗的灯光下,莫关山一身深色衣服,身材匀称而性感,而这具美丽肉体的主人表情在酒吧轻松愉悦的气氛很是违和:“想真实,那你岂不是总是接触我?在这方面还有经验,忽然想到而已,你要是愿意可以试试,我拿给他们看,不愿意就算了。”

 

其实没什么。

 

胡言乱语说服了莫关山半天,贺天终于意识到,失去这个机会,自己是有些不甘心的。让莫关山失去自己的帮助去找别的画手,自己也是有点不放心的。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这样,仿佛莫关山的生活和自己休戚相关一般。

 

贺天想了想,微微点头:“我考虑考虑。”

 

莫关山:“你考虑好了快点画,小林等不了几天,时间比较紧了。”

 

××

 

接到贺天信息的时候,莫关山正在和小林谈最近的宣传事宜。听到手机响,莫关山拿起来随意瞥了一眼,发现居然是贺天的画稿,注意力立马从和小林的对话中抽离了出来。

 

贺天画的正是那晚和他在酒吧见面的自己。画的基调很昏暗,里面的莫关山也是一身黑衣,但莫关山莫名觉得画里的自己很闪亮。他不会赏析什么画,只是凭感觉判断出,贺天画的是真不错。

 

随即叫小林:“哎,上次你说找画手那件事,你看看贺天画的。”

 

小林正兢兢业业讲着注意事项和档期,被莫关山打断,稍稍皱了皱眉头,而后又没脾气地凑过来。第一眼,惊艳,第二眼,莫名觉得画风眼熟,第三眼,看到画右下角的签名,愣住。

 

工作室的电话恰巧在这时打来,小林接起,是负责莫关山卡通形象设计的工作人员:“一大太太刚才又在微博上发了张图,上面莫关山的新发型还没有对外公开过啊……”语气非常疑惑:“这位太太莫非是团队里的人?还是莫关山的朋友?”

 

小林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没什么奇怪的,一大太太,就是贺天。”

 

贺天传来的那张图,右下角赫然写着“一大”二字。

 

莫关山在一旁听着小林说话,听到真相,愣住。

 

贺天恰巧在此时传来了第二条信息:“喜欢吗?”

 

莫关山咬牙切齿,回:“你在耍我?”

 

贺天很快回信,语气颇有几分洋洋得意:“不,在决定合作之前,我可是经历了漫长的心路历程。”

 

莫关山握着手机半天不知道该回什么,贺天发过来一条语音,语气放得很温柔。

 

“我不是怕麻烦才不给你们工作室答复的,其实是我纠结了一下,我可以和你们解释。”

 

然后又一条信息传过来,对一向嘴上不饶人的贺天而言,这句话甚至算是带着试探的:“你们满意吗?要谈合作的话,我随时奉陪。”

 

[十八]  别扭鬼嘴角的第一次照面

 

寒假,签下合作协议的贺太太开始了闷在家里画图的生活。

 

为了不引起太大的骚动,莫关山官方并没有说明一大太太的身份,粉圈还是一片风平浪静。圈子里的姑娘们听说一大太太最终被选为了官方画手,纷纷发来贺电:“恭喜太太,果然太太最强了。”


而第一次感受到为官方供稿压力的贺天烦躁得想摔笔,可自愿上了贼船,想下来是断然不可能了。


时间往春节走,莫关山手上三三两两的事情忙完,每次想到贺天在兢兢业业给自己画图设计形象,免不了嘴角往上翘。偶尔打个电话过去骚扰,贺天都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哑着嗓子和自己说话,让本来想开玩笑的莫关山有点不好意思,挠头半天只能憋出来一句“注意身体”。

 

平心而论,这一次的工作量不算特别大,主要是时间赶得紧,对质量的要求也比较高,贺天作为完美主义者,自然是不做到最好不善罢甘休,草稿打了几次推翻几次,还是不大满意,大冷天里无端端生出满满的烦躁感。

 

大概是B城供暖太好了。上火的贺天扯着领子如此想。

 

又是几天过去,莫关山基本闲下来,待在自己家里浑身不自在,犹豫半晌又是联系了贺天:“怎么样了?”

 

“还行,就那样。”贺天语气听起来有点疲惫,没有往常的优哉游哉:“你最近是不是忙完了?”

