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和橘夏

年更不写手 本质是鸽子

 

【贺红】远程控制

甜饼,一发完QWQ

计算机系毕业的平凡也不凡的两人,关于远程控制的故事

临近新年时,因为一项没有完成的研发工程,莫关山供职的软件公司把压榨员工的技能发挥到了极致,工作时的休息间隔一再压缩,加班成了每天的必修课,不大的公司,一片叫苦声,甚是可怜。

 

一开始,莫关山还留存了一丝抱怨的力气,在工作的间隙趴在桌子上,给男友贺天发微信:“我靠,累死老子了。”然后看着贺天回的一串“喝点水”、“别理你老板”之类的消息笑一笑,发展到后来,莫关山已经放弃了治疗,看着任何屏幕都条件反射似的恶心,只想趴在什么地方睡上一觉,地老天荒。

 

工作相对轻松的贺天看着自己迟迟没有新消息的微信,仿佛自己被恋人冷落了似的,一早上过去忍不住发了个“你还活着吗”给莫关山,看着对方回复的一个微笑的表情,常年波澜不惊的贺天心里像是打翻了苹果醋,对着手机露出一丝复杂的痴汉笑。

 

这是莫关山和贺天毕业后工作的第一个年头。两人是大学同学,当年一前一后地抢占F大计算机系排名榜首。贺天聪明却不高冷,莫关山努力而极孤僻,两人人际交往圈子差别巨大,当时唯一的交集大概就是坐在同一间教室学着同样的东西,后来因为系里举办的设计比赛,不打不成交,从对手到朋友再到恋人,似乎水到渠成。毕业后离开校园,分别进入两家软件公司供职的两人理所当然地开始了同居生活,而初入职场,鲜有人能真正做到朝九晚五,仔细算下来,两人同居后的共处时间,竟远远比不上学生恋人时期。

 

“晚上吃什么?”离下班还剩半个小时,贺天给恋人发了条信息,几分钟后得到回复:“今天加班,你先吃,别等我。”有预感似的又等了几秒,果然手机又震:“靠,对不住,这垃圾公司。”想到莫关山在屏幕另一边烦躁又有点愧疚的表情,贺天失笑:“没事,早点回来。”

 

话是这样说,在莫关山疯狂加班的这段日子里,贺天的确感受到了一丝无聊,见面时间,交流时间,吃饭时间都被压榨,公司俨然成了两人之间最强有力的第三者。一般而言,饱暖方得思淫欲,莫关山加班加到虚脱,两人在床笫之间花费的时间直线下降,在零小时的标准上已经保持了将近两个星期,贺天忍得很辛苦。

 

好在快结束了。贺天嚼着便利店买来的便当,颇有几分期待地想,加班日子的尽头也并不远了。

 

×××××

 

“不是,我真的忙死了,没空。”莫关山走到休息区捂住扬声器,试图压低对方蛮不讲理的哀嚎声:“我跟你说了,这几天正在赶项目加班,真没空。”

 

寸头在电话那头,声音简直染上了哭腔,一派凄凄惨惨戚戚:“可是我这差评率都要突破天际了,再这样下去我迟早要完蛋,”诉完苦,语气立马重归无赖:“你是我最后的希望了,你一定要帮我啊啊啊!”

 

寸头是莫关山的发小,游手好闲多年,最后开了个淘宝网店专卖盗版软件。一开始因为价格低廉吸引了不少买家,后来却因为无法解决买家在软件安装方面的问题,评价一路走低。之前春风得意了一阵子的毛头小伙倍受打击,而不学无术,请不到帮手,最后忽然想起了幼时好友莫关山。

 

“过了这一阵子行吗?”发小和其他友人不同,暴躁孤僻如莫关山,也不忍拒绝来自童年友人的请求,他揉揉突突乱跳的额角,压着语气发问:“你这事情要不是急得火烧眉毛,就缓到年后,我说话算数,行吗?”

