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和橘夏

年更不写手 本质是鸽子

 

【贺红】假戏真做是一种很玄的东西(四)

大学生画手太太贺天×明星莫关山,有贱炸贱内容

很老套的假戏真做梗,大概欢乐向

前文 (一)   (二)   (三)


[十五] 重出江湖

 

贺天和莫关山的关系在那之后有了微妙的转变,最初妥协于言论上了同一艘贼船,后来却有点像朋友了。莫关山有时也会零零散散给贺天发微信:“靠,还NG,老子要死了。”大多是抱怨工作中不顺的。贺天一般不回信息,但心里仿佛和莫关山达成了某种默契。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生活的了解,往往是不经意开始的,零碎的话语带着零散的信息,逐渐堆砌出他生活的全貌:工作时间,吃的饭,心情,休息时间……不知不觉间,莫关山近日生活在贺天的眼里描了轮廓上了色,变得生动真切起来,莫关山的形象在贺天心里,也从一开始的单薄印象渐渐充实丰满。

 

被热度冲击过后的生活略显平淡,如同此时初秋九月暑气退去留下的清远天色。

 

安安分分度过一段日子后,好久没画画的贺天开始手痒。

 

贺天画了许久展正希,笔下的展男神形象已颇有辨识度。此时另取笔名回展正希圈,企图换个画风从头混起基本是不可能的,而且贺天也不愿去想象账号一旦被发现可能引起的血雨腥风。放眼其他圈子——似乎并没有自己特别了解感兴趣的领域。

 

加贝太太发现自己陷入了无圈可混的窘境中。

 

“要不去画个女星?”见一咬着食堂买来的土豆饼,表情有点陶醉:“还是食堂的土豆饼好吃,啊。”

 

女星。贺天胡乱在见一肩膀上拍一把:“没几个了解的。”

 

“了解,”从上次得罪贺天的阴影中走出来,好了伤疤忘了疼的见一开始眉飞色舞摆大道理:“哪有一开始就了解,都是混到圈子里慢慢了解的嘛,你总不能去画莫关山吧,诶对贺老大,我忽然想到一个特别好的明星,叫那个什么……”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莫关山”三个字冒出来,贺天心中忽然一凛,自己一开始怎么没有考虑到莫关山这个选项。

 

后面见一的话贺天一句也没有听进去,背着书包走到逸夫楼,贺天脑子里面已经列举了一条条自己可以去画莫关山的理由:经常看到他的各种形象,对他的性格了解全面,账号被发现也没有那么难堪…种种种种。自此,贺天暗暗下定了决心,回寝室就再开账号,重出江湖。

 

大英老师在台上字正腔圆,贺天在底下胡乱地走着神:不知道被莫关山发现会怎么样,哈哈哈哈,有趣。

 

××

 

不会取名字的贺天还是采取了拆字的模式。

 

一大mgs:#莫关山# 大家好,这里是新人,今天给小莫仔画了张渣图w

 

小莫仔是粉丝们对莫关山的爱称,贺天打上这三个字时着实一阵恶寒。

 

“呜哇太太这一看就是老手了。”

 

“怎么能,怎么能这么可爱!!!”

 

贺天发完图便继续画画,停了好久的手此时画的颇为愉悦,又一幅线稿打完,贺天登陆了下微博,看着一片赞和评论,心底的满足感很熟悉,来自画画的过程,来自对笔下人的喜爱,来自同好的热情。

 

正式决定混的圈子,要有基本的了解。课业之外,绘画之余,贺天会时不时翻翻莫关山的话题,一圈看下来,有技术尚可的,但整体水平与展正希圈相比堪称惨不忍睹。略略反思,贺天大致能猜到,莫关山吸引的粉丝年龄普遍不大,大多数人还处在画技成长期,不少画手虽说目前出手并不算十分的惊艳,但是和初期相比,作品的质量已经有了不小的提升。

 

简而言之,很多人在陪着莫关山一起成长。

 

贺天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其中一员。

 

对姑娘们来说,一大太太的到来像是个惊喜,惊喜的倒不主要是技巧,更多的是,太太笔下莫关山的神情——看起来与她们喜欢的人如此契合,却又带着细微的差别,时而张扬时而慵懒,时而跋扈时而笨拙,细节处埋藏着个性的闪光。

 

