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和橘夏

年更不写手 本质是鸽子

 

【贺红】假戏真做是一种很玄的东西(三)

大学生画手太太贺天×明星莫关山,有贱炸贱内容

很老套的假戏真做梗,大概欢乐向

每一发都比较长 前文 (一)  (二)

拖好久了orz

[十二] 识时务者为俊杰

 

“喂?贺天吗?”

 

请病假在家躲风头躲到第三天时,贺天接到了莫关山的电话。莫关山刻意压低的嗓音在电话那头听起来沙哑而违和:“说话呀,你哑了?”

 

贺天在电话这头皱起眉头,不明白为什么莫关山说话总要带刺。

 

距离贺姐姐的一条微博发出去,已经过了三天,然而打开微博,自己的名字还是和莫关山的捆绑在一起在热搜榜上跳跃,贺姐姐的微博转发量高得惊人,粉丝们转发时不约而同地加上了这么一句话:“如果这都不算爱,我有什么好悲哀。”两人的所谓恋情,至此基本彻底坐实。

 

“我说,我好不容易才偷回自己的手机,你倒是吭声啊。”莫关山语气急促:“你是不是又撂挑子不管了?你知不知道他们怎么说?”

 

“没有,我知道,亲爱的。”贺天刻意带了几分讽刺:“我知道,现在我彻底成了你的男朋友,我还知道他们说你不害怕现实的压力,最终决定牵起男友的手,勇气可嘉,真情可感。”

 

“嗨..”贺天能想象到莫关山在电话那边挠头的样子:“网上的人听风就是雨,不过这危机算是暂时度过了。”

 

贺天扯扯嘴角,对于莫关山而言,一波三折之后,个人形象危机确实是解除了,几次转折,大家理所当然认为这次只是贺天和莫关山情侣之间的感情问题。群众眼中的故事版本应该是这样的:贺天和莫关山起初只是秘密情侣,关系遭到曝光后,两人一开始迫于现实压力各自发表声明撇清关系,而贺天用情至深,抑郁难平,所以发声谴责莫关山,莫关山看到心疼不已,遂到贺天住所与其私会,两人未来何去何从,且见分晓….

 

这个逻辑无论怎么看都合情合理。

 

因为关系曝光而选择分手的明星情侣数不胜数,莫关山的粉丝团仿佛已经忘记这段关系刚刚曝光时她们碎裂的玻璃心,此时此刻,面对世俗,粉丝团众人显示出了同仇敌忾的态度:真爱不容拆散,谁敢欺负莫关山和贺天,我就和谁拼命。

 

因为“对真爱的坚持”与“对个性的坚守”,莫关山个人的热度与公众好感度近期大大提升,坏事摇身一变成了好事。

 

经纪人看着舆论风向渐渐变了,生怕莫关山不冷静做出什么举动,破坏了这误打误撞得来的转机,软硬兼施地收走了莫关山的手机:“我帮你保管一段时间,风头过去就还给你,没问题,没问题。”手机被抢走之后,莫关山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自己得联系贺天,贺天的手机号存在自己的手机上。

 

毕竟再怎么迟钝,他也知道,在这件事情中,贺天扮演的是最无可奈何的角色。也因此,在赌咒发誓什么都不做并买通身边一票工作人员之后,面对贺天的讽刺,莫关山深表理解。

 

可是心情无法落实到语言上,莫关山最不擅长的,大概就是委婉讲话。

 

“你怎么又不说话了,”自觉语气又有些强硬,连忙改正:“那个..你是不是不太开心?”

 

贺天本不想说话,听到对面莫关山忽然小心翼翼,不禁有点想笑:“不开心,想索赔。”

 

“索赔..索什么赔啊。”没料到对方上来是这样高级的要求,莫关山一愣:“你要什么?我尽力。”

 

这明星是不是脑子有洞。听到莫关山呆头呆脑的回答,贺天几乎嗤笑出声,越发不着调:“他们不都说咱们是情侣吗?反正我无所谓,你来陪我睡一晚上?”

 

“睡…睡一晚上?”本来打算维持正常画风的莫关山彻底懵逼,现在的大学生都在想什么啊,恼羞成怒:“我靠谁他妈要陪你睡..”

 

“开玩笑的,”看对方终于回过味来,贺天握着听筒闲闲地打断:“好了,你手机不还是偷回来的吗,找我什么事?”