 

寸头在那边语气一下子垮了:“好吧…那你忙。”言毕仿佛就要挂电话。莫关山忽然于心不忍,抢在对方挂电话之前忙说:“算了,我周末还是有点空,明天就周五了,我可以先帮你看看,你先联系下之前安装出了问题的买家。”

 

寸头陡然高兴起来:“啊,谢谢,那我马上把相关的材料给你发过去,你看微信啊,看微信。”听着对方明快的语气,莫关山苦笑着摇摇头。

 

自找苦吃啊。

 

×××××

 

“怎么回家了还抱着电脑不放?”当晚,贺天端着两杯牛奶,看到近来宣称“痛恨一切屏幕”的莫关山抱着笔记本电脑看着什么,不禁有点诧异:“你不是说今天没加班工作吗?”

 

莫关山嘴里叼着吃了一半的三明治,说话含含糊糊:“我发小找我帮忙。”

 

寸头这网店的评价,真的快没救了。看着贺天疑惑的眼神,莫关山两三口吃完剩下的三明治,简要给贺天解释了一下,贺天放下莫关山的杯子,腾出手敲他红色的脑袋:“你这都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还浪费时间做这种低智商的琐碎工作。”莫关山烦躁晃头:“靠,你以为老子想啊,我也没办法,又不能见死不救,还好听说要解决的问题不多。”他看着寸头网店一片飘绿的评分,头疼:“希望顾客的脑子灵光一点。”

 

贺天撇嘴:“搞不定就交给我。”

 

莫关山皱眉笑:“这种小问题能难倒我吗,你先睡觉去,睡觉去。”

 

看了一圈差评,莫关山在聊天软件上敲寸头:“我看了,都不是什么大问题,你先联系几个,我明天在客服端给他们解决。”寸头秒回:“好的好的,多谢多谢。我跟买家都约过时间了,周六一批,周日一批,都不多的。”

 

莫关山诧异:“有那么多人啊,还分两天?”

寸头语气略尴尬:“麻..麻烦了,完事我给你发工资,发工资。”

 

还发工资,莫关山失笑,略微斟酌了一下,敲上去一行字:“明天周六,帮我回家看看我妈,给她买点鸡蛋什么的。”

 

寸头语气极其狗腿:“好嘞,得令!明天我就买几斤鸡蛋看她老人家去。”隔了一两秒,又发过来一条消息:“您在和买家沟通的时候,千万千万要有耐心啊,他们都有点笨。”

 

莫关山笑:“知道了。”走到卧室,用枕头把贺天砸醒:“老子明后天居然要做客服,不可思议。”贺天揉揉眼睛翻个身,胡乱用被子把莫关山卷在怀里:“一定一点都不好玩,你别期待,快睡了。”

 

×××××

 

什么寸头,大概是滑头,这几斤鸡蛋买得实在不亏。周六早上连轴转,大约处理到第十个顾客,莫关山彻底崩溃,为什么这帮买家总能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

 

塞着耳机的贺天第三次听到莫关山的咒骂声,忍不住走过去,莫关山一脸怒气:“这个问我任务管理器怎么开,任务管理器怎么开!!然后还问我control键在哪里!他买这软件装上了会用吗,会用吗!!”

 

贺天黑线,抚慰之:“别生气。”

 

其实贺天心情也并不好。好不容易到了周末,难得的独处时间还被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占用了,他本来打算和莫关山一起出门吃午饭,现在看来基本不可能了。

 

莫关山在忙无关紧要的事,他也在忙无关紧要的事。

 

这年十一月份,作为在竞争激烈的就业市场中成功找到工作的代表,贺天和莫关山应邀回到F大计算机系做了一次经验分享会,此后,贺天时不时收到一个名叫见一的学生的信息。贺天打听了一下,对方学术水平并不算高,而且整个人总是散发着缺心眼的气息,在年级里算个奇葩。

 