仿佛那是一个更加立体的——一个她们还没有接触到的莫关山。

 

有人评论:“看太太的图好像男友视角啊,神奇。”贺天对着电脑屏幕同样觉得神奇,人的直觉有时准得可怕。

 

他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心里肯定“男友视角”一词,相当于对自己默认了什么。

 

简而言之,贺天的重出江湖之旅顺风顺水,为莫关山产出、投票、保持热度,不知不觉间,贺天做的事情,开始和在展正希粉圈中时没什么不同。

 

贺天的隐藏身份又成了贺太太,只不过之前叫加贝太太,这次叫一大太太。贺天两字,真是被用到了极致。

 

××

 

“终于忙完了。”这天莫关山发来的微信语气轻快:“老子终于可以休息几天了,靠。”

 

贺天见莫关山难得愉悦,也就回了条信息:“最近没活动了?”

 

莫关山秒回:“没,休息不了多久,之前拍的那部片子快上了,马上进入宣传期,还有几个综艺要上,忙死。”

 

贺天:“那你高兴啥。”

 

莫关山:“.…..高兴老子今天可以回家睡觉,行吗!!!”

 

如此毫无营养地互逗几句,莫关山到家撂下手机睡觉,贺天却开始思考粉圈有没有什么事情可以给莫关山做了,他经历过展正希新片上映应援活动的,知道宣传开始之后有不少图要发,贺天计算了下时间,宣传期正值他正好是期中考试,那时候再下笔,画画时间必然不足,换句话说,屯画差不多该开始了。

 

贺天做此类计划向来得心应手。打发自己的空虚,顺便日行一善帮莫关山做点小宣传,也没什么不好。

 

重出江湖,笔下没了云淡风轻展正希,来了鲜衣怒马莫关山。

 

[十六] 合作关系

 

莫关山的电影宣传应援十分成功,一早开始屯图的贺天也游刃有余地度过了宣传期,成功地为莫关山贡献了不少热度,圈内姑娘都表示:一大太太真的很靠谱,莫关山也真的很棒。

 

为庆祝应援顺利结束,同城的几个太太心血来潮想要面基,随即一呼百应,几个画手热火朝天讨论着比较好吃的店,贺天一直保持沉默,有人发现,便在群里艾特他:“一大太太你也来嘛,不是说都在B城的嘛?好想见见你啊。”

 

应和声顿起:“对对对,一大太太话不多呢,感觉应该是个知性大姐姐~哈哈。”还有撒娇的:“一大太太我好想见你啊,你也来好不好?”

 

贺天在屏幕前勾着嘴角笑,要是你们见了我还不得吓死,发现和自己在互联网上相熟的同好居然是自己偶像的男朋友(虽然是出于炒作的假男友),估计这帮家伙会全部疯掉。

 

思考一会儿,打上几行字。

 

一大mgs:不好意思啦,我最近公司很忙,在做新的项目,基本上天天加班,一点休息时间还想留着画几张画~我也很想见你们,不过以后机会还多啦,下次再约。

 

一段话发出去,事实上除了考试周每天都挺悠闲的大学生贺天感觉自己的良心扑通扑通跳得坚挺,在假扮工作女性这件事上,贺太太表示适应性良好。

 

小姑娘们遗憾了一阵,只能作罢:“太太加油,身体最重要。”遗憾了一会儿,复又投入对面基时间地点的激烈讨论中。

 

冬衣替了秋装,时间过得飞快。

 

莫关山又完成了一部电视剧的拍摄,终于能在一年将尽的时候回到B城进行短暂的休息。在公寓里睡了两天,精神起来的莫关山收到经纪人小林的指示:“过两天圣诞节了,24号约贺天出去,餐馆我订好了,待会儿发给你。”

 

又有事。刚看到经纪人发来信息的莫关山皱起眉头,心里相当不耐烦,但皱紧的眉头在看见“贺天”、“圣诞节”的时候略略松开了几分。出门拍戏又是几个月,自己和贺天基本只有微信联系,中间出于炒作需要,贺天也飞过影视城去给莫关山探过班,但也就那一两次而已,仔细算算,两个人已经挺久没见面了。

 

一块出去吃个饭也没什么不好。

 

已经睡饱的莫关山颇有几分神清气爽,发微信给贺天:“喂,要不要出门吃饭?”