 

“我…我…”怀着歉意打来电话的莫关山一时嗫嚅起来,他并没有什么实际的事情要找贺天,只是罪恶感太强,不打电话不听对方说一句没事就无法消解,此时只得僵硬地找起理由:“我是想…近期有个展正希的见面会,我能弄到门票,”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太弱,复又恶狠狠咬牙道:“靠,就是问你要不要门票。”

 

“.…..”贺天无语了一会:“以你男朋友的公众形象,去参加展正希的见面会?”

 

“呃……”本就是信口胡邹的莫关山仿佛被扼住了喉咙:“不是…”

 

贺天在电话这边嘴角抽搐,又一次担忧起莫关山的双商。莫关山死死捏着手机,尴尬不知说什么好,本是问候,看来难免又以惹贺天生气收场。

 

“老子也没想那么多嘛!”忽然委屈:“不是,那个票很不好拿到的…”

 

“噗…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好在听起来贺天的心情并不差,语气里虽有抱怨但隐隐透出笑意:“我说过退圈了,不追便不追了。听说你最近正在拍新剧,忙你的吧,我无所谓。”

 

这态度的反转有些超乎莫关山预料:“哈?”

 

见对方实在天然,贺天不由想,这时便干脆挑明了说吧,遂握着话筒闲闲道:“莫关山,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我不认也不会有人相信。”

 

莫关山点头:“这倒是。”

 

“我还不是社会人,但是识时务者为俊杰,我还是懂的,恐怕得在你男朋友这个身份下生活一阵子,抵抗也没什么用,我干脆享受就得了。”贺天偏偏头,挑着半边嘴角笑:“你也不必觉得愧疚,该做的戏做足,我就当改善生活。”

 

贺天还保留了一半的话没有说。

 

对于莫关山这种处于事业上升期的男性来讲,这实为一个不错的炒作机会,也利于莫关山塑造良好的公众形象。接下来,莫关山的经纪人恐怕还会联系自己,让贺天做出一些配合来圆这个无意间对公众撒下的谎,为狗仔提供素材,为莫关山提供话题热度,从而让对他的事业造成一定的积极影响。

 

炒作,初听来让人厌恶,但是思考到最后,贺天不得不承认,在水深如许的娱乐圈中,宣传炒作并未违背什么不能触碰的基本原则,而且这件事对自己并没什么消极影响,一段时间之后自己自可抽身而退,也算是一段难得而奇葩的人生经历。

 

如此便自我说服了。

 

“不说话?”莫关山似是愣住了,半天没动静。贺天觉得好笑:“莫关山!”

 

“啊,那好。”莫关山终于回神,想到对方刚才说的话,尽力转变角色,试图让自己变得财大气粗像个金主:“你缺什么尽管发给我,你地址我知道,会邮给你。”

 

“噗,”贺天拼命忍笑:“行,那你忙,我先挂了。”

 

放下电话,忍不住捧腹大笑,仗着在场没人,笑得全无男神气场。

 

这个莫关山怕真是个奇葩,要说也是演员,怎么在荧幕之外演技直降为负值,笨拙得像个虚张声势的小孩子。

 

贺天忽然有点期待接下来会经历的事情了。

 

[十三] 不是炒作

 

果不其然,在莫关山偷偷给贺天打电话的不久之后,贺天便接到了来自莫关山经纪人的问候。

 

对方语气和善,温温柔柔:“小贺,还记得我吗?”

 

彼时贺天刚从篮球场上下来,一身大汗还有有点喘,听着对方阴柔的声音一时有点别扭:“您哪位?”

 

“我是莫关山的经纪人小林,之前和我们见过的。”不再拐弯抹角,经纪人同志直截了当:“你那边是不是正忙?有空和我聊聊吗?”

 

贺天回头看了眼篮球场,给坐在板凳上的见一打了个手势示意他替自己上场,随即稍稍捂住听筒:“没什么事,这边有点吵,稍等。”

 

谈话的内容和自己的预想八九不离十。近期莫关山有个短暂的休息,经纪人想让莫关山和贺天一起吃顿饭。目的昭然若揭,嘴上却说得委婉,“表示一下对之前发生事情的歉意”。

 

贺天心想,不知对方什么时候会挑明了说,社会人办事果然喜欢这样暧昧不清地把人圈进去,然后温水煮青蛙地唬人。

 

“行,到时候您把时间地点发给我就好。”贺天应允。

 

然后见面那天,莫关山握着刀叉表情竟有几分扭捏:“多谢。”

 

贺天心安理得享受着美食:“没事,我说了是改善生活。”

 