不知道是不是被贺学长精英的形象惊艳到了,见一发来的信息总是语气崇敬,而内容都是一些学业上的问题,在贺天眼中并不算难,贺天偶尔看手机解决一两个,对方就感激得五体投地。不知是不是临近期末,这一天见一同学忽然又私戳贺学长:“学长,打扰了,我有几个问题向你请教…”一开始贺天闲得无聊就回复了一条,哪知后来对方开启了问题轰炸模式,问得贺天心烦。

 

“这他妈都是常识啊啊啊啊!!”对着买家,莫关山无比愤怒。

 

“这东西老师讲过的吧。”对着见一,贺天万分无语。

 

周六早上,贺天和莫关山的心情都远远称不上愉悦。

 

下午,终于打发了见一的贺天瘫倒在床上,看着莫关山已然颓废的侧脸,忽然觉得不能把大好时光就这样浪费掉。

 

时间宝贵,不容浪费,人生苦短,应及时行乐啊,及时行乐。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莫关山明天继续做这该死的客服工作了。

 

转念一想,抱着自己的笔记本起身:“我去客厅待一会儿。”

 

眼看着历史遗留问题即将解决完,莫关山一边有点兴奋一边头昏脑涨,也没听贺天说什么:“嗯。”

 

×××××

 

问题差不多解决完,莫关山的眼前忽然又跳出一个对话框:“客服哥哥,你在吗?”

 

“在。”记录显示对方刚刚买了一个视频剪辑软件,是个新买家。莫关山估摸着问题不大,眼看胜利就在前方,回复言简意赅而得体:“请问您有什么问题吗?”

 

对方也很客气:“我的软件不能安装,您能看看是怎么了吗?”过了一阵子,发过来一张图片,是安装时的错误提示对话框。

 

这是这款软件安装时最常见的问题,莫关山看了一眼,松了一口气。这个买家看起来还比较灵光,起码知道截屏,优秀得感人:“您把控制面板打开,删除C++2008就可以了。”

 

哪知对方沉默了一会儿:“控制面板…在哪里?”

 

莫关山忽然有点头疼。

 

×××××

 

一张截图发过去,贺天就知道自己表现得太不菜鸟了。

 

看着莫关山明显透着聪明人惺惺相惜的语气,贺天连忙调整智商:“控制面板…在哪里?”

 

对面,客服莫关山沉默了。贺天在客厅里眯起眼睛,明天一定不让你继续做这个什么破客服了。

 

×××××

 

“你看到左下角的开始按钮了吗?”莫关山确定了对方的系统版本之后,换了循循善诱的语气:“你点一下。”

 

贺天慢吞吞点了开始按钮,又截图:“点了,然后呢?”

 

莫关山有点无语,合着屏幕那边又是一个菜鸟,也不自己探索一下:“单击左下角,‘所有应用’,然后往下拉,找到win***s系统,里面有‘控制面板’,你看到了吗…”

 

又是一阵沉默,莫关山揣测对方应该是在一步一步执行自己的指示,便靠在椅背上等着,半天,对方又发来一张截图:“你说的文件夹,在哪里?我怎么还是没有找到..?”

 

对于掌握技术的人而言,装傻很简单。莫关山不可置信地瞪着对方发来的图片,不明白对方的计算机到底出了什么奇怪的问题。想了想,找了一个自动检测的软件打包发过去:“你接收一下,解压,打开第一个文件,截图发给我。”

 

对方接收了,过去半天,打开了压缩包里的说明性TXT文件,截图过来:“然后呢?”

 

莫关山崩溃:“亲,打开里面的exe文件,截图给我。”

 

贺天:“exe文件……?”