 

“基本上,嗯。”莫关山握紧手机:“就你自己在家?”

 

“我姐还没回来。”

 

“那我去慰问慰问你?”

 

“也好,来之前给我打电话,听说这两天下雪,路上注意。”像是没力气废话,贺天两三句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

 

莫关山全副武装裹得严严实实,拎了几袋慰问品敲开贺天家门,看到了一个形象颇具宅男气质的一大太太。

 

和季节不符的黑色长袖薄卫衣,单层居家裤,光着一双脚踩在地板上,仿佛感觉不到冷。看看脸,黑眼圈已经隐隐露了出来,配上贺天疲惫的眼神,无端生出几分纵欲过度感。

 

要是添点胡茬就更完美了。想到这里,莫关山忍不住想笑。

 

“你笑什么?”贺天扶着门框:“进来吧。”

 

“啊,嗯。”莫关山赶紧控制面部肌肉管理表情:“挺久没见了,一切顺利吗?”

 

“还行,就那样。”贺天还是这句回答,径自走到电脑桌边坐下:“东西放下,自己随便坐。”

 

“喔。”莫关山依言放下慰问品,绕到贺天身后去看——他手里的图完成了大半,此时还在画着什么。莫关山欣赏了一阵子,诚恳地出言表扬:“画得不错。”

 

“不错?”贺天大概被自己的完美主义折磨得有点头疼,听到一句赞美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似的,摇摇头:“你外屋坐着去吧,我待会儿画完了出去找你。”

 

“哦。”莫关山看贺天濒临崩溃的样子,乖乖依言走了出去,在客厅来来回回走了几趟,估计了下时间,走向了厨房。

 

一个多小时之后,莫关山把最后一道菜搬上桌,还是忍不住想吐槽,这家里要什么什么没有,想出去买菜,自己又不想再敲门打扰贺天,真他妈巧夫难为无米之炊,冰箱里剩下半截萎蔫的芹菜,还有几根莫名其妙的胡萝卜,土豆发的芽快把冰箱隔板顶破了,鸡蛋也没剩下几个。莫关山对着一堆看起来半死不活毫不诱人的食材挠头半晌,终于拼凑出一桌看起来尚可的饭菜。

 

“吃饭了,贺天。”莫关山轻手轻脚推开门,说话的声音也轻轻的,生怕打扰了贺太太的工作,推开门却看到贺太太抱着板子趴在桌上睡着了。

 

脊背耸起来,脖子以一个并不柔软的弧度弯下去,头侧着压在桌子上,看起来很沉重,两只手抱着板子,就以这样一个僵硬的姿势睡着了。

 

鬼使神差的,莫关山走过去,在贺天面前蹲下来。

 

贺天长得好看,但是一般那张好看的脸对着莫关山全是欠揍的表情,现在睡着了终于没那么闹心了。莫关山静静看了一会儿贺天疲惫的睡脸,玩心忽起,撕了张纸条去捅贺天的鼻孔,后者大概是累极了,竟然没醒来,摇头晃脑挣扎了两下,笨拙得很。

 

莫关山心里狂笑不止,虽说他是有点心疼贺天的,但这小子要能一直这样安安分分任自己宰割,生活将是多么美妙。

 

想着想着就走了神,一只手也没了分寸,随意地在贺天脸上游走起来。食指顺着鼻梁滑上去,指尖略过眉峰,抹过眼角,沿着侧脸流畅的线条画下来,最后来到嘴角,轻轻一动便抚上了贺天的嘴唇,来来回回走了两趟。

 

嘴唇的触感很柔软,大概是因为上火缺水,贺天的嘴上起了些干皮,微微的扎手。莫关山定定看着贺天,忽然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手下猛地一抖,竟是狠狠地按了下贺天的嘴角,那嘴角也是缺水到了极点,受了一按,便裂开了条口子,流出点血来。

 

我靠。莫关山在心里哀嚎,什么情况。

 

睡梦中感受到疼痛,贺天皱皱眉头,睫毛颤了颤,竟也悠悠转醒过来。

 

“你在干嘛?”莫关山一时之间不敢动弹,贺天睁开眼睛,对上的就是莫关山生无可恋的眼神:“嗯?”