他知道,角落里,或是落地窗外,有镜头在暗暗地拍,不过早做好了心理建设,此时倒是出乎意料的坦荡。自幼家庭条件良好,贺天在收费昂贵的法餐馆倒也游刃有余,时不时抬头和对面的莫关山谈笑几句,再自然不过。

 

第二次是探班。被经纪人接到片场,对方轻飘飘一句:“我去趟洗手间,你帮忙把这几个便当盒拿进去给他吧。”贺天佯装没察觉到其中设计,也是提着饭盒对莫关山笑容满面:“嗨,好久不见。”

 

这一次性质大致与上次不同。贺天回去之后,发现账户上多了不多不少一笔钱。打电话过去询问,经纪人云淡风轻:“就当是对之前的补偿。”

 

第三次,经纪人终于挑明直说:“小贺,你也知道现在的情况,关山这么长时间也不容易,我知道你也很聪明,能不能配合一下?我们会付给你报酬。”

 

贺天笑:“配合可以,报酬是不用了,就当是和莫关山交个朋友。”

 

对方礼礼貌貌谢过,但是最终还是磨着让贺天接受了一点报酬。挂断之后,贺天拿着手机把玩了一会儿,给莫关山发了条短信:“你经纪人要给我报酬。”

 

过了好一会儿莫关山才回信息:“啊,刚才在拍戏,刚下来。给你报酬就收着吧,你看之前事情爆发的时候他显得傻,其实就是被吓着了,平时人精似的,指不定后来怎么坑你呢。”

 

贺天对着短信笑:“那我就心安理得收着了,您继续努力。”

 

恰如莫关山所言,他的经纪人确实做了别的打算。两天之后,好久不刷微博的贺天收到见一的微信:“贺老大,你又上热搜了。”

 

贺天没回,心想大概是一些照片流出,没什么大不了。过了一阵子,见一像是经过了漫长的斟酌,又小心翼翼跟上来一条:“那就…祝你们久久?”

 

祝我们久久?

 

久违地打开客户端,登录,“加贝”虽已为弃号,粉丝却只增不减。贺天点开热搜榜,找到自己的名字,点进去。那是一条某娱乐账号发出的图片,贺天和莫关山坐在餐厅里似在谈笑。该娱乐账号配文:“是事实还是炒作,你怎么看?”

 

下面评论区叽叽喳喳一片杂乱,但是最令人醒目的是一条转发,来自莫关山官方工作室。

 

莫关山工作室:右边,是事实,不是炒作。//@XX娱乐周报:是事实还是炒作,你怎么看?

 

言简意赅,全无犹疑。评论区一片粉红色的海洋:“啊啊啊官方发糖好甜好甜!!!”“所以就说了嘛是真的在一起了啊啊啊我是谁我在那啊啊啊啊!!!!”

 

果真老谋深算。贺天对着屏幕叹为观止,收了钱便被彻彻底底绑上贼船,对方自可以心安理得地宣称两人确为情侣,已经同意并接受了报酬的贺天断然没有拒绝或跳出来唱反调的理由。

 

想想对方做事的纯熟老道之处,贺天忽然明白那样一个直接天然全无心机的莫关山是如何获得了不错的个人热度了。团队真的很重要,小林这样的经纪人实在不可或缺。

 

不过也没什么。贺天笑笑,事情真的越来越脱离控制,却也越来越有趣了。

 

[十四] 两份伴手礼

              

日子一天天推移,行将入秋。

 

拍戏也即将进入尾声,莫关山的日程松散了不少。这日打开手机随便刷了刷新消息,忽然从扶手椅上弹起来。

 

——展正希的见面会就在三天之后。

 

那次匆忙找借口说要给贺天找门票,这事情算是被贺天拒绝了,但是莫关山知道,要不是自己和贺天的关系在公众面前弄得这么尴尬,这样难得的机会,贺天是不可能不去的。后来和贺天打电话说起这件事,贺天云淡风轻一笔带过:“不去了,你忙你的,我假期也有自己的事情做。”莫关山越听越愧疚,贺天善解人意过头了。

 

贺天可以说自己不去,可是莫关山不能什么都不做,略略一纠结,给小林发了条信息:“和你商量个事呗。”

 

两天后,S城。

 

莫关山挂着两个快要垂到颧骨上的黑眼圈下了飞机,旁边化妆师小红十分不满:“好歹也是要出席活动,你这个样子化妆也救不了你。”莫关山不耐烦地打个哈欠:“你爱救不救,我不在意,你别被小林吵就行。”

 

小红狠狠翻个白眼。

 