 

以为是最聪明的买家,实际相处下来竟然是最笨的。莫关山彻底无语:“算了算了,亲方不方便开下远程控制…我来给您操作,这样对我们两个人而言都快一点,您放心。”

 

奸计得逞,贺天对着屏幕笑:“好,没问题。”

 

×××××

 

远程控制链接成功的一刻,莫关山以为自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要是早点想到这种方法,磨在这项工作上的时间至少能减少一半。他动动鼠标,心情愉悦地点进磁盘寻找自己发给买家的文件,顺利的话,还有五分钟就能完成任务,正好到了晚饭点,他可以和贺天点个外卖,晚上可以窝在一起看些愚蠢的电视节目,然后早点睡觉。

 

而莫关山的好心情在点开文件夹的瞬间烟消云散。

 

打开那个名叫“检测软件”的文件夹,里面居然有一个命名为“莫关山”的子文件夹。莫关山浑身一凛:老子不是不小心把自己的文件夹打包进去了吧。慌忙点开,被里面一片缩略图晃瞎了眼。

 

这….全是自己。

 

一开始只是一些正常的生活照,莫关山翻着,想不通,即使是误打包,自己的电脑里也没有自己的照片啊。然而越往下翻,照片的内容越胆战心惊,莫关山忽然想到对方此时也一定盯着电脑屏幕看,触电似的扔开鼠标,愣,心想这下完了,不知怎么给买家道歉才好。

 

再怎么别扭,也都是年轻人,何况莫关山还摊上了贺天这样带着点恶趣味的男友,莫关山脸皮薄,也经不住假正经的贺男神软磨硬泡,最终总是乖乖配合。莫关山赫然看到自己某次真空围裙的照片缩略图出现在对方的电脑上,彻底懵了。呆愣几秒,心想对方要看早就看过了,咬咬牙接着翻,情*趣毛衣,警察制服…等等等等,一片旖旎,荷尔蒙透过屏幕铺天盖地涌出来。

 

莫关山呆呆想,贺天确实每次都会有拍照的习惯,自己抗争了几次也没如愿。每次看着贺天冲着自己的手机露出猥琐的笑容,莫关山都好奇贺天究竟拍到了什么,可是这个占有欲爆棚且关键时刻总是小肚鸡肠的男人,从不把照片和莫关山本人分享。

 

等等等等...这些照片,自己都从来没有见过,怎么可能误发过来呢?

 

莫关山愣坐在原地,思考,“嘭”地一声合上笔记本盖子:“贺天,你他妈的在干什么!!!!!!!”

 

×××××

 

一个甜瓜迎面砸过来,坐在沙发上的贺天万脸懵逼。果然不能低估自家恋人的火力,一开始以为顶多砸个抱枕,谁知道是个真枪真刀的甜瓜,要命。

 

“你他妈是不是闲得要命,干什么呢!”伸手挡住甜瓜袭击,贺天预料到的抱枕接踵而至,莫关山下手毫不留情,把自己的男朋友当流氓打:“你他妈脑子有病吧,啊?干什么,干什么?”

 

贺天心说我设计了半天还花钱买软件可不是为了让你把我打死的,伸手攥住莫关山的手腕:“你先停手,先停手!”

 

莫关山劲头丝毫不减:“你他妈知不知道这样很吓人,妈的吓死我了,你他妈…”话没说完绊到茶几腿,一个踉跄冲着贺天扑上去,贺天看着恋人火红的头颅向自己冲来,沉痛地闭上眼睛,下一秒,莫关山的下巴重重磕在贺天的额头上,前者几乎尝到了血腥味,后者一瞬间仿佛世界颠覆,以为重度脑震荡不过如此。

 

“嘶——”前一秒还在火拼的两人此时同时吃痛地捂住被撞到的地方,表情狰狞。

 

不知为什么,每次自己在和莫关山有关的事上都会发生计算失误。贺天非常无奈。

 

“好了,跟你道个歉,实在对不住。”还维持着相撞时的姿势,贺天先忍痛开口:“我一个人待着太无聊了。”

 

“你无聊可是我正忙着!”莫关山揉着下巴而气势不减:“你不能等我忙完再找我吗,我本来马上就结束了..”