 

贺天回信息的语气相当欠揍:“哟,要约我去过平安夜了。”

 

熟悉的火药味,细细嗅来却有可能是甜的。莫关山一边有点气一边开始弯着嘴角笑:“为穷苦大学生改善生活。”后面跟了个微笑的表情。

 

贺天很快回击:“我看你是想我了。”

 

莫关山无语:“脸皮真厚。”

 

贺厚脸皮继续放飞自我:“圣诞节话题,估计能赚来好多人气,你打算怎么报答我?陪我睡一夜?以身相许?”

 

莫关山:“.…..贺天你今天是不是没课闲得慌!!”

 

成功三回合逗急莫关山的贺天握着手机,成就感满满,笑:“行,时间地点发我,免得您寒夜无人陪伴。”

 

莫关山恶寒:“.…..滚,你脑子里都什么东西。”

 

贺天不气不急,慢悠悠回复:“莫关山。”

 

莫关山:“?”

 

早熟的大学生仍是调笑的语气:“脑子里都是莫关山。”

 

一句话跳出来,莫关山怔怔看着手机,忘了回话,明知是玩笑话,心里却没有来由地跳漏了半拍。

 

忽然醒悟,大力拍头,回信息:“贺天你他妈满嘴浑话的王八蛋……”

 

××

 

“哎你说,现在怎么都喜欢过这种洋节日。”平安夜,二人会面,街头节日气息正浓。今年B城十分应景的在节前来了场大雪,此时接到边上还有尚未融化的厚厚一层雪白,映着橱窗灯光,温暖莫名。

 

“孩子多个机会向父母讨要心爱的礼物,情侣多个机会光明正大地你侬我侬。”贺天两手插在羽绒服的袋子里,仍不失帅气地开口总结:“为了开心罢了。”

 

“说的也是。”莫关山半张脸埋在围巾里,声音有点发闷:“老子就这样跟你跑了,小林订的餐厅没人去,回头他得杀了我。”

 

贺天闻言顿住脚步,侧过身子揽莫关山的肩膀,凑到他耳边,用特流氓的一个姿势开了口:“我说,你好歹也是个明星,怎么那么怂?”

 

贺天本就比莫关山高了些许,冬天厌寒的他,在室外又不顾及形象,把匀称的身材淹没在厚厚的羽绒里,此时整个人竟显得比莫关山大了一号,主动勾肩搭背,更有调戏良家妇男的感觉。

 

“你他妈放开。”莫关山瞪之:“老子才没怂。”

 

“这种时候还想着小林,你不怂是什么。”贺天没松手:“你好歹想想啊,你俩的雇佣关系,是你雇他,你那么怕他干什么。”

 

莫关山想翻白眼。小林平时看来温文尔雅好欺负,实际上关键时刻手法老道总能治得莫关山服服帖帖,一句话就是服气,再来一句就是我放弃挣扎了,哪还有什么脾气。

 

“算了,过节嘛。”莫关山伸手拍掉贺天的胳膊:“带老子去哪?”

 

贺天笑:“我家。”

 

老旧居民区,入夜,楼下是拿着雪球嬉笑打闹的孩童,楼上是家庭暖黄的灯火。这种感觉当真久违了。莫关山抬头看看:“你姐姐不在家?”

 

“出差了,在欧洲某国,估计节日也会找朋友庆祝。”贺天也抬头看看没开灯的家:“就我一个,再加个你。”

 

莫关山忽然觉得不对劲:“那我们晚饭吃什么?”

 

贺天笑:“吃你做的饭啊,”回头:“菜都给你买好了。”

 

莫关山:“……”

 

半年时间,同样的场景同样的人,心情却大不相同。莫关山为见面穿了相当正式的衣服,却没料到两人最后来到了贺天家里,还要自己下厨。在犄角旮旯里刨了半天,终于找到一件弃置的围裙,堪堪裹在衣服外面,看起来颇为滑稽可笑。

 

“盛饭去!”莫关山瞪在一旁打游戏的贺天:“指望老子照顾你。”

 

“来了。”贺天懒洋洋起身,一边还不忘吐槽:“您都是当了明星的人了怎么还张口老子闭口老子,听着像社会青年。”

 

莫关山怒:“你说啥?”

 

贺天:“哇,小莫仔好帅!”