活动开始三天前,莫关山找到经纪人,说想要作为嘉宾参加展正希的见面会,经纪人摸不着头脑:“你戏还没拍完,去参加那个干什么。”

 

平时操蛋得像个刺猬的莫关山此时低眉顺眼:“我就是想参加,就以公司的名义把我派过去,就当个嘉宾,或者说作为展正希后辈的身份也行,我前一天晚上赶过去,活动结束就回来,不耽误时间。”

 

莫名其妙的要求,断然没有同意的理由。小林拒绝得干脆:“杂事还很多,你别任性。”莫关山抬头:“我没任性。”

 

所以这份职业看似风光实则没有任何人身自由——下了飞机困得随时可以站着睡着的莫关山愤愤想——自己现在的人生仿佛就被捏在可恶的经纪人手里,那天好说歹说都被驳回,最后不得已说了真话,经纪人听见“贺天”两个字,态度才微微转变了。追问到底,经纪人幽幽发问:“你几岁?”

 

“啊?”

 

经纪人拿出手机,一边低头找贺天方面的联系方式,一边语气不带波澜地出言评价:“高中生追人都没你这么笨拙。”

 

高中生?追人?笨拙?莫关山一边调整墨镜口罩一边腹诽,一句话里三个词都莫名其妙,小林的脑子怕是坏掉了。

 

自己确实对贺天怀有点愧疚,毕竟影响了一个大学生安安静静学习泡妹子画画追星的生活,自己不该给点补偿吗?何况不是什么大事。

 

确实不是什么大事。莫关山咬牙切齿企图把瞌睡虫从脑子里赶走,活动主办方专门给自己加了个活动环节,里面有几个问答需要准备,不能不清醒。饶是这样想着,上了公司派来接他的车不到两分钟,莫关山就彻底睡死了,连小红兢兢业业在他脸上抹粉试图遮盖黑眼圈也不知道。

 

××

 

“你在紧张吗?”展正希关切地低头发问:“哪里不舒服?”

 

“没…没有。”见一颤颤巍巍回答,至今不太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受邀参加展正希的见面会,对方竟然机票门票全包,而且自己到达会场之后,直接被展正希本人引来了后台。

 

“那要喝点什么吗?”展正希很耐心,语气温柔:“可乐可以吗?”

 

上一次共处的经历实在算不上愉快——展正希回家工作了好久,还是时不时想起见一在他车里,从怯生生不说话到泫然欲泣再到大声哀嚎的那个下午。作为性格温良的大众男神,他从没有做过什么出格事,把身边人逼到这种地步,更何况是一个刚认识不久的大学生。心里实在过不去这个坎,展正希还是找来经纪人:“上次那个孩子,你帮我联系一下。”

 

邀请他参加自己的活动,然后请他吃顿饭。展正希是这么打算的。并不是他自视甚高,事实是,能接触到媒体的大部分人,即使不是展正希的铁粉,也都或多或少听过他的歌看过他的戏,能见到这样的明星,对大部分人而言终归是好事。

 

接到电话的时候,见一却很慌,支支吾吾应付过去,想到贺天有可能也会去,充满希望地打电话询问:“您要去展正希的见面会吗?”贺天简简单单撂下一句“不去”就挂了电话。

 

千万个不愿意,也不能拂了人家的好意。想到之前在展正希面前的丢人之举,见一只得回了条信息:“好的,我可以去。”

 

然后就发展到了如今的状况。

 

见一接过展正希手里的冰可乐,觉得自己不能再怂下去,犹疑了一会儿,指了指旁边的椅子:“我能坐那边吗?”

 

展正希笑:“当然可以。”

 

终于和展男神正常对了次话的见一在心里长舒一口气,低下头竟然有点雀跃:展希希真是好帅啊好帅啊好帅啊!随即反应过来:靠,展希希是什么鬼!见一你这个沉迷男色的傻子啊啊啊!!!

 

展正希一脸疑惑地看着一边拼命晃脑袋一边往椅子那边走的见一,默然叹气。

 

如今与年轻人的代沟越来越大了。

××

 

见面会举办得很成功,来参加活动的人最终离场时的表情都显得很愉悦。临场赶工成功糊弄过去的莫关山长舒一口气,瘫倒在后台的扶手椅上只想直接睡过去。

 

展正希递过一瓶水:“辛苦了,小莫。”

 

“没啥,”莫关山把冰矿泉水贴在额头上,感觉神志稍微清醒了点:“忽然要求来参加你的见面会,打乱了你们一开始的计划,真的不好意思。”

 

“没什么,你来了反而让舞台显得年轻了不少,”一整天脑海里都盘桓着“代沟”一词的展正希摆摆手:“我知道大家都对你挺有好感的。”

 

“哈…那谢谢啊。”莫关山也不再谦虚,挠头一笑。

 

“啊,对了,”想起什么似的,展正希忽然笑了:“你和小贺现在相处得还好吧?”