 

昔日的好学生贺天一边说对不起一边走神。光盯着今晚目光未免短浅,明天一天你都别想看那破计算机:“我本来也就像逗你玩一下,一不小心让你看到那个文件夹,我也吓了一跳…”

 

莫关山无语:“你拍的照片为什么会在那个文件夹里?”

 

贺天演得起劲,一脸窘迫越发真切:“大概是开远程控制之前一不小心拖进去了。”

 

莫关山越想越气:“你这种文件夹就放在外面?赶紧他妈的删掉,老子还要脸。”贺天把手覆上莫关山的后背,顺毛:“刚才正在看,不行待会儿就删,好吗。”

 

“你刚才跟我说话的时候正在看?”莫关山一阵恶寒,想到对方无比迟钝的反应,汗毛倒竖:“你正在看?”

 

贺天这会儿倒是一脸正气:“是。”

 

“你大晚上的一个人坐客厅…”莫关山一脸嫌弃:“也是奔三的人了,收敛点好吗?”

 

贺天的表情一时之间有点无赖:“我还年轻。”

 

“你不要执着地装嫩,你…”

 

一句话没说完,莫关山感觉放在自己后背上的手陡然用了力,贺天收紧手臂,翻身将恋人压在身下,气定神闲地把头埋到莫关山的颈窝,吸气:“毕竟很久没见过那样子的你了。”

 

“你…”莫关山一惊,贺天一句有点委屈的话说完,莫关山忽然萌生了淡淡的罪恶感:“我…”

 

恋人的态度终于好转,贺天眯着眼睛享受着这一刻的温存:“最近太忙了,感觉都没好好看你。”

 

“那..那你就看那种照片啊,变态。”莫关山嘴上仍不饶人,语气却缓和了不少:“我最近也忙,你也知道。”

 

贺天点头:“是,我知道,你忙的时候,我会忍着。”言毕抬起头,直视莫关山的双眼:“你今天要做的事情做完了吗?”

 

气氛微妙地变了。莫关山看着贺天漆黑的瞳孔一时语塞:“基本上做完了吧。”

 

贺天笑笑:“今天星期六,明天不上班。”他一脸坦诚地看着莫关山,简单粗暴地暗示自己的意图。

 

莫关山感受着两人之间陡然上升的气温,短暂害羞了一下,点头:“嗯,”然后扭过头去:“先洗澡。”

 

“好。”

 

贺天吻上去之前,心满意足地想,自己果然厉害,还好他没有想起明天还有什么该死的客服工作,不然该有多破坏气氛。

 

看着几分钟前还拿着甜瓜要杀死自己的恋人此时百依百顺躺在自己身下,贺天忽然觉得,近段日子忍耐的苦涩滋味,基本上已经烟消云散了。

 

×××××

 

“你笨死了,同样的手段都能骗你两次。”屋子里一片昏暗,贺天居高临下看着莫关山,语气里带着浓重的笑意。

 

“嗯?”莫关山略带鼻音:“什么?”

 

“当时我也是以远程控制为借口向你要到的联系方式。”贺天拨开恋人汗湿的碎发,笑。

 

当年贺天借口电脑修不好,系里其他同学技术不够,软磨硬泡让长居第二名的莫关山给自己开远程控制修电脑,也由此顺到了莫关山的联系方式,两人在一起之后,此事屡屡被贺天引作嘲笑莫关山识别真假话能力的范例。

 

“我以为是买家,哪知道是你。”莫关山侧过头:“你他妈废话怎么那么多。”

 

“那就不说了。”贺天俯下身子:“毕竟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虽说很久没有彼此拥抱,但是曾经无数次亲近过的肌肤仍是很快习惯了彼此的温度,重拾默契的节奏。莫关山此时眼角泛泪,疲倦与快感的界限已经模糊,从开始的疯狂到此刻的温存,他忽然莫名安心。