 

莫关山:“……盛饭。”

 

最终举着红酒碰杯的时候,莫关山心里忽然升起一种“轻舟已过万重山”的感慨。半年前因为一场莫名其妙的闹剧,自己恨透了贺天,两人都或多或少经历了一段网络暴力,自己忿忿不平跑来找贺天倒苦水,最终却被贺天姐姐的一条微博扭转了局面。现在,两个人居然能相安无事对着吃饭。

 

果然是轻舟已过万重山。

 

莫关山觉得自己对贺天大抵是有好感的。

 

这个看似恶劣而游刃有余的人其实挺善良,本性也并不糟糕,作为一个本该享受大学生活的年轻人,为了莫关山的前途经历了不少麻烦事,却也没有出言抱怨,仔细想来,还是自己亏欠贺天更多。

 

第二杯酒,莫关山低低说了句“谢谢。”

 

贺天正在吃莫关山做的土豆牛肉,因为美食表情颇为陶醉:“为什么谢我?”

 

莫关山没有回答,反而有点魔怔似的:“你说,咱俩到底算什么关系?”

 

贺天一时没有答话。

 

莫关山忽然有点紧张,刻意维持平静的表情下是震耳欲聋的心跳声,他没有注意到自己微微蜷起手指抓紧了脏兮兮围裙的一角。

 

他本来没打算问出这个问题——或许是气氛太过轻松愉悦,或许是之前精神紧绷的莫关山此时太过放松,萦绕于他脑海中许久的疑问无意间冲破了堤防,在两人都毫无准备的时候,以最直接的方式被抛了出来。

 

他感到自己的呼吸有些急促,指尖因为某种意味不明情感的冲刷微微发麻,整个人僵硬在原地,等待着来自贺天的回答。

 

良久,贺天开口,语气不算笃定:“算是…合作关系吧。”

 

血液开始回流,指尖也渐渐恢复直觉,心里却仿佛有隐隐失落:“嗯?”

 

贺天挑眉:“你作为明星得到人气,我作为穷苦大学生得到接济。”

 

确实如此。莫关山垂下眼睫——确实如此,贺天的回答很中肯,也符合两人的关系现状。可是自己方才究竟在期待什么呢?

 

“说的也是。”他点点头,一口饮尽了杯里的酒。

 

××

 

莫关山的表现,贺天都看在眼里。

 

这个暴躁红发男星平日的情绪并不难揣测。他的放松,他的紧张,他的期待,他的恐慌,他的失落,都明明白白写在脸上。那些情绪背后的心思,贺天也不是看不懂。

 

可是他知道莫关山并没有理清思绪。贺天并不打算让糊糊涂涂的莫关山知道,自己近来对莫关山也抱着好感。

 

那种有点想把这段绯闻关系假戏真做的好感。

 

对于贺天而言,这种感情往往是某几个瞬间的冲动,比如莫关山某条微信口气随意仿佛已与贺天相识多年;比如莫关山被逗恼羞成怒放下矜持破口大骂,比如莫关山穿着厚羽绒服,点头时把半张脸都埋在围巾里显得莫名温顺;比如莫关山穿着围裙皱着眉头让自己去盛饭…...细细想来,每个场景都让贺天觉得无比亲切。

 

莫关山确实是酒量很差了——贺天看到他一开始强撑着,然后脑袋一点一点,最后直接趴倒在桌子上,又想到他刚刚问的问题,心里直想笑。抿完最后几口酒,他把莫关山扛到床上:“看着不重怎么死沉死沉的。”

 

莫关山睡得沉稳。

 

借着灯光,贺天把之前放在一边的圣诞帽戴在他的头上,又伸手理了理那一头乱发。

 

“圣诞快乐。”

 

××

 

圣诞节这天,一大太太发了张贺图,沉睡的莫关山戴着一顶歪斜的圣诞帽,沉浸在暖黄的灯光里显得很温柔。评论区再一次被“男友视角”刷屏,贺男神拿着板子笑。

 

不可思议的半年,曾经以为差劲的莫关山其实挺可爱,曾经觉得不成气候的莫关山粉圈其实也挺生机盎然。

 

生活总是在脱轨的地方绽放出新的色彩。


TBC

感情转型期  

感谢看文的各位,承蒙不弃,再接再厉

  155 25
评论(25)
热度(155)

© 西和橘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