 

“哈?”莫关山闻言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只见展正希还是得体地笑着:“我听小林说了,你这次是因为小贺来的。”

 

“靠…你听他瞎说…”莫关山无力地反驳:“我特别讨厌这小子,我为他来,怎么可能。”

 

展正希也不多言,淡淡道:“听说你之前很抵触见面会的,这次你能来参加我的活动我很高兴。”言毕伸手招来工作人员:“这次参加活动的粉丝都有带签名的伴手礼,你要是不嫌弃,也可以拿一份。”

 

作为同行,莫关山自然不会对展正希的签名有什么特别的渴望,展正希做法的目的很明显——莫关山有点想低下头捂住老脸,但是想到自己一开始的目的,虽然不想承认,但自己本身就是为那混蛋贺天来的,这份礼物必然要带走,到这个份上,只能服个软承认了,该死——他有点笨拙地接过展正希手中的纸袋,没有意识到自己脸上不正常的热度:“啊,谢谢。”

 

看着对面红了脸的大男孩,展正希笑了:“我接下来还有点安排,就不送你了。”

 

莫关山点头如捣蒜:“嗯嗯您忙您忙,我没问题的。”

 

莫关山愣愣看着展正希向后台一边招招手,和一个发色浅淡的男孩子一起离开。跟来的化妆师小红在旁边等了半天终于不耐烦,上去给了自家偶像一个肘锤:“还走不走。”莫关山回过神来:“啊走,走。”跟着走出去几米,脑子才后知后觉有点运作,那个男孩,看起来有点眼熟啊。

 

在哪里见过呢?

 

××

 

这次展正希见面会阵仗确乎不小,许久没有关注自家偶像的贺天最终也挂上了微博小号,默默跟进活动,首页上一片期待的声音,要贺天说不羡慕,也是不可能的。

 

根据发出的安排,活动明显已经过了很好的组织,更何况展正希工作室为这次活动定制了很好的礼物,当日到场者人手一份,对展正希粉丝而言无疑是最好的纪念品。

 

无疾而终的追星还真有点让人郁闷——贺天撑着半边脸颊,有点可惜自己直到退圈也没拿到什么粉丝福利。

 

为了不让自己受到进一步刺激,贺天关了手机,决定不再跟进活动,出门打篮球。

 

谁知一天后,他收到两份快递,分别来自莫关山和见一,寄件地都是S城。

 

莫关山:“老子正好来参加了展正希的活动,有纪念品,我留着没点卵用,你放你那儿堆着吧。”

 

见一:“说来话长,我这两天正好在S城,碰巧拿到一份,送给你贺老大…聊表对之前事情的歉意。”句末还画了个哭脸。

 

无意追究见一那笨蛋为什么在S城,贺天看着两份一模一样的伴手礼,笑了。

 

没记错的话,莫关山还没杀青,从活动预告看,也没有他要参加这次活动的信息,八成临时起意跑过去——揣测一下他的目的,贺天心底忽然有点隐秘的开心。明明为别人着想,却这般色厉内荏,真是个笨拙的家伙。

 

他欣赏了会儿两个漂亮的纸袋,拿起了手机。

 

××

 

这一天,回来补拍戏进度补得头昏脑涨的莫关山终于拍过了一条,得以下场休息,顺手刷了下微博,首页上跳出来一条动态。

 

加贝:没在现场却收到两份礼物,谢谢两位厚爱@莫关山@劳资叫见一

 

居然是贺天。

 

没有去管热搜怎么样——莫关山握着手机,心里忽然一热:无论是出于愧疚还是好感,这样为身边人做件事并受到感谢,真的是很久没有的事情了。

 

一条言简意赅的微博,莫关山甚至能透过屏幕看到发动态时贺天挑起嘴角的坏笑。连轴转了几天,方才NG时还在心里抱怨自己冲动不长脑子的莫关山,此时却已悉数忘掉了那些怨言。

 

没什么犹疑的,莫关山点了个赞,放下手机,嘴角是向上的。

tbc

估计还有两发完结

――――――――――

哦发现两发完结不了了qaq……当我没说qaq

  110 21
评论(21)
热度(110)

© 西和橘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