 

他们租的屋子暖气并不算好,两个人曾经无数次拿着扳手对着一排暖气片束手无策,也互相抱怨过初入社会真是生活疾苦。加班加到昏天黑地时,莫关山也曾有几分绝望地想过,生活不知会在何时迎来改观。

 

自己似乎总被贺天算计,掉入各种奇奇怪怪的陷阱。但是这个时候,莫关山忽然意识到自己和贺天是在一起的。莫关山生性不坏,性格中的敏感全用刺猬般的对外方式包裹起来,初入大学时,他已做好破釜沉舟孤独终老的准备,谁知遇到贺天。一个淡定的男神到自己这里总会变得有点幼稚,但是关怀也是无微不至的,这一切,已经不知不觉对莫关山造成了一些改变。

 

没什么可怕的,新的一年也快到了。

 

“抱紧我。”贺天的节奏陡然变得疯狂,莫关山难以抑制喘息出声,听着恋人在耳畔粗重的呼吸,几滴生理性眼泪随着眨眼滚落下来。

 

“哈……”他微微颤抖,攥紧了床单,眼前一片迷离,感知中唯有贺天的存在,铺天盖地,仿佛最安全的依靠。

 

昏沉中,他最后偏过头,看到水气氤氲的玻璃窗,以及染作一片暖黄的万家灯火。

 

×××××

 

“学弟,我这里有一个现成的锻炼能力的机会,你要不要做?”

 

莫关山睡得不管不顾,贺天处理完之后,拿起手机,给见一发了一条信息,虽然是半夜,对方仍是秒回:“什么?”

 

“就是处理一些软件安装方面的实际问题,我正好有朋友在找人做这件事情,我想到了就来问问你。”贺天字斟句酌,愣是把某宝客服说得像是某公司高端实习,唬人效果一流。

 

“真的可以吗?”见一语气雀跃:“谢谢学长,我可以做吗?”

 

拉你上钩先。贺天:“你答应了?”

 

见一犹不知被坑:“答应了啊,我保证好好做,麻烦学长和朋友说一声,我随时可以。”

 

“那就没问题,”贺天偷笑:“那你明天就开始吧,我明天把相关信息发你。”

 

“好好好,谢谢学长,早点休息。”

 

你问了我那么多问题,现在也来帮我解决下问题吧。贺天感觉自己的良心活蹦乱跳,心满意足,关机睡觉。

 

×××××

 

第二天,莫关山将近正午才醒来,忽然想到还有事情没做,大慌张。贺天带着早午餐忙顺毛:一切都解决了。莫关山疑惑:你帮我做的?贺天面不改色心不跳,点点头:嗯。

 

寸头收到贺天用莫关山的手机发过去的信息,听说莫关山前一天挺辛苦,良心发现,又准备了一箱子鸡蛋去看望莫关山的母亲,并且在听贺天说他找了个人来帮莫关山做客服时,没有发表任何异议。

 

贺、莫两人一片祥和享用着早午餐的同时,见一对着电脑屏幕发狂,企图从自己并不丰富的词库中找到合适的词句来向买家解释解决方法。

 

这是一个普通的、新年即将到来时的星期日,明天又是忙碌的工作日,仍是有乏味的工作和间或袭来的加班等着他们,但是此时,他们放松地享受着当下难得的阳光,并不担心前方的灰暗或是芜杂,仿佛在彼此的陪伴下,两人能远程控制着不可预测的未来,让一切往好的方向不断发展。

 

还好在一起,毕竟在一起,真好在一起。

Fin

失踪小透明回归系列,快两个月没更了OTZ,LOF一片荒芜

哭天抢地找手感

然后...《假戏真做是一种很玄的东西》近期更下篇,嗯,如果还有人记得的话(捂脸

加油OTZ

  226 13
评论(13)
热度(226)

© 西和橘夏 | Powered by LOFTER