 

莫关山:“……”张张嘴:“我…”意识到自己的手还放在贺天嘴角,忙收回来:“做了饭,看见你睡着了,过来叫你。”

 

一只手收到一半被贺天捉住:“叫我吃饭?需要摸我的脸吗?”

 

莫关山看着贺天略带困意的脸,只觉得一阵呼吸困难,不知是因为自己莫名其妙的行为被发现,还是因为贺天此时看起来慵懒却极具攻击性——他很慌张。

 

贺天摸了摸裂开的嘴角,彻底清醒过来,放下板子,舔了舔嘴唇上的干皮,仍是钳着莫关山的手腕:“莫关山,我现在在上火。”

 

贺天的脸猛地凑近,莫关山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对不住对不住我不是故意的,贺天老大贺太太您饶了…”讨饶讨到一半,忽然觉得气氛有些不对,两个人的呼吸已经近在咫尺,贺天因为上火的缘故,呼出的气体显得干燥而炽热。不知哪里来的一股热血冲上了脸,莫关山一阵面红耳赤:“贺天…”

 

“莫关山,你别在这时候过来招我。”

 

不知什么时候,另一只手腕也被贺天捉住。贺天站起来,握着莫关山的两只手腕,朝莫关山欺身压过去:“我嘴角受伤了,怎么办。”

 

“靠..我不是故意的。”莫关山彻底慌了神,他能感受到贺天的体温,一点热度顺着被握紧的手腕一路烧下来,烧得莫关山没了挣扎的力气,混乱中别过头来试图盯着贺天的眼睛诚恳地道个歉:“我说真的对不住啊…”

 

贺天之前存心想吓他,嘴角沾着血,脑袋就往莫关山脸上凑,没想到莫关山忽然别过头来和自己道歉,干裂的嘴唇竟就这样碰上了莫关山的嘴角,感受到这蜻蜓点水般的一碰,两人俱是一愣。

 

贺天松开了钳制莫关山的手,莫关山呆愣地动动手腕,半晌才抬起手来,摸了摸自己的嘴角。

 

屋子里一片死一般的寂静,两个人一时之间都因为忽然而意外的亲密接触愣住了,表面都如同入了定的老僧,心里却不约而同掀起了惊涛骇浪。

 

居然碰上了。

 

“贺…贺天,那个什么,”莫关山呆愣半晌,仍是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我给你做了饭,就摆在外屋桌子上,你记得吃,”不知如何是好,只能选择先逃避,莫关山避开贺天的眼睛:“我接下来还有事情,就先走了。”

 

贺天没说话,莫关山也不等他回答,摘了围裙背上包,落荒而逃。

 

一直走出两个街区,莫关山还能感觉到自己的心在疯狂地乱跳。

 

居然差点就亲上了,差一点角度,他们的嘴唇差点直直碰在一起,可是——可是事情本来不该这么发展的。他明明十分看不惯这个自命不凡的小子,明明只是为了公众形象,两人不得已捆绑在一起的,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这他妈是老子的半个初吻了。

 

莫关山十分烦躁地揉揉头发,随即意识到,自己心里只有惊慌,竟没有一丝恶心或是抗拒的情绪,这十分不对,自己对贺天的感情大概越了界,可是为什么会越界,怎么可能越界——他可是贺天,一个性格恶劣的大学生。

 

另一边,贺天伸手摸摸干裂的嘴角,流出的一点血已经干涸了,留下一个小小的血痂。

 

这是个意外,虽说贺天近来总有假戏真做的错觉,他也能感受到莫关山对自己的感情微妙的变化,可是——这一次确乎有些突然。

 

莫关山逃了。一向自信的贺天忽然有些不确定,莫关山到底是不是向自己猜测的那样,对自己有了更深一些的感情,难道是自己自我意识过于强烈,难道莫关山其实还是抗拒的?

 

不可能。贺天摇摇头自我否决。

 

他僵僵地站了很久,最后掏出手机,给莫关山发了条信息:“回去路上小心点。”

 

莫关山接到信息,握着手机,心里闷闷的不知是什么感觉。

 

这时天空开始飘雪了。

 

tbc


快完结了

超级无敌垃圾西,垃圾西,垃圾西。

  137 27
评论(27)
热度(137)

© 西和橘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